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力量|婷婷

2024-05-17 11:45   利玛窦志愿者|婷婷  阅读量:4820

 

 

雅鲁培神父曾说:“若是爱上了,就留在爱里。”于是,我便留了下来,开始连续第二年做利玛窦志愿者。有时,我会想:我做利玛窦志愿者,或者说做第二年,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它缓缓地,慢慢地就这样发生了......

我是家中的老小,哥哥们与我岁数又相差较大,自然在家中我习惯了被照顾,我习惯了做小孩、做妹妹。而来到康复站后,我却常常被称为姐姐,要去照顾那些折翼的天使。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认同这个身份,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因为轮流在每一个班里做助教,我不得不去接触每一个孩子,他们有的能喊出“姐姐”,有得喊不出来。

他们的语气执着又可爱,他们看到我,对着我笑,拥抱我,拉扯着我的时候、会喊“姐姐”!会说“哇 好漂亮的婷婷姐姐”,会叫我与他们一起踢球,会追着我跑......

 

 

有一天,我问一个小孩说:我是姐姐吗?他说是,我又问你是我的弟弟吗?他答说是!在这一幕幕,一声声的姐姐中,我的心好像被融化了一般,我好像真的是他们的姐姐。当我开始用姐姐的眼光去看待他们时,他们原来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亲!即使他们还是会犯错、会不听话。但我想,在天父的眼中,我也是那样吧!

过完年后,一位老师生病请假了。我被派去代理一个班级,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这个班有7个孩子,算是能力最差的一个班了。有一段时间,我感到很疲惫,感到不被理解,不被看到。不想干的念头从心中升起,随之而来的是许多的负能量、负情绪。我每天在这个班里都在重复说:去上厕所、去洗手、吃饭、起立、排队、往外面走、这是几?这是2......

没有孩子和我说话,他们也不会说话,我有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孩子是这样?无力感、无助感、迷茫感、孤独感向我袭来。那时正值四旬期,我的苏哥好像死了,死绝了,死透了。

在之后复活节短暂的休息时,我在祈祷室准备离开,却被跪凳上的几张纸吸引了:“明知这路是十字架的路,有风有雨很大很难也很苦,他慈爱的手,时时拉着我的手,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走脚下的路……

 

我看到他默然不语背着十字架拉着我;我记忆起姑姑让一个姐姐总在我需要的时候来帮助我;我记忆起当我生气时,孩子冲着我的傻笑;我记忆起孩子指尖触碰我脸庞时的开心;我记忆起在天父的眼中,我与他们同是宝贝,我要接纳他们;我记忆起他对我说:你们应当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

就这样走下去吧!有他的同在,我没有理由不走。我知道,他都看到了眼里;我知道,我在他的心上;只愿我多爱他一点。

我有时候在想,服务过程中总会有不顺心的人和事,想逃却逃不掉,一位修道好友曾向我说:如果生活待你不好,那可能是你需要接受塑造。真的跟随耶稣是受苦的,不是一路坦途,我要喜乐地背起我的十字架,尽管它充满各种痛苦,只有真的死于自我,才能重新在爱内活过来。而爱可以改变一切,爱可以融化冰霜,是天父的爱给了我勇气,做下去。

在这些孩子们的世界里:一颗糖果、一块儿面包、一片叶子、一张碎纸屑......能使他们高兴得手舞足蹈。

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很多很多 ————谈及孩子们有笑、有哭、有喜、有悲。我深深地感谢他,让我去体验去经验祂的神奇莫测。如果你也想要知道,那请来看看吧!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