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升天 :耶稣与我们同在的另一种方式

2024-05-08 10:50   意鸣子  阅读量:10256

耶稣升天 :

耶稣与我们同在的另一种方式

 

随着耶稣进入天父的光荣中,地上的事物是否改变了呢?外表上没有改变。人们的生活依如从前:播种、收割、买卖、建屋、旅行、哭泣、聚会,所有的一切都与从前一样。宗徒们比其他人也没有少经历忧虑与考验。然而,不可思议的新事发生了:一道新光照耀了人类的存在。

在雾蒙蒙的一天,太阳突然出现了。山岳、海洋、大地、森林中的树木、花的香味、小鸟的歌唱,都与以前一样,但观察的角度和心态却不同了。同样,那些蒙信德光照,相信耶稣升天的人也是一样:他们用新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一切都有了意义,没有什么值得害怕,也没有什么值得忧伤。

另外,在人类的死亡、不幸和失败中,得以看见建立天国的天主。我们可以从这个全新的眼光来看人的生命。我们见过有些八十多岁的老人嫉妒那些比他们年轻的人。他们以年老为耻。总之,他们总看过去,而不是未来。耶稣的升天改变了这种看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基督徒感到很满足,因为他们确信与基督见面的日期越来越近了。他们对自己在世生活的日子感到满足,不再嫉妒年轻人,而是用温柔与慈爱看待他们。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样的信息,现在让我们重复以下的话:现世的痛苦与将来要显示的光荣是不可比拟的。

 

读经一:宗1:1-11

十字军曾经在橄榄山上建筑了一座小的八边形圣堂。穆斯林在1200年将其改成了清真寺。我向朝圣者介绍说,今天这座小的建筑物有屋顶,原来是没有的,为了记念耶稣的升天。人群中有一个人开玩笑说,这里原来没有屋顶,如果有的话,耶稣升天时可能会撞到祂的头。有人不喜欢这个不尊重的玩笑,但也有人认为这对深入理解宗徒大事录的相关记载是个挑战。

乍一读,耶稣升天的叙述似乎非常流畅,但如果留意一下所有的细节,就会发现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题存在。似乎不太可能的是,耶稣好像一位宇航员一样,慢慢离开地面,升到天空,随后消失在了云彩中。叙述中也有一些前后不连贯与很难解释的地方。

宗徒大事录的作者路加在其福音的最后部分叙述说,复活的主领门徒们到了伯达尼附近:正降福他们的时候,就离开他们,被提升天去了。他们叩拜了他,皆大欢喜地返回了耶路撒冷(路24:50-53)。我们暂且不看这些奇怪的表述,“皆大欢喜”,(在朋友离开时,我们会觉得喜悦吗?)以及地理位置也不相符(伯达尼离橄榄山有点距离)。还有令人惊讶的是日期的明显不同:路加福音24章记载耶稣升天与祂的复活是同一天,而宗徒大事录记载耶稣升天是在复活后40日(宗1:3)。奇怪的是,作者描述了两个不一致的信息。

如果我们来看第二种说法,耶稣在复活后四十天升天,那么问题就是:在这些日子里,耶稣做了什么?耶稣在十字架上时,不是许诺右盗“今天你就要同我在乐园里”吗?耶稣为什么没有立刻去天国呢?

这些问题不需要我们太过关注。也许路加的用意不是要告诉我们耶稣什么时候在哪里升天,又是怎样升的天。他想要说的有另外的意图,是为了回应当时的团体中所出现的问题,并解除他们的疑惑,使当时的基督徒确信复活的奥迹是不可错误的。为此,路加运用了当时人们易懂的一种文学体裁与图像,来表达神学的讯息。首先要做的就是理解路加所用的语言。

在耶稣时代,人们都在期待天国的来临。默示文学的作者认为天国的来临就在眼前。他们期待着:天上降下大火来净化世界,义人复活以及新世界的开始。甚至在有些门徒的心中,也激起了这样的氛围。耶稣的有些话很容易就被误解了:“我实在告诉你们;直到人子来到时,你们还未走完以色列的城邑”(玛10:23)。

然而,随着耶稣的死,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化为泡影。厄玛乌的两位门徒说:“我们原指望他就是那要拯救以色列的”(路24:21)。耶稣的复活唤醒了他们内心的这种等待:门徒们相信耶稣的第二次来临迫在眉睫。甚至有些狂热份子,声称得到了启示,开始宣布上主来临的日期。所有的团体都在呼喊说:玛拉纳塔(主耶稣,请来吧)!随着时间的推移,主并没有来临。许多人开始嘲笑说:“哪里有他所应许的来临?因为自从我们的父老长眠以来,一切照旧存在,全如创造之初一样”(伯后3:4)。

路加就是在这样的危机背景下写的。他意识到,基督徒伤心失望的原因是误解福音的讯息:耶稣的复活标志着天国的开始,而非历史的终结。

新世界的建设刚刚开始,需要很长时间,也需要门徒们付出很多努力。怎样纠正这种错误的期待呢?路加在宗徒大事录的开始为我们叙述了耶稣与门徒们之间的对话。

现在我们来看门徒们提出的问题:「是此时你要复兴以色列国吗」(6节)?这也是第一世纪末所有的基督徒问的问题。复活耶稣的答复是对那十一位门徒说的,更好说是对路加的基督徒团体说的:「父以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和日期,不是你们应当知道的;但当圣神降临于你们身上时,你们将充满圣神的德能,要在耶路撒冷及全犹太和撒玛黎雅,并直到地极,为我作证人。」(7-8节)。

这段对话之后,耶稣升天了(9-11节)。耶稣与门徒们坐在一起进食(4节)。他们为什么不在晚餐后说话呢?为什么要去橄榄山呢?还有另外的细节:云彩,向天观看,两个穿白衣的人,这些细节是事实记录还是文学手法呢?

在旧约中也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叙述:厄里亚被带到天上去(列下2:9-15)。一天,这个伟大的先知与他的弟子厄里叟来到约旦河边。当厄里叟知道他的老师将要被接到天上的时候,他勇敢地请求能够继承老师的精神。厄里亚答应了,但是只有一个条件:当我被接去的时候,如果你可以看到我。忽然,天空中出现了一辆火马车,当厄里叟向天上看的时候,厄里亚被接到天上去了。从那时起,厄里叟继承了厄里亚的精神,使厄里叟继续他在这个世界的使命。列王纪叙述的是厄里叟的工作,与厄里亚所做的一样。

我们很容易在宗徒大事录与厄里叟的叙述中找出共同之处,并从中得出结论:路加用厄里亚被接到天上的隆重场景,来表达一个无法用感官证实,或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事实:耶稣的逾越奥迹,他的复活与升天进入父的光荣。

在旧约中,云彩标志着天主临在于某个地方(出13:22)。路加运用这样的图像表达耶稣,这位失败者,被建筑者抛弃的废石,敌人希望他永远停留在死亡的阴影中,却被天主所接受,并被立为主。复活当天在坟墓那边也出现了两个穿白衣的人(路24:4)。按照圣经的象征意义,白色代表的是天主的世界。这两个穿白衣的人所说出的话就是天主对逾越奥迹的解释:耶稣,天主忠信的仆人,被人钉死,却受到了天主的光荣。他们的话语是真实的(两个人是可信的证人)。

最后:向天观看。如同厄里叟一样,宗徒们和路加时代的基督徒也在默想远去的主耶稣。他们的目光表达了对基督马上再来的希望。他们期待,在短时间的等待之后,天主会继续祂的工作。但是,来自天上的声音说:不是耶稣将要完成一切,而是你们。你们将要继续耶稣的工作,而且你们将有能力去做,因为你们与祂一起度过了四十天的时间(按照犹太人的语言,四十天的时间是为准备成为门徒的时间),而且也领受了圣神。

门徒们也如同厄里叟一样,看到老师被接去的图像表达了传递的含义。在路加时代,有些向天观看的基督徒,也就是说,他们把宗教看成了逃避,而不是付出努力改变人们生命的邀请。天主对这些人说:「不要向天上观看了。你们需要在地上见证信德的真诚。耶稣的确还要再来,但是对耶稣再来的希望不应成为你们面对问题的原因和借口。当主人来到时,发现那些醒着的仆人才是有福的(参路13:37)。

耶稣升到天上去了吗?当然。说耶稣升天了就是同样在说耶稣复活了,受到了光荣,进入了天主的光荣中。耶稣的身体确实被埋葬坟墓了,但天主没有让祂的身体腐朽,而是赐给了祂复活的身体,就如保禄所说的「属神的身体」(格前15:35-50) 。

复活后四十日升天并不是一个空间的转移,不是从橄榄山到天上的转换。耶稣死后随即就升天了,虽然门徒们开始理解并相信耶稣死后第三天复活,然后才升天。

路加的描述是要表达一种神学思想,而不是一段实时报导。在这段叙述中,路加想要告诉我们,耶稣是第一个经过将人类与天主隔离开的圣殿帐幔的人。耶稣向我们显示了,地上的一切事情:成功、灾祸、不义、痛苦、甚至荒唐的事情,比如羞辱的死亡,都在天主的计划之内。耶稣升天的意义就在这里。因此,我们就应明白门徒们满怀喜乐地看到耶稣升了天(路24:52)。

 

读经二(弗1:17-23)

保禄向天主为基督徒祈求智慧。不是人类智慧,而是一种智商,帮助我们理解教会的奥秘。他祈求天主照亮他们的眼睛和心灵,使他们能明白自己被召叫的是一个怎样伟大的希望。

读经一告诉基督徒不要忽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具体职务。读经二完成这个思想,劝告基督徒不要忘记自己的生命不是局限于这个世界,因为在投身于这个世界生活的建设时,同时是期待基督的再来,永久地与我们同在。

 

福音(谷16:15-20)

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些时刻是决定性的,这些过渡时刻非常微妙,在其中隐藏着未来。它们是危机时刻,有时是不确定的焦虑,内在的困惑和混乱,常常还有痛苦,如同每一个出生一样。

在教会的历史上也有一些是历史转变的时刻,但都不会像耶稣临在方式的改变所产生的影响那么大。耶稣复活前,他以肉体的方式临在于世界上,弟子们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一步步成长;在耶稣复活后,他继续临在于弟子们中间,但却是感官不能感觉到的,弟子们陷入孤独和犹豫,他们知道自己面对一个尚未完成的使命,它远远超出他们的力量。

如何继续师傅的工作呢?他们有能力这样奢望给世界带来一个新开始吗?很难想象他把如此重要的伟业交托给一群由加里肋亚的渔夫组成的普通人团体。

生命中重要的决定性时刻需要很大程度上的清晰。同样,耶稣由可感可触的临在过渡到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临在方式,也需要强光照耀我们去理解,所以福音书作者尝试以各种方式为我们说清楚。

今天给予我们的光明是来自马尔谷福音最后一部分。

场景以一个伟大辉煌的方式展开(15-16)复活的耶稣显现给十一位宗徒,向他们指出他们被召叫所担负的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传福音,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但不信的必被判罪」。

让我们惊讶的是福音需要向「万物」宣告,当然这首先指的是「每一个人」,但是也把目光和救恩扩展到了全宇宙;每一个受造物,事实上都被天主所钟爱(箴8:22-31)

由于罪恶,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常常不正确。

被无度的欲望和贪婪所推动,人常常不理解或者有意背叛天主的旨意,不是做世界的园丁和守护者,而是成为侵犯者和掠夺者。不是把科学技术与创造者的计划吻合,而是为了一时的利益轻率自主滥用。人们为了自己的喜欢操纵大自然,满足自己的私欲和疯狂。当人类这样做的时候就是在把万物返回到混沌。

因此,如保禄所意识到的,万物都在期待救恩,「凡受造之物都热切地等待天主子女的显扬,因为受造之物被屈伏在败坏的状态之下,并不是出于自愿,而是出于使它屈伏的那位的决意;但受造之物仍怀有希望,脱离败坏的控制,得享天主子女的光荣自由」(罗8:19-21)。

福音的宣告,推翻了人类自以为是宇宙绝对主宰的信念,让人类明白没有权力以自己的喜好操纵大自然,同时给人类指出一种新的关系,不只是人与人之间,同时包括环境,植物和动物之间的关系。

救恩或者定罪,取决于人对于福音信息和洗礼的接纳或者拒绝(16)。

教会,作为携带救恩的工具,不能有意的忽视。在天主圣言的宣告中,是基督自己在启示;在施行的圣事中,是基督通过可见而有效的象征传递他的生命。拒绝这些恩赐就是选择自己的丧失,这虽然不是永恒的定罪,却是愚蠢的选择,是自绝于天主的计划之外。

玛窦提醒我们复活的主告诉我们的最后几句话:「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28:20)耶稣留给我们的不是一张供纪念的照片,一个纪念碑,一个圣髑;他愿意时时刻刻与门徒们在一起,即使是感官无法感到的。

读经的第二部分(17-18),马尔谷列举复活的耶稣表达自己临在的五种记号:「因我的名驱逐魔鬼,说新语言,手拿毒蛇,甚或喝了什么致死的毒物,也决不受害;按手在病人身上,可使人痊愈」。

给我们强烈印象的是耶稣谈到许多特殊的奇迹,甚至是极其罕见而且难以确证,他承诺这些奇迹可能是为了担保福音的持续传播。

耶稣一向非常反对对展示奇迹的要求(路11:29-32),然而,公元二世纪末期,奇迹作为护教要素之一已经非常流行,包括今天我们也继承了这种思想,如果我们不认真注意,可能会误解这位复活主的话。

确实是,福音的宣讲一直由奇迹伴随,有时是非常特殊的,然而这不是证据。宣讲和福音信息的传递才是证据,这表明救恩在行动,尽管有无数的反对,天国一定会完满实现。宗徒们施行了很多奇迹,不是为了与法术和算命竞争,而是为了见证那位复活的主耶稣仍然继续在世上工作!

马尔谷列举的特殊奇迹,需要我们在圣经象征符号背景下阅读;还有一些其他图像已经由先知们用来预言默西亚时代和新世界的到来。比如依撒意亚先知的预言:「豺狼将与羔羊共处,虎豹将与小山羊同宿;牛犊和幼狮一同饲养,一个幼童即可带领它们母牛和母熊将一起牧放,它们的幼雏将一同伏卧;狮子将与牛一样吃草吃奶的婴儿将游戏于蝮蛇的洞口,断奶的幼童将伸手探入毒蛇的窝穴」(依11:6-8)。依撒意亚当然不是讲述大自然界野生动物本性的奇迹变化,而是宣告世界上斗争和敌意的结束。通过动物形象来肯定在天国将不存在仇恨,敌对,人与人之间的侵犯。

复活主的话语也需要在这个圣经语言背景下来理解。

「魔鬼」,代表影响人的一切死亡力量,以及促使人选择反对福音的力量。例如骄傲、对金钱的贪婪、仇恨、自私,这些魔鬼不是依靠驱魔术就能够祛除的,而是需要依靠基督话语的力量,和他给予我们的圣神的力量。福音的宣讲祛除这些魔鬼,是圣体圣事和其他圣事沟通神圣力量抵挡它们的攻击。如果今天这些死亡力量被控制,那就是复活的主仍然继续临在于世界的标志!

「新语言」,指的是一种神魂超拔现象,在初期教会非常普遍,并以不同的方式。今天这个奇迹仍然需要流行在教会:人类需要一种全新的语言;那些侮辱,傲慢,暴力的话语我们已经听了太多,我们需要爱的话语、需要宽恕、无偿和无条件付出的话语,基督的弟子们应该懂得宣讲这些话语。

「蛇和毒素」,在圣经中使用很多,代表人类和生命的敌人。很难简单确认它们到底代表什么,因为非常隐讳,有些死亡毒素也可以作为兴奋剂。义人被邀请不要害怕陷阱(咏91:13),基督徒也不应该害怕,耶稣给予的力量足以使他们百毒不侵:「看我已经授予你们权柄,使你们践踏在蛇蝎上,并能制伏仇敌的一切势力,没有什么能伤害你们」(路10:19)。

「治愈」,是耶稣自己也常常使用的奇迹。如果福音的宣讲能够奇迹地恢复生命,那就证明基督徒团体是神圣力量的携带者,有能力重新创造世界!

第19节,是今天节日主题的重点:「主耶稣给他们说了这些话以后,就被接升天,坐在天主圣父的右边」。

这是神学语言。天主,既没有左又没有右,在天堂里也不需要坐着。这些图像来自东方社会的宫廷生活,下属成员被证明对君王忠勇慷慨后,被召来到皇宫,面对宫廷显贵被赐予座位坐在君王的右边。圣咏中奉献给新王登基日的颂歌表现了这个场景:「上主对我主起誓说:你坐在我右边,等我使你的仇敌,变作你脚的踏板」(咏110:1)!

福音书作者在这里希望告诉我们,根据人的思维方式,耶稣失败了,但是天主却宣告他为「忠实的仆人」。不是重建以色列人民期待已久的地上王国,也不是靠刀剑屈服敌人,而是为天国揭幕,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和鲜血的忠勇,天主举扬了他(斐2:6-11),将他升天(弗4:8-9),把一切受造物归属于他管辖(格前15点27分)。引用默西亚登基的图像,新约作者们重复:天主「让他坐在自己的右边」(伯前3:18-22)。

马尔谷福音结尾句:「他们出去,到处宣讲,主与他们合作,并以奇迹相随,证实所传的道理」(20)这就是初期基督徒的见证,他们感觉到不是孤独的,主耶稣一直陪伴着他们,与他们在一起,施行救恩的奇迹!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