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属于你,请交给我

2024-02-08 23:27   Maria/文  阅读量:3207

上主天主呼唤亚当对他说:"你在哪里?" ( 3:9)

 

我回家12天头疼了11天,其中有一天和朋友出去玩,脑袋只是隐隐作痛,可忽略不计。回家前的一个月,我就焦躁不安,很抵触回家,家似乎为我是个巨大无比的“黑洞”,一旦触碰到一点,我就会坠入无尽的黑暗——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

 

回顾这12天的生活,混沌,颓丧,无力,不安……我不想,也害怕祈祷。我知道祂一直在,我知道祂看见了我现在的一切,祂无比的渴望同我一起面对,医治我、扶起我,带我一起填满那个虚假的“黑洞”。可我害怕,可笑的是,我甚至不知我究竟在害怕什么,我只知黑洞里巨大的委屈,悲伤,愤怒裹挟着我,这样的我,连人都要退避三舍,更何况是无比荣美的祂呢?就像被天主所呼唤的亚当一般——当上主天主呼唤亚当对他说:"你在哪里?"他答说:"我在乐园中听到了你的声音,就害怕起来,因为我赤身露体,遂躲藏了。" (3:9-10)

 

回家的第5天和家人发生了一场冲突,那时已是晚上925。我特别难过,愤怒。祂派遣了祂的天使邀请我去拜圣体。他说:“你去坐在圣体前安静一会儿吧,给自己点安静的环境。”我说“圣体在教堂里,我一天没出门了。”他说:“去吧!”我换好衣服,就往教堂走。在路上再也抑制不住的哭泣“求你放我走吧!求你放我吧……”走到教堂门口,又在打退堂鼓,这么晚了教堂的门一定关了。当我在台阶下行时,有个轻快的念头“去看看呗!”一道门,两道门,三道门……没怎么用力就打开了,原来门是虚掩着的。

 

我轻轻推门进去,静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仍旧在哭泣。原来,这个冲突只是个导火索,它点燃了一颗我无法命名的炸弹。即使我一步步经验着属于我的历史,但我仍不能明了这“救恩史”当中的深意和祂这样安排的奥妙。我哭累了,就呆呆的坐着。眼睛里的泪花模糊了视线,时不时的滚落几滴,突然,我不假思索的问道“为什么我这样的痛苦?”因为太黑,我根本看不到圣体,只能远远的看到那一抹红色的圣体光,在眼泪的重影中我看到一个看起来轻便的十字架。我把眼泪擦干,定睛细看,那个十字架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圣体光前,祂说:“那个才是你的,这个不属于你!”在那一刹那,我的眼睛亮了一下。我又问“怎样才能放下不属于我的十字架呢?”“交给我!”“怎样才能交给你呢?”此问题一出,圣神已用行动教导我,在那一刻,满溢的渴望似是要喷涌而出,我不断的呼求和交托。在那时刻,我感受到暖暖的爱在我身边流动。

 

 

我很想让时间停留在那一刻,但祂为我预备了更丰盛的恩宠和更美好的时刻,所以,当我感觉快要离开时,我又求到“我不知该怎样生活,求你帮帮我!”祂邀请我第二天再回到这里。

 

到了第二天,前一晚的恩宠似乎白白溜走了,我依旧的无力,好在尽管万分不想出门,还是因着承诺我再次回到那里。我走到离祂更近的地方坐下,等待着祂为我的今日下达任务。当我还在思索祂会为我安排什么样的任务时,祂说“现在感觉怎么样?”我说,没什么感觉。祂问我“你愿意我为你做什么?”这个出其不意的问题把我问懵了,似乎有许许多多的渴望,又似乎也没什么。祂又问我“你想做什么?”心里突然想起了爷爷奶奶,我想去看望他们,想邀请你陪我一起去看望他们。那天走了很远,却也收获到了平安,虽然为我只是暂时的。

 

这一次的祈祷经验,给了我些许的力量。就像天主一遍又一遍的呼唤:亚当,你在哪里?祂也在一次次的呼唤我,我亲爱的孩子,在现在所处的糟糕的状况里,曾和我在一起的那颗心在哪里?唯有重新找回和祂在一起的心,才会有力量,满怀希望的面对自己害怕面对的一切!

 

因为是我,上主,你的天主,提携着你的右手,向你说过:“不要害怕,有我协助你。” (41:13)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