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之母节 (元月一号)祝福、和平的道路

2023-12-30 20:21     阅读量:6555

天主之母节 元月一号 

祝福、和平的道路

 基督徒常认为,在一年的开始为他们的信仰生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按照路加的叙述,这一天是耶稣受割损的日子(路2:21)。在梵二会议后,这一天是特别用来敬礼玛利亚的日子。后来,因着教宗保禄六世的意愿,将这一天订为世界和平日。今天的读经也反映这些不同的庆典:读经一是说在新的一年里,希望可以带来祝福;福音告诉我们玛利亚是所有母亲与门徒的典范。在读经一与福音中也提到了和平。读经二告诉我们,藉着基督我们可以成为天主的义子,玛利亚在面对天主的爱时感到惊愕。读经一与福音中天主告诉我们衪自己的名字。

「祝福」一词在圣经中常常出现:在旧约中出现了552次,在新约中出现了65次。创世之初天主就祝福受造物:使有生命的植物繁殖充满大地(创1:22);祝福男人与女人,因为要他们管理大地(创1:28);也祝福安息日,因为那是没有结束的喜悦与休息的标记(创2:3)。

我们必须由天主与兄弟姊妹之间接受祝福。诅咒使人彼此远离,产生分裂,使人与人之间相互拒绝;而祝福却给人带来力量,使人与人之间没有障碍,增加人的团结,并带来勇气、信心与希望。「愿上主祝福你,保护你」,这就是我们今天在礼仪中听到的话语。就是这一句话,使我们一年中都能够感受天主的陪伴与祝福,并在每人心中产生共鸣。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样的信息,现在让我们重复以下的话:天主,求你教导我们去祝福那些羞辱我们的人,支持那些迫害我们的人,及安慰那些诽谤我们的人。

 

读经一:户6:22-27 

天主的话语是有效力的。天主用自己的话语创造了世界:因天主的一句话,诸天造成;因上主的一口气,万象生成。因为他一发言,万有造成,他一出命,各物生成(咏33:6,9)。人们害怕天主的诅咒,而呼求天主的祝福。当人们充满财富,牛羊,繁荣与健康时就认为这是天主的祝福(申28:1-8)。当遇到战争,、不幸、疾病、灾荒、失败时,就认为是天主诅咒的标记(申28:9-15)。 

今日的读经一是一篇古老的祝福辞,是上主教导梅瑟所用的,在以色列人中提及上主的名字(23,27节),这是在圣殿的每日礼仪中所用的形式与语言。司祭从圣殿大门出来,将手伸出放在人群身上,用这样的话语祝福他们。

上主的名字「雅威」有三次提到。上主的名字是无法形容的,只有司祭有权利提及上主名字,并且只允许藉上主的名字祝福,而不许诅咒。每一次提到上主的名字,都是双重的请求。「愿上主祝福你,保佑你。愿上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上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这是祈求上主的祝福的六种面容。

面容发光是友谊与祝福的象征,渴望勇气,向喜讯开放自己的心灵。用这种充满人性希望的语言,虔诚的犹太人请求上主显示自己的面容,如同《圣咏》作者所表达的:「求你不要向我掩住你的脸面,你发怒时不要将你仆人赶散」(咏27:9)。 「天主,求你使我们能以复兴,显示你的慈颜,好拯救我们」(咏80:4)。 「上主,望你向我们显示你光辉的仪容」(咏4:7)。

不只是天主祝福人,人也被召去祝福天主。在圣咏中就有这样的邀请:「上主所有的一切仆人,请赞美上主!夜间侍立在主殿的人,请赞美上主!请向圣所举起你们的双手,请赞美上主」(咏134:1-2)!「请向上主歌唱,赞美他的圣名,一日复一日地,宣扬他的救恩」(咏96:2-3)。虔诚的犹太人每次都是用以下的形式开始祈祷:「上主,愿你的名受赞美。」

人对上主的祝福与赞美,是人领受了上主的祝福后的回应与感恩,很少是上主诅咒后的反应。诅咒,是用人的语言来表达,由罪过所带来的影响,并不是由天主而来的自然灾祸。谁如果远离生命的道路,将会为自己带来灾祸。智慧者夕拉曾说:「我憎恨的事很多,但都不如他,连上主也要憎恨他」(德27:27)。上主带给人的只是祝福。

上主对呼求自己的人民给予什么答覆呢?以色列人希望从上主那里得到的祝福是和平,一个物质丰裕的繁荣和平。当时期一满,天主就为自己的子民派遣了他的和平,就是自己的儿子,衪是我们的和平。这种喜悦与和平是惊人的,以致保禄呼喊说:「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天主和父受赞美!他在天上,在基督内,以各种属神的祝福,祝福了我们」(弗1:3),匝加利亚也赞美天主说:「请赞美上主以色列的天主,因为衪眷顾了自己的子民,拯救了衪的民族」(路1:68)。

天主派遣自己的儿子,来是为了给我们带来祝福(宗3:25-26),在基督内所有的诅咒都变成了祝福(迦3:8-14)。如果在天主在基督内向人显示了祝福的面容,那么天主不仅对自己的子民是祝福,对天主的敌人也是祝福:只可祝福,不可诅咒(罗12:14);总不要以恶报恶,以骂还骂;但要祝福,因为你们原是为继承祝福而蒙召的(伯前3:9)。

 

读经二:迦4:4-7

在保禄写给迦拉达人的这封信中,他邀请人记住福音的中心信息,就是天主派遣了自己的儿子,生于女人,一切与我们相似;他除了罪过,度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我们可以称天主为「阿爸,父」(6节),这是一个令人喜悦的信息。外邦人也可以天主为「所有人的父」;那么,为基督徒来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呢?为什么保禄很激动地说:现在基督徒不再是奴隶,而是儿子,因此可以称「阿爸,父」呢?天主经是不是所有人的祈祷呢?对于后面的这个问题,每人都可以很肯定地说「是」。因为一个福音章节可以给了证据:「我却对你们说:你们当爱你们的仇人,当为迫害你们的人祈祷,好使你们成为你们在天之父的子女,因为他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玛5:44-45)。天主的祝福不会在人与人之间制造区别,所有的人都是天主的子女。是的,天主是所有人的父亲。

 

但是,当一个外邦人与基督徒呼喊天主时是有区别的。外邦人呼喊天主为父,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他们从天主那里接受了为生存所需要的一切;而基督徒认为呼喊天主为父,是因为自己是天主的子女,即除了接受了生存条件外,还领受了天主圣神,就是与天主同样的天主性生命。为这个原因,在初期教会,只有在领洗的前几天,才教那些候洗者天主经。意思是说,只有当明白了领洗的意义与天主经的意义后,才教给他们这样的祈祷。

这段经文也与我们所庆祝的世界和平日有关。谁如果领受了圣神,并称天主为「父」,就会觉得所有的人都是兄弟姐妹,并且努力建设和平。

 

福音:路2:16-21 

今日福音是圣诞节子夜弥撒福音的延续。牧人出现在耶稣诞生的地方(16-17节),他们从天使那里听到了耶稣诞生的宣报后,便去白冷,在那里找到了若瑟、玛利亚与躺在马槽中的婴儿。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没有找到任何特殊之处,他们只看到一位婴儿与其父母。他们从这位软弱、需要别人帮助与保护的婴儿身上认出,这就是世界的救主。不需要很特殊与奇异的标记,不需要奇迹来证实。这些牧羊人就是所有贫穷和被排斥的人,凭借他们的本性认出了这个婴儿就是来自天上的救主。牧羊人看到了婴儿之后,他们在耶稣前下跪,但是福音并没有说他们像三位贤士一样俯伏朝拜(玛2:11)。他们为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惊讶,感到喜悦。这是天主曾经为他们做的具有重大意义的事。然后牧羊人将所见的大事报告给别人,听见的人也都感到喜悦(18节)。

在路加福音的前几章里,路加常描写那些与天主相遇的人的喜悦之情,是难以形容的。依撒伯尔,知道自己怀孕后惊喜地说:「上主在眷顾的日子这样待了我,除去了我在人间的耻辱」(路1:25)。西默盎与女先知亚纳祝福天主,因为他们看到了天主为万民准备的救主(路2:30,38)。若瑟与玛利亚也为所发生的一切事而惊喜(路2: 33,48)。那些拥有儿童的眼睛,并怀有童心而看待事物的人,在天父的爱陪伴下,对天父的行为都会感到喜悦与惊讶,因天父的动作而微笑,因为他们感觉天父所做的一切都是爱的标记。天主的国属于小孩子,谁如果因我的名接纳一个这样的儿童,就是接纳我(玛10:14-15)。

面对天使的报告,牧人们首先要做的不是关心伦理问题:不询问他们要做什么事,在他们的生活中哪些事情必须改正,是不是有些行为不好,哪些罪是必须避免等等;而是怀着喜悦与惊讶接纳天主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有在感受自己被天父所爱,并喜欢聆听天主的话语,天主所安排新生命的建议后,才能朝拜生活的天主。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正确的方向,并获得对天主的信心。

福音的第二部分(19节)重点强调了玛利亚面对牧羊人的叙述后的反应:「她把一切都默存在心中,反复思想。」路加并不是在强调玛利亚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存在心中,什么也没有忘记。他也不像有些人所说的,从玛利亚那里得知耶稣童年的资料。在这里,路加的神学反省是共知的。路加说「玛利亚把一切都默存在心」,就是把所有发生的事情与意义全部联系在一起。在这些事情中,玛利亚发现一切都是有关连的,默想怎样可以实现天主的计划。玛利亚,一位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女,她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不是在高兴的时候就欢悦,遇到困难时就悲伤。用一双智慧的眼与默想的心态去看待一切事情,并不受到同胞的思想、信念、传统的影响;这是为了准备接受天主所准备的喜悦与惊讶。

有一种对玛利亚的敬礼使人远离生活的世界与现实,使人远离人性,不理解我们的困难,不了解我们的痛苦,使人产生怀疑。如此,这种对玛利亚的敬礼不是建立在爱之上的,而是建立在效法或者嫉妒上。路加为我们介绍了一个正确的视野,玛利亚像我们的姊妹一样,她的信德之路与我们的是一样的。

玛利亚对开始时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明白:她不明白西默盎与亚纳对婴孩所说的话,给了他一个惊喜(路2:33);她与所有的人与宗徒一样,对天主所做的一切都惊讶(路9:43 -45);她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要为自己父亲的事操心(路2:50);与十二宗徒一样,她不明白师傅的话「这些话他们一点也不懂,这话为他们是隐秘的;他所说的事,他们也不明白」(路18:34)。玛利亚不明白,但却聆听、默想、反思所发生的一切。在逾越奥迹后,她明白了一切,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的意义。路加在《宗徒大事录》中最后一次提到了这些事,将玛利亚放在他们团体的中心位置:这些人同一些妇女及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并他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地专务祈祷(宗1:14)。玛利亚是有福的,因为她相信上主所说的一切(路1:45)。

今日的福音以耶稣受割损结束,这样的仪式使耶稣正式成为以色列子民的一员。但是这不是路加叙述这事件的主要原因,而是另有原因:就是为婴儿耶稣所取的名字,不是由父母双亲所取,而是在诞生前由天上的天使所取的。为古代中东一带的人来说,名字不只是代表一个人,不只是与其它动物的根本区别所在,不只是代表所拥有的东西,而是代表人的本质。阿比加尔(ABIGAIL)对自己的丈夫说:「他名叫『纳巴耳』,真名实相符,他的确昏愚(撒上25:25)。被别人用另外一个名字称呼意思就是使之具体化,人格化,使被叫的人更加具体呈现出来。与别人一样,具有同样的权力与尊严。并要求别的具体保护」(申28:10)。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现在我们明白为什么路加要叙述给婴儿取名字这段。他的名字叫耶稣:意思是「上主救赎」。玛窦解释说:「她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为他要把自己的民族,由他们的罪恶中拯救出来」(玛1:21)。在解释第一篇读经时,不可称呼天主的名字「雅威」。如果没有名字就不知道是谁。谁如果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就不能与我们建立足够的相互关系。如果天主愿意与人建立关系,与人对话,就必须让人知道怎样称呼祂,必须有自已的名字,显示自己的身份。天主也这样做了,为自己的儿子选了一个名字,并告诉我们衪是谁。这就是衪的身份——拯救人类的那位,衪没有别的名字,只是拯救者。在福音中这个名字重复了556次,为了让我们记起天主的名字是不可取代的。

现在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在旧约中天主不允许人称呼自己的名字:因为只有耶稣才可以告诉我们天主是谁。在路加福音中,有一点是十分有趣的,就是谁才可以称呼耶稣的名字。不是圣人、正义的人、完美无缺的人;而是那些处在社会边缘的人,处在权势统治下的人,处在邪恶中的人。只有那些附魔者(路4:34)、痲疯病人说:「师傅,耶稣,可怜我们罢」(路17:13)! 瞎子说:「耶稣,达味之子,可怜我罢」(路18: 38)! 与耶稣同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个右盗说:「耶稣,当你在你的王国为王时,请记念我」(路23:42)。伯多禄也这样对那些宗教领袖们说:除他以外,无论凭谁,决无救援,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字使我们赖以得救的(宗4:12)。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