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祂,找到真我

2024-06-02 07:00   利玛窦志愿者|悦悦  阅读量:4651

 

 

祂播种的必要生根结果。

在我十七岁时,祂在我心里种下一颗种子--服务。我沉浸在被我母亲强迫参加夏令营的悲伤当中。恰好那节课中一位老师在招募志愿者,当我听到服务弱小这几个字时。我的心又重新燃烧了起来,那印在屏幕里的大字志愿者深深地吸引着我,脑海里有一个声音说我一定要去。从此生命里便有了一份热血和渴望。多年以后我顺着祂赐给我当时的感动去挖掘其背后的恩宠,我发现祂对我的邀请是带着祂的爱去爱更多的人。听从内心声音,发现内在渴望,顺服祂的旨意。现在这种子在祂的浇灌培育下已开花结果。

以前我自认为自己是行走在阴暗里的一条蛆,我把枷锁看成是我的保护壳,别人无法靠近,我也出不去。阳光是什么样子我早已记忆模糊不清了,我一直被自我罪恶感捆绑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可以讨得他们欢心因此我所幸不说,我害怕做错事情因而所幸不做,我从未深究过自己的抗拒所幸逃避。可他却和我唱反调,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让我重新感受和经历我逃避多年的伤疤,可貌似他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相反的,他是在用他的爱细腻温柔地去根治它,伤口破开在他手里又重新包扎,附带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现在我是沐浴在阳光里的一朵小花。

 

我可以为你做什么,我处理办公室的事情带给我的是烦躁不安,没有价值感。我问他我可以为你做什么,脑子有一个想法是排班。我目前负责服务的工作是给奶奶们换尿不湿,帮助奶奶上床睡觉等等做着是和护理员一样的工作。有一位奶奶经常喊我大妹子,帮助卧床老人喂饭他会说拜拜,叫一位老人名字的时候她会笑。我才明白原来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鲜活可爱的,我发现我原来自己的生命才可以这么可爱。

 

 

一次奶奶们夸我长得漂亮好看使我心里掀起一丝涟漪。我念叨一句腰疼就有姑姑帮我拔罐,姐姐们给我刮痧,并嘱咐我说要穿厚点,容易受风,还对我说老了你就知道了。看似在责怪我,但在我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奶奶们一次又一次叫我的名字,这个手机怎么修啊?电视不会开.....她们需要我,我感到被认可,被看重。我只是做了一件很平凡的事情,但在她们眼中却是很伟大的事情。是她们一次又一次的道谢,让我身感羞愧。我本身深处尘埃,却被他们高举。我们彼此何不是在互相治愈呢?我确定以及坚信我是值得被爱的。在他无数次推动别人的爱来治愈修复我的疤痕。我敢在他面前真实暴露出自己的情绪。困住我的枷锁,哐当一声巨响被我亲手卸下。

这次我想拥抱阳光。但随后触碰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让我打回原形!一位奶奶明明没有对我做什么却让我发自本能的抗拒,我害怕和她接近,害怕和她说话,害怕同她表达自己的想法。很长一段时间我处于躲着的状态。我一直批判自己。我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她并没有伤害到我。我对进堂越发恐惧,害怕与人交流,疏远了他们,同时也封闭了自己。我就像一个游魂在这院子里飘荡。一次感恩Ji快结束的时候恰好我刚从院子里进来,听到一句歌词没有一个忧患主不能担当。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

原来耶稣一直在我身后等待着我转身。我对他说“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去寻找答案。”我试着静下心来与他聊一聊,看他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我默观到一副图像,那位奶奶身后竟然有我妈妈的影子,难怪我接近那位奶奶时会下意识的想起同妈妈小时候的事,原来我一直不敢面对的是我妈妈。我很庆幸他教会我感受和相信别人对我的爱。借此感受到妈妈对我的爱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前同妈妈讲话很抵触,现在我可以同妈妈主动交流自己内心的想法。我也明白妈妈一直希望我不要走她所走的弯路,在我看来她是对我的保护太强了。造成误会导致和妈妈的沟通变得很少。也造成一个我不值得被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假象。

当我的心里出现让我抵触的人或者是事情的时候,我不再逃避。到他面前和他聊一聊,看看他为我准备了什么礼物。看似走向挣扎的深渊并不是痛苦而恰好是一份独有的恩宠。他的奇妙之处,在于他有对我有一个美好的计划,令我有前途有希望,使我越来越自由喜乐。

有些事情需要经历才可以明白,如果你也渴望遇见更好的自己。那么给自己一年时间,来接收他对你那一份疯狂的爱吧!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