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上(连载4)

2023-03-15 14:09     阅读量:4115

在天上

 

这父亲的定位在“天上”。一方面,我被那些称呼爸爸的人之间的极度亲密所打动,但同时也被他们之间的距离所震撼。我料想就在这亲密和距离之间产生了宗教信仰。或许,其中一个有关我们信仰的美好事实是:不是人寻找天主,而是天主在主动寻找人。“天”是什么意思呢?“天”意味着天主的伟大,以及祂的全能。

 

祂是第一,祂是伟大,祂是那创造我们的那一位。“天”代表祂强大的力量、爱和美善。然而,让我们认真思考一下亚巴郎的天主靠近他所说的话:“我是全能的天主,你当在我面前行走,作个成全(无可指摘)的人”(创171)。继续往上看,往前走,要相信和怀抱希望,莫要放弃。天主是非常亲近的。

 

让我们也思考一下在西乃山启示自己的天主:“山上雷电交作,浓云密布,角声齐鸣”(出1916)。“此时西乃全山冒烟,因为上主在火中降到山上;冒出的烟像火窑的烟,全山猛烈震动。”(出1918)天主在光荣、闪电、烟雾和云雾中启示了自己,显示了自己骇人的威严;这是我们难以理解的事情。你必需,我必需,我们必需不带任何耻辱感地说“我们的天父(我们那在天上的父亲)”。我想起自己五六岁时,医生在我喉咙上做手术,要摘除我的扁桃体。那时候,他们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做了这个手术。医生给你看接下来你会吃到的冰淇淋,然后他们放一些东西到你嘴里使嘴巴保持张开,之后护士抱住你,令你无法合上嘴巴。医生再用一把剪刀剪掉你的一对扁导体。过了一会儿,他们会给你冰激凌,事情就这样了。

 

手术之后,我不能说话,因为太疼了,所以我父亲打了出租车回家去了。当我们到家之后,爸爸给出租车师傅付钱,我感到很吃惊:为什么爸爸要给这个人钱呢?在我能说话两天后,我问爸爸:“为什么你给那个开车的人钱呢?”他解释给我说那是出租车。我问他说:“等一下,难道那不是你的汽车吗?”大家看看,在那个时候,我认为城里所有的汽车都是我爸爸的!

 

这份对父亲教导和解释的童年经验回忆,尤其是当我们经验到痛苦时,使我们想起我们与天主的关系,祂的伟大,还有祂的亲密。天主是一位光荣的天主,但祂与你一起行走;当你需要时,祂甚至会给你冰激凌。

 

让我们重新审视“孤儿”这个观念。我有个朋友曾经对我说:“我对了解父亲是否存在这样的事情不感兴趣。如果谁有兴趣,肯定是他的问题”。另外一次,我问一位囚犯(当监狱成为我的堂区之后,他是我堂区的一员):“当你年轻时,为何要离家出走呢?”他对我说:“那是因为当我父亲在我身边时,我无法呼吸。”然而,当他们两个人发现他们的父亲快死的时候,他们回到了父亲的床边告别。或许这是现代版的路加福音第15章的比喻:我们回家,是因为我们饿了,而不是因为我们深知一位父亲在家里等待着我们。

 

是的,祂一直在那里为我们而等待着,并且“在天上”,祂是强有力的、伟大的、威严的(这是“在天上”所表达的意思),但祂亲近我们,并与我们一起散步。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