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恢复(编译)

2022-11-21 10:26   雅颂文坛  阅读量:181

世界的恢复(编译)

受造物的模样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和显示造物主的模样。我们必须有一个天主,至少要像宇宙这么大,要不然我们有关天主的观念就是不切实际的、狭隘的、弊大于利的。基督徒把地狱描写的恐怖折磨,把天主描写的小气暴君,并没有帮我们认识、信任和爱天主。最终,天主并没有我们认识的很多人有爱心。那些被这普通的地狱观念所吸引的人,都是在一个匮乏的模式下操作,没有足够的神性爱来改变、唤醒和拯救。二元论的思想毫不夸张的说,是不能思考任何无限恩宠的事情。

对地狱的一般认知和一个交换条件的天主,并不是基于圣经的教导,而是在但丁的神曲(伟大的诗歌),却不是很好的神学家。“地狱”这个词,并没有在圣经最早的梅瑟五书中提及。保禄和若望从来没有一次用过这个词。很多东方的教父根本不相信一个字面意义的地狱( a literal hell),许多西方的神秘主义者也不相信。

东方教父,像奥利振、亚历山大的克莱孟、尼桑的额我略、热罗尼莫、伯多禄克里梭罗各、忏悔者马克西姆斯、纳齐盎的额我略,都教导某种形式的万物复原,译为“宇宙的恢复”(宗3:21)。

奥利振写道:

结束或圆满是事物被完美和达到圆满的清晰迹象。当每个人都因其罪受到惩罚时,世界的结束和圆满将到来。这时,当每个人偿还他自己的债务时,唯独天主知道。然而,我们知道天主的美善借着基督将恢复天主所有的受造物于一个终结,甚至是天主的敌人也被战胜和制服。

莫文纳(Morwenna Ludlow)描述尼桑圣额我略有关普世得救的两个争论,如是说:

 一个基本的信仰是在天主的爱之前,邪恶的暂时性;一个坚定的信仰是天主为人的计划意在使每个人的个体都能够达到圆满。这些信仰与格林多前书(15:28)是一致的:“好叫天主成为万物之中的万有”,还有创世纪(1:26):“我们是按着天主的肖像和模样受造的”中得到了特别的认同。不过,这却是来自额我略把圣经视为整体性做出的指导。

如果我们把天主理解为三位一体——爱的泉源和关系本身——在天主内有任何仇恨和报复,是没有神学上的可能性。神性是启示中爱的本身,最终将会得胜。天主绝不会失败(若6:37-40)。我们所有人的得救都是靠着天主的仁慈。任何有关“地理位置”的地狱和炼狱的概念都是不需要的,在我看来,破坏了整部福音中的恢复性的概念。

6:37-40:

凡父交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而到我这里来的,我必不把他抛弃于外,因为我从天降下,不是为执行我的旨意,而是为执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

派遣我来者的旨意就是:凡他交给我的,叫我连一个也不失掉,而且在末日还要使他复活,因为这是我父的旨意:凡看见子,并信从子的,必获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使他复活。

提前知道这一点给了我们勇气,因此,我们不需要生活在恐惧中了,而且生活在无穷尽的爱中。由此,我们能够亲密经验天主,我们不必害怕死亡,因为我们已经预先尝到了天国的味道和许诺。爱和仁慈的给予不应当是现在,这就是爱和仁慈以后也不给予的原因吗?正如耶稣所说的:“天主不是死人的天主,而是活人的天主,为天主来说,人人都是活着的(路20:38)”。换句话说,成长、转变和机遇从没停止,甚至在死亡中和死亡后也没停止!不然,为什么会这样呢?

注:作者并未否认地狱的存在,因为地狱是教会的信理。只是从教父的思想中来重新看世界恢复的这个道理。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