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5号 圣诞节 日间弥撒——天主显示了自己的正义 

2023-12-24 14:35     阅读量:13840

12月25号 圣诞节 日间弥撒 

天主显示了自己的正义 

圣经告诉我们,从人类历史的开始,就伴随着一系列的罪恶。在创世纪的第六章,圣经作者用大胆的拟人手法写道:上主见人在地上的罪恶重大,人心天天所思念的无非是邪恶;上主遂后悔在地上造了人,心中很是悲痛(创6:5-6)。

时期一满,天主就向人显示了自己的正义。正如今日答唱咏所说的一样:全球看见了我们天主的救恩。

我们只知道一种正义,就是法庭上的正义,是法官根据犯罪的轻重而执行的惩罚性正义。但这不是天主的正义,因为祂是天主而不是人(欧11:9)。天主对罪人并不实施惩罚和报复,而是给予他们天主的大爱,将自己的儿子赐给世界。

 过去的有些神学思想把人性的正义认为是天主的正义,天主就是正义的判官。这就导致形成了令人害怕的宗教,而不是「正义、和平与喜乐之国度」的宣讲者(罗14:17)。

天主在圣诞节向人类显示了祂无条件的大爱,这就是衪的正义。所有的人都应怀着惊喜之情来反思,并要除去害怕之情,因为「在爱内没有恐惧,反之,圆满的爱把恐惧驱逐于外,因为恐惧内含着惩罚;那恐惧的,在爱内还没有圆满」(若一4:18)。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样的讯息,现在让我们重复以下的话:上主,你的正义与我们的正义是何等不同。

 

读经一 52:7-10      

 公元前587年七月份悲惨的一天,拿步高王的士兵攻破了耶路撒冷城墙,进入了城内。他们烧毁了耶路撒冷圣殿、王宫和人民的家园。将以色列的所有青壮年男子当作俘虏流放到巴比伦,只将他们中的一些穷人、佃户与农民留在了耶路撒冷(列下25:8-12)。

在巴比伦的首几年非常艰难、伤心痛苦。著名的流亡圣咏就表达了当时痛苦的心情:我们坐在巴比伦的河畔,一想起熙雍就泪流满面(咏137:1)。除了失败所带来的苦恼与羞辱、失去亲人的痛苦、以及对故乡的思念之外;人们还在思考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为什么天主舍弃我们,让我们陷于敌人手中呢?

他们一致认为,应为这一灾祸负主要责任的就是无知愚蠢的统治者。他们没有听从先知,反而将人民带向毁灭;但我们也有罪过,我们陷入了罪恶的陷阱,做了很多恶事。如今谁可以解救我们摆脱奴役呢?上主是否会对我们永远发怒呢?上主是否永远抛弃了祂的新娘以色列呢?

上主随即答覆说:人岂能遗弃他青年时的妻子?你的天主说:其实我离弃了你,只是一会儿,但是我要用绝大的仁慈召你回来。高山可移动,丘陵能挪去,但我对你的仁慈决不移去(依54:6-10)。

事实上,有一天,上主记起了自己的良善和忠诚,即向以色列家族广施的宽仁(咏98:3),并且决定解救祂的子民。今日的读经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的。

 一位先知蒙天主派遣,去向在巴比伦流亡的以色列子民宣布安慰的讯息。他对上主的忠信深信不疑,就如同充军已经结束了一样。对先知来说,未来就是现实。他看到了成群结队的流亡者正走向耶路撒冷;传布讯息的人飞快地跑在队伍前面,就像双脚长了翅膀一样,向人宣布充军者回国的好消息。

 先知从耶路撒冷的高山上沉思这一景象,并欢呼说:那传报喜讯,宣布和平;传报佳音、宣布救恩;给熙雍说「你的天主为王了!」的脚步,在山上是多么美丽啊(7节)!

然后继续沉思着,整个城市都在欢乐。发生了什么事呢?先知看到城市的守望者在山上远眺,忽然,他们跑去向所有的人宣布喜讯说:他们在天边看到了从巴比伦流亡归来的人。

 如此的场景变得更伟大了:守望者在人群的队伍中看到了上主的胜利归来。上主将自己的子民领回了耶路撒冷(8节),祂从没有抛弃他们。厄则克尔先知在神视中看见,上主的光荣离开了被毁灭的圣城,而随着祂的子民到了充军之地(则10:18-19;11:22-23),如今又一起回到了耶路撒冷。

奴役、痛苦和羞辱都结束了,那些曾经压迫并剥削人民的邪恶君王、首领与牧人也都永远消失了。新的时代开始了,上主亲自引导自己子民的国度建立了。

在读经的结束部分,先知邀请人们留意耶路撒冷的废墟:耶路撒冷的废墟啊!你们要兴高采烈,一起欢呼,因为上主安慰了自己的百姓,救赎了耶路撒冷(9节)。被毁的城墙将会被重建起来,大地四极的人将会看见上主为以色列子民所做的伟大而惊人的事迹(10节)。

今日的读经描述的就是先知的梦想,这一梦想真正实现了吗?

公元前520年,一群流亡者离开了巴比伦,但这还不是太令人感到失望。他们到达故土之后,城内也没有欢呼雀跃。总之,他们的返回并非胜利。人们对他们非常冷漠,当地居民和流亡归来的人也产生了争论。先知讲错了吗,他是不是受骗了呢?

人们逐渐明白:从巴比伦的返回只是天主要实现另一个救援的象征。以色列子民希望先知的预言能够按照字面上的意义立即实现,因为他们只理解了字面的含义。他们认为天主会以祂的能力来实现人们心中的光荣梦想,他们误解了。天主的旨意实际上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返回」,这一事件将要带来无法抑制的普世性喜悦。

 

读经二 1:1-6

人不只用语言来沟通交流。一张阴暗的脸、一个笑容、简单的一瞥、温柔的爱抚、握手,这些表情和动作通常比话语更能表达人们心中所想的。即使有时并没有名片,但礼物却满载着讯息,甚至沉默也是一种语言。当厄里亚与天主在曷勒布山上相遇时,天主既不在狂风中,也不在地震与烈火中。圣经告诉我们:烈火以后,有轻微细弱的风声(列上19:12)。天主就在静默中来显示自己。

天主以祂的话语进入了世界。今日的读经还告诉我们,天主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和人说话。

在古时,天主通过祂的受造物说话。受造物讲论天主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它们都是由天主的话语而来、在星辰的秩序运转中,我们都可以听到天主的话语。

那些被事物的外在美丽所吸引的人,可能无法认识天主的这一声音。圣经中称这样的人是愚蠢的人,不是恶人或罪人,而是愚蠢,也就是不幸,因为他们因为愚蠢而没有留意事物存在的真正含义。智慧篇的作者说:凡不认识天主的人,都是真正的愚人,因为他们未能从看得见的美物,去发现那自有者;注意了工程,却不认识工程师。如果有人因这些东西的美丽而着迷,奉之为神;那么,他们就应知道:这些美物的主宰更是美丽,因为全是美丽的唯一根源所创造的(智13:1,3)。

但是,通过受造物来传达天主智慧的方式是不完美的。与外邦人相比,以色列子民蒙受了天主特别的爱,更清晰地聆听了天主的声音:他们通过先知聆听天主说话(1节)。天主向这些义人启示了自己的意愿,并通过他们向人民传达。亚毛斯说,吾主上主若不先将自己的计划启示给自己的先知,什么也不作(亚3:7)。

在基督来临之前的几个世纪,因为以色列子民的不忠,天主不再为他们派遣先知,而他们也很痛苦地经历了天主的沉默。亚毛斯先知预言说:他们必由这海走到那海,由北至东,去寻求上主的话,却寻不到(亚8:12)。

上主,你经常发怒,要到何时;你怒焰如火,要到何时? (咏79:5)虔诚的犹太人祈祷说:主啊!望你冲破诸天降下(依63:20)。

时期一满,当我们还与天主为敌的时候(罗5:6),天主冲破诸天,给世界派遣了自己的儿子,祂是天父的完美肖像,是祂的圣言(2-3 )。

耶稣是天父最清晰、最完美、最圆满的启示。谁看到了耶稣就是看到了父(若14:9)。祂是从天父照射出来的亮光,就如保禄所说:因为那吩咐『光从黑暗中照耀』的天主,曾经照耀在我们心中,为使我们以那在耶稣基督的面貌上,所闪耀的天主的光荣的知识,来光照别人(格后4:6)。

这段读经的最后部分(4-6节),强调耶稣启示的崇高性与无可比拟性。犹太人说,天主甚至通过天使对他们说过话。书信作者强调说:耶稣超越天使,远在天使之上。为了证实这一点,他引用了旧约中的三句话,并总结说:天主的所有天使都朝拜祂。

 

福音 1:1-18 

所有作者都特别重视自己作品的首页内容,因为这相当于是对整个作品的简介。不仅要有吸引力,而且要有好的内容;还应蕴含作品后部份的主要内容。这是引起读者的注意力和兴趣的一种方式。

若望福音以隆重且令人赞叹的赞美诗开始,思想深奥,因而以「鹰」来代表。这个序言就如同一曲交响乐的前奏,使读者稍微领略一下后面章节所要表达的内容:耶稣是天父所派遣,祂是生命之源、世界之光、充满恩宠和真理、是启示天父光荣的唯一圣子。

在福音的第一部分(1-5节),若望采用了智慧文学中常用的形象语言,把天主的智慧描述成为一位美丽且令人喜爱的女人。智慧在箴言中说:大地还没有形成以前,远自太古,从无始我已被立;深渊还没有存在,水泉还没有涌出以前,我已受生;山岳还没有奠定,丘陵还没有存在以前,我已受生。当他建立高天时,我已在场;当他在深渊之上划出穹苍时,当他上使穹苍稳立,下使渊源固定时;当他为沧海划定界限,令水不要越境,给大地奠定基础时,我已在他身旁(箴8:22-29)。

德训篇也运用了这种拟人法,并说这一智慧隐藏在梅瑟五书与法律中,并在以色列设立了她的帐篷(德24:3-8,22)。

若望非常了解这些经文,甚至也可能有一些是针对犹太教的想法,随将这些经文运用在耶稣身上。天主的智慧已经到来并且居住在我们中间。祂向人类显示了天主的面容与旨意,而不是梅瑟的法律。祂就是圣言,是天父给世界最后且最圆满的话语。天主在创世之初,藉着祂并通过衪而创造了世界。

不仅如此,与人格化的智慧不同(德24:9),在耶稣内成了血肉的天主圣言不是被创造的,而是与天主同在,在起初就已存在,圣言就是天主。为以色列人来说,智慧是一株生命树;凡坚持她的,必将纳福(箴3:18)。若望更清楚地说:天主的智慧在耶稣身上完美地显示出来了。衪就是生命的源泉,而不是法律。

天主圣言来到世界上,将世界历史分成两部分:基督降生前与基督降生后。祂不在黑暗,祂临在光明。哪里有圣言,哪里就有光明。天主的话犹如一把利箭,穿透每个人的骨髓和内心深处(希4:12-13),使人内在的光明与黑暗得以分开。黑暗要试图战胜光明,但却不能获胜。甚至人类拒绝天主的行为也不能将光明熄灭,而最后光明将照耀在每个人的心灵上。

福音第二部分(6-8节)的叙述介绍了若翰洗者,并没有说他与天主同在。若翰只是一个蒙天主拣选来完成使命的人,他将是光明的见证者。这段福音中强调了三次,显示了他使命的重要性。他不是那光,而是能够认识那光,并将这光指示给所有的人。

第三部分(9-13节)强调基督是光,以及人们对祂降来人间的回应。

这篇序言以欢呼喜悦开始:真光正在进入这世界。与人类智慧所反映出来的虚假闪烁、一丝光亮、海市蜃楼、以及误导性的光辉不同,而耶稣就是真光。

随之就是与这个欢呼声对立的悲哀:世界却不认识祂,远离、拒绝、甚至反对这光。人们喜欢黑暗胜过光明,因为他们的行为是邪恶的(若3:19)。

即使是以色列人——祂自己的人,也不欢迎祂。但是,他们应该在耶稣内认出天主最终的启示,天主智慧的圆满化身。我在万民和列国中,曾寻找安息之处,但我究竟应住在谁家?创造万物的主宰给我出了命令:你要住在雅各伯那里,在以色列中建立产业。 (德24:7-8)。

人们拒绝了光明和生命,甚至包括那些妥善准备的人也拒绝了,真令人感到惊讶。同样,耶稣也对自己同胞的无信感到诧异(谷6:6)。这就是说,从上而来的光明并不强迫人,也不会使用暴力要人接受,而是让人自由选择。但这种选择却是不可回避的,必须要在祝福与诅咒(申11:27 )、生命与死亡(申30:15)中作出选择。

这一部分以相信光的人获得了极大的喜悦来结束。相信并不意味着在理智上同意一系列的真理条文,而是接受一个人,天主的智慧--耶稣。

接受这光的人将会获得一个闻所未闻的特权:成为天主的子女。就是耶稣对尼苛德摩所说的由上而生,重生(若3:3),与人的意愿和自然生育没有任何关联。由上而生是另外一个意义,是圣神的工作。

第四部分(14节):圣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们中间。这是整篇序言的高峰,也是今天的信经中我们应当跪下来念的部分。天主为了爱我们人类,离开光荣、空虚自己,取了我们人性、居住在我们中间。初期基督徒面对天主的这一奥迹,常会充满感恩和赞颂。

 「血肉」在圣经中指的是人的软弱、脆弱、短暂与易逝性。我们可以从依撒意亚的描述中体会到血肉与天主话语之间的鲜明不同:凡有血肉的都似草,他的美丽似田野的花;草能枯萎,花能凋谢,但我们天主的话永远常存(依40:8)。 」

当若望说「圣言成了血肉」时,并不只是说圣言取了一个有死的身体,有血有肉;而是说祂成了我们中的一个,在各方面都与我们相似(包括情感、感情、感觉、文化传统、感到疲劳、甚至无知、诱惑、内心的冲突等)。在各方面都与我们相似,只是祂没有罪恶。

我们看到了衪的光荣。人们知道,人的眼睛不能去看天主,只能默思天主的光荣,也就是天主临在的标记、祂的工程以及祂大能的行为。 「我要在法郎和他全军,战车和骑兵身上,大显神能」(出14:17)。

若望一书中充满感情的叙述正好呼应了序言中的这一表达:论到那从起初就有的生命的圣言,就是我们听见过,我们亲眼看见过,瞻仰过,以及我们亲手摸过的生命的圣言----这生命已显示出来,我们看见了,也为他作证,且把这原与父同在,且已显示给我们的永远的生命,传报给你们----我们将所见所闻的传报给你们,为使你们也同我们相通;原来我们是同父和他的子耶稣基督相通的。我们给你们写这些事,是为叫我们的喜乐得以圆满(若一1:1-4)。

若望用复数来写,因为他想要表达的是基督徒团体的经验。他们以信德的眼光,在耶稣血肉上的面纱背后,在受辱和被钉的耶稣身上,看到了天主的面容。

天主时常通过标记和奇迹来显示祂的光荣,而从来没有如此圆满而清晰地启示自己,就是通过祂的唯一子,充满恩宠和真理。在圣经中,「恩宠和真理」指的是「忠信的爱」。在旧约中,天主显现给梅瑟时称呼自己是雅威,慈悲宽仁的天主,缓于发怒,富于慈爱忠诚(出34:6)。天主在耶稣身上显示了圆满与忠信的爱。耶稣不可置疑地证明了,任何事物都无法战胜天主的慈爱。

第五部分(15节)再次介绍若翰,而且说他是为给耶稣作证,他向所有的人呼喊并证明耶稣是唯一的。

第六部分(16-18节)是一首喜悦的诗歌,是基督徒团体对领受天主满溢恩惠的感恩,真是无可比拟的恩赐。梅瑟法律也是天主的恩赐,但却不是圆满的;因为法律的外在形式无法传达「恩宠与真理」,也就是不能带给人忠信于天主的爱作出回应的力量。「恩宠与真理」是藉着耶稣而赐予的。这是耶稣名字的第一次出现。

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天主,这是若望常说的一句话(若5:37;6,46;若一4:12,20)。这句话也在旧约中出现过:天主对梅瑟说:我的面容你决不能看见,因为人见了我,就不能再活了(出33:20)。

 旧约中记载的事迹、显现、和关于天主的异像都不是人肉眼所看到的,而是以人的方式来表达天主的启示、思想、旨意和计划。

 如今,我们在耶稣身上真实而具体地看到了天主。为了看到天父,我们不需要哲学的反思或严密地探讨。我们只需要默想耶稣、观察祂的所言所行、聆听祂的教导、看祂怎样爱人、经常与哪些人来往、与谁一起进食吃饭、拣选了谁、批评了谁、又维护了谁,这就足够了。尤其是要默想他被高举在十字架上时的「光荣」。耶稣在十字架上向所有的人,显示了天父对人类最伟大的爱。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