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和希望的话语:放下人性偏见,以信德看耶稣,继续宣讲福音!

2024-07-06 15:42   意鸣子  阅读量:2944

喜乐和希望的话语:放下人性偏见,以信德看耶稣,继续宣讲福音!

 

大家主日好。

 

今天我们将要听到的福音片段所叙述的情节,一定是发生在耶稣在葛法翁开始公开生活大约一年之后。他在那里宣讲福音,幷以他的临在和话语行奇迹、驱魔、治愈病患。我们记得其中的两个奇迹,即上个主日我们所听过的:那个摸了他衣服的妇人得治愈,然后是复活雅依洛的女儿。

 

衆人钦佩他,他们涌向他,而这种成功开始让耶路撒冷的宗教权威感到担忧。爲什麽呢?因爲耶稣的教导,以及他所做的,常常与祖先的传统,与辣彼、经师和法利塞人的教导相反。而且,他还违反安息日的规定去帮助有需要的人;然后他经常去税吏和罪人的家里;他抚摸麻风病人,他宣告了天主的面容:祂爱所有的人,不把任何人看作不洁,不拒绝任何人;祂原谅罪人,而不先问他们是否悔改。首先,祂宽恕了他们;然后,当祂的爱包围着他们时,他们意识到自己远离了天主,也远离了自己,于是他们爲自己的状态而悔改。因此,他们的改变不是因爲威胁,即天主会惩罚他们,而是因爲爱。耶稣也不禁食,甚至教导门徒也这样做。

 

所有这些都足以让人担心:耶稣正在把人们带离传统的宗教实践,而将他们引入歧途。而且,事实上,一群经师和法利塞人从耶路撒冷出发,去警告人们,耶稣会给他们的信仰带来危险。人们肯定回答说:「但他很好……」他们会说:不,他是靠贝耳则步的力量行这些奇迹的;其实,贝耳则步赐给耶稣力量以改变人们的信仰。贝耳则步是培肋舍特人地区和沙龙平原所敬拜的神,在厄刻龙有他的神庙。他是治病的神;甚至有些犹太人在没有得到向他们的天主所祈求的恩典时,也暗中去厄刻龙求贝耳则步医治。

 

宗教权威很担心,于是在某个时刻,他们决定除掉他。「耶稣在加里肋亚变得非常有名」,这个广爲流传的消息使耶稣在纳匝肋的亲戚非常担心。纳匝肋是下加里肋亚山上一个只有300名居民的小镇。你可以看到一张纳匝肋的图片,那是19世纪的图片。耶稣时代的纳匝肋看起来就像这样。

 

耶稣的亲戚们做了什麽呢?他们组织起来,就像许多党派在必须营救一个处于危险之中的成员时所做的那样。他们到葛法翁去,要把他带回家,但他们却空手而归。耶稣不允许自己被困住;他不允许自己被他们的恐惧和计划所牵制。他要让他们明白,他已经建立了一个新的家庭。这幷不是说他拒绝或放弃了他的原生家庭,而是说他的自然家庭必须依附这新家庭,即,由那些欢迎天国提议的人所组成的家庭。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就在我们上主日所听到的两个治愈故事之后,耶稣决定返回纳匝肋。他要在那里做什麽呢?他们来带他走的时候,他没有回去,但现在他自愿回去。这不是去看望他的母亲,她也许有点失望,因爲她没能说服他回家。也不是去看望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有另外的目的。

 

让我们听听他回到纳匝肋后发生了什麽:

 

耶稣从那里起身,来到自己的家乡,门徒也跟了他来。耶稣从葛法翁出发。在我身后,你们可以看到葛法翁城上面的田地,它沿着湖岸延伸。我希望你们注意一下背景,你们看到的最后一片绿色。那曾是玛达肋纳的所在地,然后从玛达肋纳开始的骡道,从两座山的中间穿过,穿过那个峡谷,然后到纳匝肋。这湖位于海平面以下两百米,纳匝肋位于海平面以上五百米,因此,有500米的海拔差异。这条路相当长;需要两天时间才能走完。

 

请注意,耶稣不是一个人去的,他是和门徒们一起去的,他有一个明显的目的:他要向他的自然家庭,向他的同胞们,介绍这个新家庭。这个新家庭是由那些依附于他的人,即那些接受天主的国的提议的人组成。其中包括:伯多禄和安德肋,他们舍下了他们的渔网;雅各伯和若望,他们舍下了他们的渔网,以及船上的父亲载伯德和仆人;还有肋未,即玛窦,他放弃了收税的工作。耶稣和门徒从葛法翁出来,沿着湖岸穿过整个平原,来到玛达肋纳。玛达肋纳被称爲Tarichea(Ταριχαία - taricos是鱼干)。鱼干是使玛达肋纳繁荣的生意。晚上,伯多禄、安德肋、雅各伯和若望在那个湖里捕鱼。早上,他们带着鱼到玛达肋纳去卖。在那里,他们把鱼晒干,用死海里的盐腌制,然后在加里肋亚所有的市场上出售,价格很高。

 

我想伯多禄一定曾对这个团体说过类似的话:「我们有13个人,如果我们要在纳匝肋停留三四天,而我们又是空手而来,你的母亲(他对耶稣说)会很伤心,因爲她会问:我怎样养活这些人?」……伯多禄一定会说:「我认识那些晒鱼的人,他们也很了解我……」然后,他们一定会把那些人的奉献带到纳匝肋,这样他们在纳匝肋停留的那几天就可以有东西吃。我说这些题外话,是因爲我相信这与事实相差不大,因爲我想把每个人从神坛上拉下来,甚至是玛利亚,把她从高处拉下来放在具体的生活中,将宗徒们、耶稣和玛利亚视爲具体生活旅程中的同行者,来去聆听他们。

 

现在,他们继续他们的旅程;从玛达肋纳开始,他们开始攀爬这两座山中间的Arbella谷地。这两座山有许多山洞,当然,在看到它们时,耶稣和门徒们会对发生在这些洞穴中的巨大事件进行评论,这些事件令人记忆犹新,幷且深刻。大黑落德王,那个想杀死仍是婴孩的耶稣的人,残酷地屠杀了那些被困在这些山洞里的叛军。然后,道路继续向前,当然,一直是上坡。我们的经文说,他到达了他的家乡。

 

请注意这段文字的细微之处;它没有说他回到了纳匝肋,而是说回到了他的家乡(patria)。「Patris」在希腊语中显然是指父亲,因此是指传统。这群人不是在安息日到达的,他们提前几天到达,而且没有暗示有什麽矛盾或争论。耶稣是衆所周知的,当然,也是很受欢迎的,即使在他的同胞心中也许仍有一些怨恨。他们对他有一些怨恨,是因爲他选择改变他的住所,不在纳匝肋而是在葛法翁行奇迹。

 

耶稣做出这一选择的原因很容易理解,也可在一些福音经文中找到。纳匝肋是一个山区小镇,当地人民思想封闭,不易接受新事物。耶稣想改变所有传统的宗教信条,这些信条往往与古老的信条联系在一起。如果耶稣留在纳匝肋,他会使水中激起漩涡。然而,他在葛法翁的名声也传到了纳匝肋的居民中。他到达时受到的欢迎无疑是好的。玛利亚很高兴再次见到她的儿子,在那些天,她肯定是尽其所能使到来的每个人都感到舒适。

 

问题起于星期六,当时耶稣按照他的习惯,去会堂参加庆祝活动。让我们来听听发生了什麽:

 

到了安息日,他便开始在会堂里教训人:衆人听了,就惊讶.

 

人们对耶稣的不理解,幷不是他一到纳匝肋就立即表现出来的。在马尔谷的叙述中,他似乎与他的母亲和朋友平静地度过了几天,没有人对他有什麽意见;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当安息日到来,他开始在会堂里讲话时,问题才爆发出来。圣史说,许多人听了他的话都感到惊讶。在这里,理解福音原文所提到的动词的意思很重要:它幷不是说他们对他所说的美好事物感到惊讶。它没有使用意爲惊讶、惊奇的动词「zaumásein」,没有,它使用的动词是「ecplexo」,意思是他所说的使他们印象深刻,使他们感到悲伤,使他们反感。

 

是什麽伤害了他们?他们不是因爲他讲得好而感到震惊,而是因他所说的而感到痛苦。我们不知道他讲的是什麽,但他肯定提出了他四处宣告的讯息。这讯息质疑整个传统主义思想,质疑人们所认爲的无形的宗教实践,以及辣彼和经师们所教导的被视爲绝对真理的信息。耶稣质疑这一切。显然,会堂里的人都很反感。

 

耶稣所呈现的天主,不是一位立法者和判官,处罚那些敢于违反祂命令的人。不是的,祂是一位爱每个人的天主,祂关心祂的所有子女,使太阳既爲「好人」也爲「坏人」升起……这对纳匝肋居民和所有以色列人的传统宗教信仰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对这些住在山里的更传统的人来说,尤其如此。然后是对法律五书的训诫的遵守。

 

法律五书是必须在每个细节上都遵守的法律,耶稣把法律五书置于爲人服务的位置;天主赐下法律五书,是爲人的益处;当你意识到这些规定不利于生命,不利于人的喜乐时,就意味着法律五书被曲解了。安息日是爲人服务的;另一方面,当你意识到安息日不利于人的益处时,就意味着你没有理解,没有以正确的方式解读天主所赐予的这个法规。

 

另外,救恩是爲亚巴郎的子孙保留的。相对于外邦人,以色列一直被认爲是特选的民族;天主拣选了以色列,因此,以色列拥有特权。耶稣说:不。以色列的使命是爲外邦人服务,把给亚巴郎的祝福也带给他们。这一切只会冲击到排他主义、封闭和分裂的思想;而这些就是这些人的思想特征。所有这一切都受到了质疑。这就是会堂里的纳匝肋人所做反应的原因……「他把我们和外邦人相提幷论,说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是天主的儿女……不可能……」这是他们可能会说的。

 

面对这个讯息,他们应该问自己:耶稣所做的和他所说的,是对还是错?他们应该叫他更好地解释自己。让我们听听他们反倒提出了什麽反对意见:

 

他们说:「他这一切是从哪里来的呢?所赐给他的是怎样的智慧?怎麽借他的手行出这样的奇能?这人不就是个木匠吗?他不是玛利亚的儿子,雅各伯、若瑟、犹达、西满的兄弟吗?他的姐妹不是也都在我们这里吗?」他们便对他起了反感。

 

纳匝肋人是善良、虔诚的人,但不幸的是,他们害怕他们的信条被质疑,即他们一直以来所做的、所想的、所相信的被质疑。爲此,在耶稣的讯息的「新」面前,他们提出了一系列的反对,这不是爲了要求澄清,而是爲了偏离,使自己相信自己是正确的,从而无需参与到师傅的讯息之中。这也正是今天仍然发生在信徒和非信徒身上的事情。面对福音的「新」,面对耶稣以他的「真福八端」提出的严厉要求,他们试图用同样的问题来保护自己。

 

让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些问题。他们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他这一切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说:「这个人」,他是从哪里得到这一切的?他所做的事引了葛法翁人的崇拜,我们已经听说了。但是,他这一切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从哪里获得奇能来做这些惊人的事?对他们来说,答案是令人放心的,因爲他们在他以自己的生命和话语所提出的建议面前竪起了护盾,他们说辣彼们是对的:我们已经从既定的宗教权威辣彼们那里听说,他是一个不可靠的人,因爲他靠贝耳则步的力量行事,他与魔王有关。所以,他这一切是从哪里来的呢?

 

人们必须问的问题不是他从哪里得到这一切,而是他的行爲,他的生命,是否创造了喜乐,创造了爱与和平,创造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这才是正确的问题,而不是这一切从哪里来。即使在今天,当人们面对一个过着非常福音化的生活,幷提出福音要求的人时,也会有同样的反对。有人可能会告诉他,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一个左翼分子,一个右翼分子,一个异端者,一个想要独创的人,一个想要突出的人……这与此有什麽关系呢?正确的问题是:他或她的行爲是否符合福音,是否美好,是否符合耶稣所提出的人类模式?

 

这是一个人应该问的问题,这会促使自己重新找回信仰。也许他/她本是一个心安理得的基督徒,但因着这个向他/她提出的生命建议,他/她的生命又被置于冒险之中,这会使他/她付出代价。

 

第二个反对:「所赐给他的是怎样的智慧?」「这个人」,他从哪里得到这讯息的?这讯息是从哪里来的?它不是来自官方所确立的宗教权威,因此,它不可靠;它不是传统的,不是我们一直学习和聆听的,而且,它不符合我们的推理。要问的问题本不应该是这智慧从哪里来,而是:它是真还是假,是对还是错?

 

对于今天的信徒,正确的问题不是它是否符合一直以来的教导,即我们小时候在教理学习中所学到的东西。这不是正确的问题。正确的问题是:这个向我们所提出的天主和人的新面容,它是否真实,是否符合福音?这是信徒必须问的问题。在面对福音讯息时,今天许多人会反对过去所没有涉及的事情:「但我们一直被教导……」不,问题应该是:「这个讯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即使是要求你改变你的思维方式。

 

对于非信徒,正确的问题应该是:我所听到的福音讯息是否能使人人性化?你不必问讲道是从哪个讲道台上发出的。自然,我们都希望宣讲福音之人也能活出福音,就像道成肉身的纳匝肋人耶稣那样。但是,在一天结束时,你用以反省自己的是福音,而不是某个神父或基督徒的生活。不要寻找借口,不要用反对来逃避这个你已意识到其美好的提议。

 

对于非信徒,一直要问的是:耶稣提出的将生命献作礼物的建议,是否与你作爲人的身份相符?我的意思是说:谁更像人……一个在生活中一直想着自己的利益,幷只做自己喜欢的事的人,还是爲他人的幸福和益处着想的人,即是,希望对方快乐的人,即使对方是冒犯自己的敌人?谁更像人呢?这是你们非信徒该问的正确问题。性生活的方式,一夫一妻制的家庭,无偿的夫妻之爱,这些配得上一个人吗?这些才是正确的问题,而不是它们来自哪里。

 

然后是:「怎麽借他的手行出这样的奇能?这人不就是个木匠吗?」总是「这个人……那个木匠。」不管你喜不喜欢,他是一个改变世界的木匠。没有人预料到这一点,尤其是纳匝肋人。请注意,他们不以他的名字来唤他;他们用他的职业来识别他,这不是一个受人赞赏的职业。爲什麽?因爲在以色列,每一个最低限度的富裕家庭都有他们自己的田地,而从事这些职业的人是没有足够的土地来生活的人。木匠所做的工作是每个家庭在闲暇时间所做的。如果有一扇门或一个犁需要修理,他们就去修理,但他们不叫木匠。木匠是那些没有足够的土地来满足自己需求的人的职业。

 

这是在不断地试图轻化他所提的建议。他不是辣彼,不是神职人员,不是经师。他不是会堂的领袖,不是精英人士。他是一个木匠……一个没有什麽价值的木匠。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的所言所行。这才是需要细究的。同样,现在拒绝依附基督的借口是,神父们没有以身作则……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宗是腐败的,然后是十字军东征,镇压异教徒运动……但这有什麽关系呢?这些都是你不以福音提议爲生命准则的借口。你必须以福音而不是神父爲生命准则。

 

「玛利亚的儿子」,这是一种冒犯。从来没有以母亲来识别一个人的身份的;即使父亲已经去世,也总是以父亲来辨认。此父亲的儿子……绝不是母亲的儿子。当他们提到母亲时,是在说其父子关系是可疑的,不确定的;因此,这是一种冒犯。

 

然后他们提到他的兄弟,「他不是雅各伯、若瑟、犹达、西满的兄弟吗?他的姐妹不是也都在我们这里吗?」我们不知道耶稣和这些兄弟姐妹之间有什麽程度的关系,但这些名字非常重要。它们都是非常传统的犹太名字。耶稣的家人都是传统主义者,以至于《若望福音》第七章中说,连他的兄弟们都没有跟随他。这里,当他们提到他兄弟的名字时,是在表达纳匝肋居民对他的反对:「你的家人都是传统主义者,你在编造什麽?……如果连你的家人都不相信你,对你反感,我们又怎麽可能相信你?」这是自相矛盾的,但耶稣成爲了他们信仰的丑闻。

 

有一种信仰形式成了丑闻,这是好事;某种信仰,甚至存在于今天的基督徒之中,必须让自身因福音的「新」而成爲丑闻。有一些传统的形式,还有一些轻信,在福音的「新」呈现时,必须成爲丑闻。

 

现在,让我们来听听耶稣的回答:耶稣对他们说:「先知除了在自己的本乡、本族、和本家外,是没有不受尊敬的。」耶稣在那里不能行什麽奇能,只给少数的几个病人覆手,治好了他们。他因他们的无信心而感到诧异,遂周游四周各村施教去了。

 

耶稣怀着很高期望和很好的意向,与十二宗徒来到纳匝肋,但他的旅程却以痛苦告终。他引用一句谚语说:「先知除了在自己的本乡、本族、和本家外,是没有不受尊敬的。」在《若望福音》的开头也有类似的引用:「他来到了自己的领域,自己的人却没有接受他。」圣史若望说,那些准备要接受默西亚的人却没有接受他。

 

在葛法翁,耶稣曾与宗教权威发生冲突;他攻击经师和法利塞人的形式主义,谴责他们的虚僞和心硬,但他从未与简朴的人民起过冲突。然而在这里,耶稣有了痛苦的经历:是他那里的农民不理解他,拒绝他。这里没有暗示宗教领袖的存在,不像在葛法翁那样;此处,是镇上的人不接受他,拒绝福音的「新」。

 

小镇人民的心态是,从外来的人身上期望伟大的东西。遥远的人、异国他乡,总是有特殊的吸引力;他们令人着迷;想想我们这个时代的明星,所有的明星:那些政治界、体育界、演艺界的明星。他们似乎是不可接近的,遥不可及的……「他们是伟大的,重要的。」他们是神话,因爲他们离我们很远。当你接近他们时,你会发现他们所有的局限,然后所有神圣的光环与神秘,很快都消失了。

 

「耶稣在那里不能行什麽奇能,只给少数的几个病人覆手,治好了他们。」産生奇迹的是对福音的信仰,这不是来自外在的奇迹。奇迹、异事,是福音,当你拥抱它幷活出它时,你就是奇迹的见证者。哪里欢迎福音,哪里就会诞生一个新世界。那里有爱、喜乐、平安、温和、可控的热情,自由和谦卑地爲弟兄服务,即使对方是伤害过你的敌人。这些都是福音所创造的奇迹。如果一个人拒绝基督和他的福音,什麽都不会发生;世界、社会、家庭继续着他们的分歧和战争。

 

「他因他们的无信心而感到诧异」。福音中,这个动词出现了30次,表示惊叹或惊奇(aumazein),有两次是用在耶稣身上。福音中,耶稣两次感到惊奇,一次是在纳匝肋。他惊叹于他们的无信。「这些纳匝肋人民,他们都是好人,他们竟不欢迎我所宣讲的好消息——福音?!」这也是那些相信福音的基督徒所经验到的惊奇;他们已经明白耶稣的讯息的美好,对人们不接受它感到惊讶。我们今天也有这样的惊讶。

 

第二次是耶稣惊叹于百夫长的信德,他是个外邦人。今天,我们也会爲此而感到惊讶,即,当一个我们从来没有料到他会依附师傅的提议的人接受福音时。因此,耶稣从葛法翁到纳匝肋的旅程失败了。

 

我们试想,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他会放下他的手臂,就像现今当教理教授者与牧者之间出现一些误解、分歧时一样?有时候,有些人就会放下一切。不是那样的,耶稣没有气馁,根据福音的记述,他周游四周各村,继续宣讲福音的讯息。

 

祝大家主日快乐,幷过好新的一周。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