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十年的传教热忱,在慈悲与和平的道路上前进

2023-03-14 08:39   万有真原  阅读量:4496

自2013年3月13日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戈里奥当选教宗以来,已经过去了十年。他牧职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他对福音的热情,以及在传教意义上对教会的持续改革。在这十年中,时间呈现出两个不同的维度:一个是渐进式的,即启动各项进程;另一个是循环式的,为的是走出去与人相遇,然后再回来充实思想和心灵。

(梵蒂冈新闻网)“时间优于空间”:教宗方济各在其第一份宗座劝谕《福音的喜乐》中的这句话,概括了自他开始担任教宗牧职以来的十年。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戈里奥,第一位耶稣会士教宗,第一位来自拉丁美洲的教宗,第一位选择方济各为名号的教宗,而且在现代,是前任辞职后当选的教宗。事实上,对于他而言,“空间使进程具体化,而时间则伸向未来,敦促我们带著希望行走”。这种时间概念成为我们解读现任教宗牧职的关键,即透过两种方式呈现出来:一种是渐进式的,另一种是循环式的。第一种方式允许我们“启动进程”;第二种方式则体现在相遇和友爱的层面上。

首先最重要的是2022年颁布的《你们去宣讲福音》(Praedicate evangelium)宗座宪章,它为圣座提供了一个更具传教性质的架构。引入的新事物包括成立圣座爱德服务部和由教宗直接主持的新的圣座福音传播部。该宪章还关注平信徒在圣座内的参与,并最终确定了教宗方济各在经济和金融领域十年来实施的多项改革,包括2015年成立的经济秘书处。

教宗方济各启动的进程还涉及大公运动、宗教间对话和同道偕行。从2015年开始每年9月1日与东方教会一起举行的“照料受造界祈祷日”,劝导基督徒进行“生态皈依”。关于照料共同家园的议题,同一年2015年教宗方济各颁布了他的第二部通谕《愿祢受赞颂》(Laudato si')(第一部通谕《信德之光》(Lumen fidei)与他的前任本笃十六世共同完成)。该文件的主旨是劝告人们“改变方向”,担负起“照料共同家园”的责任。这一责任还包括消除苦难、照顾穷人,以及所有人公平地获得地球资源。

2016年2月12日,教宗方济各在古巴会见莫斯科和全俄罗斯宗主教基里尔,并与他签署联合声明,以实践“爱德的大公运动”,即基督徒共同建设一个更加友爱的人类。2022年3月16日,在乌克兰战争最激烈的时候,教宗方济各和基里尔进行了远程对话,重申通过“谈判”来“停止战争”。令人难忘的是上个月教宗与圣公会坎特伯里总主教韦尔比(Justin Welby)和苏格兰教会领导人格林希尔兹(Iain Greenshields)一起前往南苏丹的和平朝圣之旅。至于宗教间对话,教宗和阿兹哈尔大伊玛目塔伊布(Ahmad Muhammad Al-Tayyib)于2019年2月4日在阿布扎比签署的联合声明《人类对促进世界和平与共同生活的兄弟情谊》,是基督宗教和伊斯兰教之间关系的一个里程碑,因为它鼓励宗教间对话,并明确谴责恐怖主义和暴力。在众议精神方面,教宗方济各正在实施一项重要的变革,其三年进程的最终阶段是:2023年在梵蒂冈举行的下一届世界主教会议常规大会,主题是“一个同道偕行的教会:共融、参与和使命”。这为期三年的进程分为教区、大洲和普世三个阶段进行,其中包括聆听、分辨和征询。

在方济各“渐进式”的时间表中,还有打击性侵的努力,其中最重要的是2019年2月在梵蒂冈举行的关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峰会。这次峰会明确表达了教会希望以真实和透明的方式行事,因此颁布的《你们是世界的光》(Vos estis lux mundi)手谕,为举报骚扰和暴力事件建立了新的程序,并确保主教和修会长上对他们的行为负责。

时间的第二个维度,即教宗方济各时代的“循环”,围绕著他对边缘地区的关注,包括地理上的和生存上的。教宗方济各说,从边缘比中心更能看清现实,而且从边缘回来,人们的思想和心灵都得到充实。40次国际牧灵访问,几乎都是以边缘地区为目的地,这一点很有代表性,28次意大利之行也是如此:第一次是在2013年7月8日,目的地是兰佩杜萨(Lampedusa)岛,这是地中海移民现象的悲剧中心。同样重要的是2016年4月对希腊莱斯沃斯(Lesvos)难民营的访问,访问结束时,方济各让12名叙利亚难民乘坐他的专机返回罗马,以便提供帮助。移民主题将按照四个动词来进行:接纳、保护、促进和融入,这也是教宗方济各“循环时间”的另一个缩影,因为它包含了不断对抗“丢弃文化”和“冷漠全球化”的奋斗。

教宗方济各的“循环时间”还包括对和平的不懈努力。其中一个令人钦佩的表现是2020年10月4日他所发布的《众位弟兄》通谕,重申兄弟情谊和人际友爱,并坚决对战争说不。两年后,当乌克兰的冲突爆发时,这份文件中对“真正持久和平”的劝告,在一个每日经历“碎片化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世界而言,显得很有预见性。

教宗方济各推动“和平外交”的例子还有:2014年6月8日与以色列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和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在梵蒂冈花园一起“为圣地和平祈祷”;以及同年12月17日美国和古巴建立外交关系。为了这一历史性事件,教宗方济各本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致电两国元首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劳尔·卡斯特罗(Raúl Castro),敦促他们“开始一个新阶段”。同样,圣座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关于任命主教的临时协议也是如此,该协议在2018年签署,2020年续签,2022年再延长两年。此外,在以乌克兰冲突为标志的一年里,教宗亲自致力于和平:2022年2月25日,他访问了俄罗斯联邦驻圣座大使亚历山大·阿夫杰夫(Alexander Avdeev),并在多个机会上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电话。教宗不断呼吁停战。

正如目前公开接见活动中的系列要理讲授主题那样,福传、或者说福传的热情,也是方济各时间“循环”维度的一部分:自2013年《福音的喜乐》明确指出,福传必须体现出喜乐,体现出“天主拯救之爱的美好”,体现出一个“走出去”的教会,亲近信徒,准备好“温柔的革命”。

此外,教宗方济各与他的前辈们的联系也很紧密,2014年4月27日,册封若望二十三世和若望保禄二世被为圣人。加入他们行列的,还有2018年10月14日被封为圣人的保禄六世、2022年9月4日被封为真福的若望保禄一世,后者的微笑被教宗方济各视为“一个满脸喜悦教会”的象征。然而,教宗方济各心中的特别位置留给了2022年12月31日去世的本笃十六世。十年来,教宗方济各从不掩饰对若瑟·拉青格的无限敬意,在多个场合赞扬他的神学修养、善良和奉献精神。今年1月5日,他在圣伯多禄广场主持了本笃十六世的葬礼,这是当代第一位为他的前任举行葬礼的教宗。

现在,方济各开始了他牧职的第十一年,并且是伴随著希望开始的。教宗说,希望的人永远不会失望,因为希望拥有复活主的面容。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