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基督宗教的默想之一(编译)

2022-11-15 05:25   雅颂文坛  阅读量:159

恢复基督宗教的默想(编译)

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多玛斯莫顿在西方兴给默想传统带来了新的兴趣。他成为了熙笃会的隐修士,“离开世界”去了肯塔基州盖西马尼修道院,在那里他学习默想和操练的课程。

莫顿是詹姆斯芬莱的灵修导师,他是我们CAC部门五年半的成员。芬莱回忆道:当他对一些事情提出抱怨的时候,莫顿总是会告诫他:“我们来到修道院不是为逃避苦难,我们是来承受全世界的苦难。”这只能通过默想,进入一个更大的觉醒中,才能得以实现。从此不再专注于我们自身的完美——或者莫顿称之为“我们自身的得救计划”——通过我们向天主打开我们的心,成为完满有用的人。

 

通过默想——把握住生活的反合性——莫顿与“在我们所有人心的邪恶,以及一个想要自我终结的世界的盲目作斗争。”

他与暴力、战争、种族主义、贫穷和消费主义作斗争。他写道:“那些持续斗争的人是平安的。如果天主愿意,他们能够平定世界。那些因基督的名义接受挣扎的人,是靠着基督的胜利脱离了邪恶的力量。”

许多现代神秘主义者为西方基督宗教带来了默想操练的意识和工具,比如德日进神父(1881-1955)、西蒙娜韦伊(1909-1943)等。辛西娅(Cynthia Bourgeault)是一个默想的带领者,她在1970年代中期描绘祈祷中心和基督徒默想的起源说:  

多玛斯基廷(生于1923)和若望迈因(1926-1982)回应莫顿的先知呼召,发展根植于基督徒灵修传统的简单默想方法,不仅适用于修道院的院墙内,也适用于渴望恢复自身灵修根基的饥渴世界。这三个人意识到默想不是作为一个新奇的方法,更不必说是把东方人的操练嫁接到基督宗教上了,而宁肯说是一些在最初基督徒操练的核心丢失了。

默想的操练,对于今日浮躁的世界中浮躁的基督徒,显得尤为重要。各种资源和理论过度关注自我的利益和享受,而总是牺牲别人的自私自利,尤其值得借着默想来拓宽认知,看到耶稣拯救的意义。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