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赖上主的慈悲,不让怀疑蔓延,成为谦卑的仆人!

2023-02-23 18:19     阅读量:10787

信赖上主的慈悲,

不让怀疑蔓延,成为谦卑的仆人!

 

玛窦福音4:1-11

 

 

基督受试探的段落是一个神学性的经文。圣作者使用圣经语言和比喻,表达耶稣整个的生命是一个在他与诱惑者之间的戏剧性对抗。

耶稣最具戏剧性的诱惑是当他在十字架上,向父亲喊道:“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我?”(谷15:34)的时候。那些话语对那时不理解的人来说,必然听起来像是亵渎天主的,但事实上,耶稣正在用诵读圣咏22首来祈祷。正如透过他一生所做的一样,甚至在他内心极度痛苦期间也倾心聆听圣经。

耶稣对诱惑者的回答涉及了出谷纪中的三个事件:1,十六章中以色列子民抱怨缺少食物和天主赐予玛纳的礼物;2,十七章中因为缺水导致的抗议;3,三十二章中以金牛为代表的偶像崇拜。然而,耶稣使以色列人的历史得以重生。耶稣经受了同样的诱惑,并战胜了这些诱惑。

 

第一个诱惑:命令这些石头变成饼吧。

在旷野中,上主对梅瑟说:“看,我要从天上给你们降下食物,百姓要每天出去收敛当日所需要的;谁也不准将一些留到早晨。但他们没有听梅瑟的话;有些人把一些留到早晨,但都被虫子咬烂,发生臭味。”(出16:4,19-20)

这是教导人们控制贪欲的典型例子。天主想要从占有的狂热和积攒食物的欲望中拯救他们。天主并未取得成功,因为这个世界财富的诱惑力几乎是无法阻挡的。很难接受的是“每日食粮”能够使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生活所需。

耶稣受的诱惑是用他的能力为他自己变出“饼”。耶稣引用圣经作为回应:“人生活不但靠食物,而且也靠上主口中所发的一切言语生活”(申8:3)。

只有那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天主圣言关照下的人,才能够给予这真实世界正确的价值观。这世界的财富不能被轻视、破坏和慢待,也绝不能被视为偶像。它们都是短暂飞逝的受造物,而不是绝对的存在。

自私地把积累的财富都用于自己,却靠别人的劳动来生活;在豪华奢侈中挥霍的同时,其他人却缺乏生活必需品,都是受到邪恶者支配的行为。

 

第二个诱惑:“你自己从圣殿顶上跳下去”。甚至恶魔的提议也是基于圣经,诱惑者说:“经上记载”。

邪恶者以迷人的容颜显示自身,并摆出虔诚的姿态,使用同一个天主的话语——很可能是残缺和极其愚蠢的解读——为引人进入迷途。

邪恶者最终的目标不是要造成一些道德沦丧、脆弱和缺点嗜好,而是逐渐削弱人与天主的关系。当怀疑在人心思中蔓延,质疑上主未曾遵守许诺、忘记了自己的话语,没有确保他的保护,反而在至关重要的时刻放弃了那些信赖祂的人;这样,邪恶者的目标就实现了。

“要求证明”的需求是源于这种怀疑。在旷野中,以色列人由于口渴而筋疲力尽,从而屈服于这种诱惑,并大喊道:“上主是否在我们中间?”(出17:7)。这话激怒了天主:如果祂在我们这一边,如果祂真的以爱伴随我们,那就让祂借着赐予我们一个征兆,行一个奇迹,来彰显祂自己吧!以色列人向天主发出挑战,看天主是否真的爱以色列人。

甚至于耶稣也遇到了这种诱惑,只是耶稣没有让步。与以色列人不同的是,即使是在他生命最引人注目的时刻,耶稣也拒绝要求天父证明这份爱。我们每次屈服这种诱惑,都是因为我们为自己的益处而要求天主的征兆。

 

第三个诱惑:“你若俯伏朝拜我,我必把这一切交给你”。

这是权力和统治别人的诱惑。这是在受人服侍和服侍人,对抗和支持之间作抉择。人也能使用自己的能力和天赋去羞辱那些缺乏这些恩赐的人。那些有权力和财富的人,能服务极其穷困的人和弱势群体,却也能主宰他们。对权力的贪婪是如此势不可挡,甚至那些穷困之人也受到诱惑,去压制那些比他们更加脆弱的人。权威是天主的恩赐,是天主给团体的礼物,能够让任何人各司其职,并拥有成就感。相反,即使权力是以天主的名执行,也是邪恶的。在对人行使统治的地方,在人们努力击败别人的地方,在一些人于另一些人前被迫跪下或弯腰的地方,邪恶的逻辑就在那里运行。

耶稣并不缺乏出人头地的才能,也不缺乏攀登所有宗教和政治权力阶梯的才能。他是明智的、思路清晰的、勇敢的,并吸引群众。他肯定会成功的,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朝拜撒殚”——即是遵守这个世界的行为准则,去对抗,去求助于暴力和压迫,去与权贵结盟,使用他们的方式。耶稣却作出了相反的选择:他使自己成为一个仆人。

旷野中的以色列子民厌倦了他们的天主,去朝拜了一头金牛:物质的偶像,人手的作品。耶稣从未在任何偶像前低头哈腰。耶稣不受政治力量、金钱、使用武器、与世界上的伟人建立关系、成功和荣耀的提议所引诱和怂恿。耶稣总是仅仅听从天父的话语。那激发我们对权力饥渴,并邀请我们推崇个性文化的声音,是反反复复和阴险的。

福音的后一部分邀请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生活,使我们意识到:特殊待遇并不是天主提出的,而是诱惑者。为天主的子女来说,耶稣的天父仅仅展示的是谦卑服务兄弟姐妹。

Indebted to Fr. Armellini SCJ for textual analysis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