美文:老教友与新教友--浅谈混合婚姻

2022-08-10 20:23   雅颂文坛  阅读量:151

美文:老教友与新教友

——浅谈混合婚姻

 

作者:石大鹏

 

 

 

何谓新老教友?圣教会从来未对此名称做界定,一般将自然传承的,出生后数日或数月领洗者称为老教友。对于不信教的成年人,通过慕道等多种形式领洗,从而认识天主走进信仰者,称这样的人为新教友。他们的下一代从小领洗信教,便是老教友了。

    

笔者认为,在天主面前,根本没有新老教友之区别。圣经告诉我们:无论早、中、晚到主人家田地去工作的人,他们所得的工资,均是一元钱(参玛20:1~15)。我们人死后,绝非因你是自然传承的老教友,就拿到了升天堂的门票。天主在审判我们的时候,不问你是新教友或老教友。耶稣说:当人子在自己的光荣中……祂坐在光荣的宝座上……如同牧人分开绵羊和山羊一样……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那时不问你是新老教友,而是把你分在什么群里,是绵羊群?还是山羊群?如果在山羊群里,老教友又有何用?(参玛25:31~46)。我们能认识天主,是祂拣选了我们,所以做为自然传承的老教友,必须以热心祈祷及善言善行,为信仰做证,否则不仅玷污了老教友的身份,更大伤天主的心。

   

笔者退休后,二十多年,每天去北京南堂参与弥撒,尤其是早六点的拉丁文弥撒,参与者基本都是年过七旬的,自然传承的老教友。这些老人由于天天见面,相互间的家庭简况,很自然地都了解啦,而他们的家庭,绝大部分均是:一家人半数不信教的。有的老姐妹,全家人就她一人信教,有的孩子中,虽于儿时领洗了,大了根本不信,成了领了洗的外教人,有的女婿、儿媳是外教的,这些人的家庭信仰,更谈不上自然传承了。

    

上述情况种种,令这些老年教友痛苦异常,虽每天向上主哭求,许多人仍是带着终身遗憾,离开了人世。尽管我们相信,老人们的眼泪不会白流的。但当前老教友们向自己的家人传福音,实在任重而道远呀!造成一家人半数外教者,其原因除社会大环境外,更是混合婚姻带来的后果。由于年青一代与教外人结婚,已经使一些家庭信仰自然传承断档,此景实在令人痛心。因此为未婚青年教友除提供一个交友平台,不仅仅是每个堂区牧灵与福传重要内容,同时更是每个教友,尤其是做家长的责无旁贷的使命。

    

混合婚姻组成的家庭,由于教友一方家长的热心祈祷,善言善行的影响,将教外一方带进信仰,几十年来,本人见到的多个个案,但教外一方信教后成为热心教友,善度信仰生活者,实在不多,绝大部分均是为了融入这个家庭,入乡随俗而领洗,但成为一个热心教友者,少之又少。但也有突出个案,外教一方信教后,不仅信德好,善度信仰生活,有的还成了福音的宣讲者。

 

例如:北京现年八十四岁的李玛尔大姐妹,出生于非常热心的老教友家庭,自幼便打下了牢固的信仰基础,老伴是从部队转业,属司局级的离休干部,两人婚后由于丈夫没信仰,三观各异,尽管有了两男、一女三个孩子,丈夫非常反对妻子的信仰。二人几经到了离婚的边缘,丈夫将圣像、圣经撕毁,念珠折断,甚至家庭暴力,就是因为三个孩子勉强维持家庭没有解体。李姐妹为丈夫的皈依,除向天主苦求外,守斋克己,在生活上对丈夫体贴入微,圣神终于开启了丈夫的明悟,并于1994年领洗信教,信教后的丈夫积极学习教会知识,每天同妻子进北京南北两堂参与弥撒圣祭。老两口均是北京教区神学进修班第一期的毕业生。在班主任刘哲神父的领导下,丈夫与已故的同班学员李庆梅,赵玉海,多次陪刘神父到河北,陕西,内蒙等地修院和堂区分享。丈夫协同妻子共同教育子女及孙辈们,遵守教规,做热心教友,老两口均积极参加堂区组织的各项活动,丈夫曾被北堂主任司铎聘为多期慕道班的老师,每期均有百余人集体领洗走进信仰。老两口分别在北京郊区开辟了新教友点,妻子李姐妹在通州区南埠头村发展近百名教友,现在已经成为正式堂区,有了常住神父。丈夫在房山区找回了失散多年的亡羊,现在也早已发展成为正式堂区。

    

笔者本人,退休后为劝工作时自己单位的党支部书记信教,多次请张弟兄,给我们科的书记现身说教,在圣神的启迪下,领导我的书记,终于接受信仰,并于2006年六月二十六日在南堂集体领受了三件入门圣事。李玛尔大姐妹,不仅是老教友的楷模,更是混合婚姻组成的家庭学习的榜样。现在李姐妹已经八十四岁,丈夫年过九旬,蒙天主助佑,老两口的身体均非常好。由于年事已高,很少外出福传,但每天还能坚持进堂,参与弥撒圣祭。由于二老言传身教,三个孩子不仅均是热心教友,而且事业有成,这样的家庭,天主能不降福吗?他们已是四世同堂了。

    

我的故乡天津市武清区曹子里乡大三庄,虽有三百余年的信教史,解放前教友家的子女,择偶均是教友,解放后,尤其是文革期间,混合婚姻渐多,据了解凡是外教女嫁到本村教友家,绝大部分现在都领洗信教了,个别未信教者,他们的下一代,基本上都是领了洗的外教人。恢复了高考后,凡考出去者,据了解在外组织的家庭,绝大部分都是外教的,少数在家长的坚持下婚前领洗。我的故乡,虽有三百余年的信教史,培育出十位神父,两位主教,十位修女,二十三位贞女,而现在圣召已断档,有的家庭信仰传承中断,造成此景,均为混合婚姻所致。但是,我的故乡,特蒙天主降福,在本堂神父的领导下,又拥现出一大批七零后八零后中青年热心教友,堂区的软硬件建设,均有长足的发展。

 

笔者愿通过此篇拙文分享,为混合婚姻尚未信教的另一半,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让我们为混合婚姻尚未信教的另一半,向天主献上虔诚的祈祷吧!愿天主永受赞美。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