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查经练习:共有几个玛利亚(下集)

2023-11-23 12:30   曹雪女士  阅读量:6890

上集点击

(一)天主子耶稣的母亲玛利亚

https://www.wanyouzhenyuan.cn/index.php?m=news&a=content&id=41193

 

下集包括:

(二)玛利亚玛达肋纳

(三)伯大尼的玛利亚

(四)小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

(五)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

(六)为教会辛勤工作的玛利亚

 

 

(二)玛利亚玛达肋纳

 

我们在上集的序言里提到,玛利亚玛达肋内的名字在四部福音中共出现过12次。熟悉福音经文的读者一定可以说出三个关于玛利亚玛达肋纳的独特事迹:一个是按照路8:2和谷16:9记载,耶稣从她身上赶走了七个魔鬼,拯救了她;一个是耶稣被钉十字架时,玛利亚玛达肋纳和圣母玛利亚及其他妇女一起相伴在架下;最后一个,耶稣复活后第一个显示的人就是玛利亚玛达肋纳。福音经文中这三个关于玛利亚玛达肋纳的独特记载我们固然需要了解和记忆,从而学习她与耶稣之间的生命关系,她获得新生后从加里肋亚便追随耶稣直到十字架下,最后成为耶稣复活的第一见证人和喜讯的传报者,为此她不仅是耶稣的女门徒,也是教会的一位宗徒,甚至因她的传报而被称为“宗徒的宗徒。

 

但是在谈及圣玛利亚玛达肋纳时,我们还需要澄清两个重要问题:第一个,福音经文从来没有提到玛利亚玛达肋纳是妓女或者罪妇,这是读者常常会强加于她或者错读的地方,教会传统上许多关于她的画作也会给读者这样的误导,比如在提香、巴托洛米奥、卡拉瓦乔、拉图尔等的绘画中,玛利亚玛达肋纳都被画成长发露胸的红衣女子,暗示她的不光彩身份,并以“忏悔者玛利亚玛达肋纳”为他们的画作命名;爱尔兰天主教会主管的“抹大拉洗衣房”从1922年至1996年曾经以收留未婚母亲和问题女性为主要工作内容,却传出来虐待和奴役女性的丑闻,这些洗衣房早已关闭,当初名字的错误使用,都是因为那个时代学者们对福音的研读很有局限性,而产生了对玛利亚玛达肋纳身份的不明确,把她的名字与妓女、问题女人等联系起来,但福音经文从来对她没有这样的描绘。第二个要澄清的问题是玛利亚玛达肋纳与伯大尼的玛利亚是耶稣两个不同的女门徒,她们都是耶稣的倾慕者和跟随者,并用自己不同的女性方式表达了对耶稣的情感、信赖和挚爱,我们不能把两人简单粗暴地混为一谈。

 

 

a)玛利亚玛达肋纳名字的由来

 

和合本新约作者把玛利亚玛达肋纳出现的经文都写成是“抹大拉的玛利亚”,其实已经说明了她名字的来由,“抹大拉”或“玛达肋纳”不是姓氏,而是地名,Mary of Magdalene的意思为:由“抹大拉”或“玛达肋纳”来的玛利亚,可能因为耶稣身边有很多位玛利亚,为区别也为凸显“玛达肋纳”来的这位叫玛利亚的女门徒,而直接称呼她为玛利亚玛达肋纳。

 

根据资料,Magdalene“玛达肋纳”(抹大拉)在公元一世纪是一座位于加利肋亚湖西北岸的城镇,距离提庇黎雅城约5公里(若6:23),离葛法翁也不远。圣经学者们认为玛15:39提到的“耶稣带门徒们往玛加丹去”和谷8:10提到的“达玛奴达”,都是指“玛达肋纳”。Magdalane玛达肋纳地理位置优越,是一个良好的湖边城镇,农渔业发达,又因为该城市在南北走向的国际贸易大道上,其支线通往纳匝肋等村庄,在提庇黎雅城兴起之前,它无疑是加利肋亚西岸最繁华的城市,可能因此来自玛达肋纳的玛利亚跟其他一些妇女有财力支持耶稣的福传事业(路8:3)。另外玛达肋纳的地理位置也与耶稣在北部加里肋亚湖边福传行踪吻合,可能耶稣带门徒在这一带宣讲时治愈了玛利亚玛达肋纳。后期玛达肋纳城变为废墟,现在仍旧能在原址附近找到“玛达肋纳考古遗址”,“玛利亚玛达肋纳教堂”等景点。

 

 

b)玛利亚玛达肋纳被耶稣治愈

(路8:2;谷16:9)

 

本文起头就提到了福音读者对玛利亚玛达肋纳应该了解的三个独特事迹,我们来一一讲述。第一个就是她的被救和被治愈,按照路加福音的记载,玛利亚玛达肋纳曾经是一个被七个魔鬼附身的可怜女子,“以后,耶稣走遍各城各村讲道,宣传天主国的喜讯,同他在一起的有那十二门徒,还有几个曾附过恶魔或患病而得治好的妇女,有号称玛达肋纳的玛利亚,耶稣从她身上赶出了七个魔鬼;还有约安纳,即黑落德的家宰雇撒的妻子,又有苏撒纳;还有别的许多妇女,她们都用自己的财产资助他们。 (路 8:1-3)”

 

被魔鬼附身是怎样的一种悲惨状况,圣史在玛利亚玛达肋纳身上没有详述,但新约其它经文对此却有诸多记载,比如谷5:3-5说那个在革拉撒被魔鬼附身的人,人们曾经尝试用镣铐和铁链绑住他,但他却挣脱出去,他日夜在坟场和山野间流浪,没人能制服他,他经常用石头砸伤自己,发出吼叫,其状况悲惨至极,后来耶稣怜悯治愈了他,把他身上的魔鬼赶到猪群里。另外在宗16:16记载一个被魔鬼附身的女仆,她完全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和平安,她的主人只知道利用她的痛苦来占卜、赚钱,宗徒保禄以耶稣的名驱逐了她身上的魔鬼,虽因此与宗徒息拉遭受了斐理伯长官恶毒的棍刑,并被囚禁在监狱中,但附魔女子却获得了新生。四部福音和《宗》中所记载的驱魔事件,都显示了耶稣名字的威力,拯救了被折磨的卑微、贫苦之人,使他们从撒殚权下归向天主,正是保禄在阿格黎帕王前的有力见证,:开启他们的眼睛,使他们从黑暗转向光明,从撒殚的权下归向天主,使他们因信我而得罪赦,并分享圣者的产业。(宗26:18)

 

发生在玛利亚玛达肋纳身上的奇迹也是如此,“七个魔鬼”象征她曾经完全被魔鬼制服,现在在耶稣的命令下,她重获平安、宁静、充满活力的自由生命,也许玛利亚玛达肋纳花了很久才能彻底明白,到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怜悯有多深,恩典有多大,她不再像那些被魔鬼制服的人一样,到处飘荡、流浪,现在她可以从容地生活,她渴望更多地了解和认识这位有大能且性情和蔼可亲的拉比,她决定离开曾经生活过的玛达肋纳城,带上所有的积蓄,去跟随耶稣(路8:3)。

 

也许最初的理由是她害怕重新被魔鬼盯上,但渐渐地随着更多地参与耶稣团体的生活她发现,耶稣言谈举止所展现的慈悲、信赖、接纳、良善心谦,让她着迷和心动,这些正是她在犹太子民的信仰传承里所期待的默西亚身上的特质(依42:1-4)。玛利亚玛达肋纳这个曾经被魔鬼欺辱的女子,她相遇耶稣后找到了生命中真正的力量和重心,那就是坚定地跟随祂,一生一世不变。这个因主而重生的经验,如出死入生一般,正是约42:5所言:“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而她从心底爆发出跟随耶稣到底,永不变心的执着,让人想到外邦女子卢德对犹太婆婆纳敖米,更是对以色列天主的表达:“您在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您住哪里我就住哪里;您的家乡就是我的家乡;您的天主就是我的天主;您死在哪里,我就死在哪里并葬在哪里,除非死亡将我们分开。”(卢1:16-17)

 

玛利亚玛达肋纳愿意帮助耶稣和门徒们的福传工作,力所能及地照顾大家。她目睹和见证了耶稣在三年时间里的宣讲和奇迹,亲眼看到麻风病人、手臂枯干的病人得治愈,魔鬼给制服,也看到了雅依洛会堂长的女儿因耶稣的呼唤而起死回生。她也为纳因城寡妇擦干眼泪,一起庆祝她儿子的新生命。玛利亚玛达肋纳还听到了耶稣关于百合花和天空飞鸟的讲话,多次看到了耶稣独自祈祷的身影。耶稣对门徒们的教导和爱,敌对势力因嫉妒耶稣而来的恶意和排斥,玛利亚玛达肋纳都是其中的见证人。自从跟随耶稣后,她没有动摇和离开过,虽然有过犹豫和害怕,但耶稣的一切如此深地吸引着她,从前的生活有多么黑暗,现在洒在身上的阳光因跟随耶稣,就有多么灿烂。她选择默默地以爱和理解陪伴,直到十字架下,她和圣母玛利亚及其他几位妇女坚定地站在那里,以祈祷向天父献上泪水和心愿,与耶稣一起经历黑暗,等待黎明的第一道曙光。

 

 

c)十字架下的身影

(玛27:55-56;路23:49;若19:25)

 

四部福音都提到了玛利亚玛达肋纳是耶稣被钉十字架时站在附近的妇女之一,这就是我们在说到圣女玛利亚玛达肋纳需要记得的第二个事迹。玛27:55-56:“有许多妇女在那里从远处观望,她们从加里肋亚就跟随了耶稣为服事他。其中有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与载伯德儿子的母亲。” (玛 27:55-56;谷15:40-41)十字架下的人员在路加福音里没有出现妇女的名字,但是我们知道里面毫无疑问有玛利亚玛达肋纳。“那些相识耶稣的人,特别是从加里肋亚就跟随耶稣的妇女们,都远远地站着,看见了这一切。” (路 23:49)而圣史若望在19:25提到:“在耶稣的十字架旁,站着他的母亲和他母亲的姊妹,还有克罗帕的妻子玛利亚和玛利亚玛达肋纳。”

 

此时此刻耶稣的男性门徒们只有若望还留在圣母玛利亚及姊妹身边,我们听到耶稣将自己的母亲托付给爱徒若望,同时也是给教会一位母亲。玛利亚玛达肋纳在耶稣最悲痛无助,最需要她的时候,她没有找任何借口离开,而是以自己的祈祷和爱支持自己所爱的“老师”。但她的浓烈情感并没有因为耶稣的被害、死亡而停止,这恰恰就是歌8:7-8所言:死亡也不能阻隔爱,“请将我有如印玺,放在你的心上,有如印玺,放在你肩上,因为爱情猛如死亡,妒爱顽如阴府:它的焰是火焰,是上主的火焰。洪流不能熄灭爱情,江河不能将它冲去,如有人献出全副家产想购买爱情,必受人轻视。” (歌8:6-7)也如后来保禄在罗8:35-39所言,“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是灾难?是困苦?是迫害?是饥饿?是匮乏?是危险?是刀剑?我坚信,无论是死亡,是生命,是天使,是掌权者,是现在还是将来,或任何天上地下的宇宙力量,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玛利亚玛达肋纳对耶稣的爱一直是那般真挚与热烈,充满感恩与敬佩,但现在面对耶稣的苦难离世,她需要从一个全新的层面去认识耶稣,与他继续生命的奉献之旅。

 

 

d)不要拉住我不放(若20:1-18)

 

第三个关于玛利亚玛达肋纳需要记住的事迹,就是她是耶稣复活的第一位见证人,这与她对耶稣炙热的爱有关系,因为耶稣在犹太安息日前日被钉死后,遗体被安放在墓穴里,按照当时犹太人的丧葬礼节,更是出于对耶稣的不舍与留恋,玛利亚玛达肋纳和小雅各伯的母亲玛利亚及莎罗美前去墓穴里寻找耶稣的遗体,想用香膏、香料处理耶稣的尸体(玛28:1;谷16:1;路24:1-3;若20:1-2),防止腐烂,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她们没有看见耶稣的遗体,墓穴前的大石头也被人挪开了,于是玛利亚玛达肋纳将所发生的的事跑回去告诉了西满伯多禄和耶稣的爱徒若望,自己则留在坟墓外面哭泣。

 

若望福音记载了玛利亚玛达肋纳与复活耶稣相遇的情景,安息日过后的清晨,她去寻找耶稣的尸体,结果却遇着了活人。寻找曾经熟悉的身体,如今却仿佛失去了生机,这是极其痛苦的时刻,让我们想到雅3:1-2那位痛苦地寻找新郎的新娘:“夜间我躺在卧床上,寻觅我所爱的人。我寻觅,却找不到他;我要起身,走遍城区,穿越街市广场,寻觅我心爱的人。”其实教会也要这般寻找自己的新郎,复活的耶稣,因为没有耶稣,教会就没有生命力,如同宗徒若望在默3:2批评撒尔德教会所说的话:“人以为你活着,其实你是死了。”不寻找耶稣和没有耶稣的教会,就是生不如死的教会。

 

玛利亚玛达肋纳最开始没有认出来那个看似园丁的人就是耶稣,直到耶稣喊出了她的名字:“玛利亚”,而她也情不自禁地用希伯来语说出了耶稣的昵称:拉比尼,意思是老师。在圣经当中,呼喊名字十分重要,表达接纳、看见、选中和委以重任,比如对雅各伯、梅瑟、撒慕尔、玛尔大等人都是如此呼唤。玛利亚玛达肋纳在万般不舍与不解中所经历的情感黑暗,现在因为重新又遇见自己所全心敬爱的老师而爆发,她肯定又如从前一般,想用自己的手触摸耶稣的脚,以此表达谢意和惊喜,但是耶稣告诉她:“你别拉住我不放,因为我还没有升到父那里;你到我的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我升到我的父和你们的父那里去,升到我的天主和你们的天主那里去。”而玛利亚玛达肋纳就按照耶稣的吩咐,前去告诉门徒们说:“我见了主。”并报告了耶稣对她所说的那些话。 (若 20:17-18)

 

在这个相遇与传报中,我们看到玛利亚玛达肋纳信仰生命的飞跃与完成,从前她的追随充满了依赖和信赖,现在耶稣要她从一个崭新的层面体验了复活的真实,并派遣她去向疑惑不信的门徒们传报自己的复活。玛利亚玛达肋纳是复活的耶稣第一个显现的门徒,这位被耶稣拯救过的女子,再次由悲伤与永诀中被带出,这一次是朝向永恒复活的光辉。她看见了自己所爱的老师耶稣,身披霞光,如同身披铠甲的勇士,从死亡中走出,祂的生命再次撼动了她,也将撼动成千上万的生命。“古老的城门,抬高你的门楣;古老的城门,敞开你的门扉,让光荣的君王走进,这位光荣的君王是谁?”玛利亚玛达肋纳她们“又惊喜,又是害怕,赶快回到墓地,飞奔着把这消息告诉给耶稣的门徒们。”(玛28:8)

 

 

(三)伯大尼的玛利亚

 

伯大尼的玛利亚在四部福音中共出现了12次,我们可以从两个事迹来学习她的信德。一个就是路10:38-42所记载的伯大尼的玛利亚安静地坐在耶稣脚边,听祂讲道;另外一个是若12:1-11所记载伯大尼的玛利亚以昂贵的甘松香油倾倒在耶稣脚上,表达自己对耶稣受难赴死的回应,因为她听到且相信耶稣的话,尽管可能并不完全理解。伯大尼玛利亚的这两次举动都受到耶稣的称赞,可见伯大尼的玛利亚是一位尊重且看重耶稣话语的门徒,她因为重视且信赖耶稣的话语,而能够“听主言,入主心”,与耶稣同频同步,同心同德,成为门徒中一位距离耶稣圣心很近,且契合主旨的人。

 

a)坐在耶稣脚边听道的玛利亚

(路10:38-42)

 

根据若11:1-2,住在伯大尼的玛尔大、玛利亚和拉匝禄是兄妹三人,他们是耶稣的好朋友,耶稣很爱他们(若11:5)。伯大尼距离耶路撒冷约两公里(若11:18),耶稣每次带门徒们到耶路撒冷过节,之后都会去伯大尼看望兄妹三人,他们与耶稣之间爱的情感十分深厚,十分真纯且浓烈,尤其是伯大尼的玛利亚,她喜欢听耶稣说话,对耶稣的话语有格外的热爱,故事还得从有一次耶稣带门徒们去兄妹三人加做客说起。(若11:3-5;路10:38-42)

 

这次邀请可能是出于玛尔大,因为路10:38说“有个名叫玛尔大的女人接耶稣到家中”,于是接到了贵客的姐姐玛尔大开始忙着招待,因忙不过来,就向耶稣抱怨自己的妹妹玛利亚,因为玛利亚没有跟姐姐一起给大家准备饭菜,而是选择坐在耶稣的脚前,安静地听祂讲道。“主呀,你看我妹妹让我一个人忙着做事,请叫她来帮帮我吧!”(路10:40)玛尔大的不满情绪和烦躁状态在耶稣面前暴露无遗,耶稣没有直接批评她,而是亲切地两次呼唤她的名字,并提醒她每天为许多事操心忙碌,却错过了与自己真正相处的时间,耶稣称赞了玛尔大的妹妹伯大尼的玛利亚,因为她懂得接待耶稣的最好方式,那就是聆听和重视他的话语。“玛利亚选择了最好的一份,是不应该被夺去的”(路10:42)。伯大尼的玛利亚对耶稣的爱格外表现在聆听和信赖祂的话语上,值得我们效仿。

 

毫无疑问两位姐妹都是耶稣的挚友,她们都很爱耶稣,但玛尔大的抱怨里隐含着她的自以为是,她不知道当她以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服侍耶稣时,实际上却忽略了祂。我们是否劳顿为祂做很多事物性的工作,以至于我们没有时间与祂在一起?玛尔大不仅仅自己因忙绿而无心听圣言,还要把别人也拖下水,干扰他人对圣言的渴望,这是非常不理智的,所以耶稣带着爱意批评了玛尔大,表扬了玛利亚,也是为了提醒所有因忙于各样事务性工作而忽视圣言本身的仆人们,千万要牢记福音所教导的秩序,也是耶稣亲自建立的秩序:圣言第一,耶稣愿意人们在聆听他话语的过程中与他相遇,然后再起而去行动。用圣言之光指导行动,这是耶稣愿意我们呈现的信仰状态。“愿我的教诲如朝阳般闪耀,我必要将光明带到远方。”(德24:32)

 

 

b)为耶稣倾倒香油的玛利亚

(玛26:6-13;谷14:3-9;若12:1-11)

福音大量的经文细节向我们显示:耶稣的死亡是一颗友谊和爱情的试金石,更是一道考验门徒忠诚的门槛。当耶稣离开工作了三年的福传大本营加里利的葛法翁,带着门徒们走向耶路撒冷的十字架时,所有跟随他的人,包括家人亲属,门徒们,获救者,资助者,甚至敌对者法利塞人经师、撒杜塞和政治统治者,每个人都对耶稣的死,呈现了自己的态度,而回想三十三年前,当西默盎看见了婴孩耶稣后,曾对圣母玛利亚说过:“这孩子将使以色列百姓中,有人跌到,有人兴起,你的心灵将被一把利剑刺穿,也使许多人内心的隐秘显露出来。”(路2:35)

在面对耶稣的苦难及死亡时,人内心的隐秘显露出来。耶稣的绝大部分门徒采取的态度是逃避和拒绝,这导致他们离耶稣的情感和内心越来越远,直到最后竟然让忠贞和爱的情感,由背叛和出卖的冲动替代,每每细读此处经文,在十字架面前,以伯多禄不认主为代表的门徒们的失败,总是不禁令人唏嘘,扼腕长叹,同时也督促今天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反思人性的脆弱和信仰之旅的困境。面对耶稣的苦难和死亡,门徒们都跌倒和四散奔逃了。但是令我们颇感惊喜的是福音也记载了一位心与耶稣同步,信赖耶稣的话语,接受耶稣死亡的女门徒,她就是伯大尼的玛利亚。

按照若12:1-11记载,耶稣带门徒们来到伯大尼村庄,“有人为耶稣预备了晚宴,玛尔大招待,拉匝禄及其他客人与耶稣同席”,此时是在逾越节前六天,席间玛利亚将一瓶珍贵的甘松香油倾倒在耶稣脚上,玛利亚曾在耶稣脚前倾听主的话语,从而引起了姐姐玛尔大的抱怨。现在玛利亚的举动又引起了另外一位的抱怨——十二门徒之一的犹达斯,他指责玛利亚浪费钱财,没有顾惜穷人,这位犹达斯就是后来以三十个银币出卖耶稣的门徒。实际上犹达斯并不真的关心穷人,因为他掌管团体的钱袋,自然希望钱多益善,自己可以从中渔利(若12:6)。耶稣当众再次称赞了玛利亚的慷慨之举,指出玛利亚这是为他提前预备受难与葬礼。“随她吧,她留着这香油原是为葬我那天用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凡是福音所到的地方,人们都会提到她所做的,来纪念她。”(玛26:13)

按照拉比神学的观点,捐献是值得赞美的“正义之举”,而帮助别人安葬则是“慈善之举”,是更高一层的善工。在此耶稣对玛利亚的夸赞拥有了双层含义,一个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之爱,不应以钱财数目的多少来衡量,就像耶稣夸赞那个往献仪箱投入两个小钱的寡妇一样,这里耶稣夸赞的是玛利亚的爱心;一个是借玛利亚的傅油,耶稣再次向门徒们提示了自己的受难、死亡与复活。

玛利亚的这段傅油事件,与路7:36-50罪妇蒙赦有相似的地方,但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同一个人,行动细节也不一样,路加福音的罪妇蒙赦故事发生在加里肋亚,而不是伯大尼;时间不是在耶稣生命的最后一周,而是在前三年公开传教期间。罪妇没有倾倒香油的动作,只有“站在耶稣脚边痛哭,然后用头发擦干,再抹上香油”(路7:37-38),可见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件。另外在逾越节前六天伯大尼的玛利亚为耶稣傅油,这个事件玛窦福音、马尔谷福音和若望福音都有记载,细节略有不同,但其真实性不容怀疑。在教会历史上,有一段时间,把伯大尼的玛利亚、加里肋亚罪妇与玛利亚玛达肋亚三人当作一人,在同一天纪念庆祝。现在通过查经对比及学习教会可靠神学资料,我们知道这是三个不同的福音女子,她们各自以非常独特的方式回应耶稣的爱。

伯大尼的玛利亚在逾越节前的这个大胆而深情的“倾倒香液”举动,不仅温暖了耶稣的心,还从爱无价的角度提前给予耶稣之死一个胜利君王的庆祝。伯大尼的玛利亚,一位弱女子,能够不管结局得失,而慷慨地将自己的命运和耶稣的一切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思考她的信德与勇气。

第一,伯大尼的玛利亚爱的是耶稣本人,而不是一个成功的拉比。一个成功的老师,能为自己梦想的实现搭建媒介和阶梯,但耶稣不是玛利亚的阶梯或者媒介,他就是活生生的一位贴心朋友、老师和大能的救主。玛利亚倾倒的是昂贵的香液,更是她全部的信任和感恩。第二,从耶稣的行动和态度里,玛利亚知道耶稣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那么在还能够为耶稣做点“美事”的时候,她就不会停留在自己的忧伤里。与所爱的人同心同步,是一种爱的能力,是忘我挚爱的具体表达。第三,伯大尼的玛利亚深深地知道,“天主创造了我,我是因着天主而存在的。”(默4:11),那么渴慕并信任基督的话语,就是与基督保持生命连接必不可少的心灵条件。耶稣借助他的话语,进入到玛利亚的生命中,也将她纳入到自己的救恩里。耶稣曾经三次在门徒面前预言自己即将领受的苦难及死亡,但是门徒们各怀心腹事,不理解耶稣所言,也并不敬畏耶稣所言必要成真的事实。而玛利亚相信耶稣话语的真实性和真理性,所以她能够前行一步,与耶稣同在他的苦难中,也必将与祂同在复活的光辉中。

 

(四)小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

谷15:40-41;若19:25

(五)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宗12:12)

(六)为教会工作的玛利亚(罗16:6)

 

在本文最后一部分,我们把上面这三位玛利亚放在一起学习,新约经文中关于她们的事迹所载甚少,然而她们的信德闪光之处却不容忽略。本文第四个玛利亚,是小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她是耶稣母亲玛利亚的姊妹,所以小雅各伯被称为“主的兄弟”(谷6:3)。在耶稣十字架下的人员中,我们也看到了这位雅各伯和若瑟母亲——玛利亚的身影,玛27:56特别提到她的名字:“在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在不远处陪伴、祈祷的妇女中,还有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

 

若19:25提到这位玛利亚就是耶稣门徒克罗帕的妻子,而克罗帕也是耶稣复活后所显现的厄玛乌两个门徒之一(路24:18),复活的耶稣给他们解释经文应验在他身上的含义:默西亚必须先受苦,然后进入祂的光荣(路24:26-27)。可见玛利亚与克罗帕夫妻两个,及两个儿子小雅各伯及若瑟,他们都是环绕在耶稣左右的成员,当然同宗徒们及圣母玛利亚一起。这不仅因为他们与耶稣有血缘亲属关系,更因为他们是耶稣圣言的聆听者与响应者,后期他们成为耶京初期教会的重要成员。

 

小雅各伯及若瑟的母亲玛利亚,她从最初就全力支持自己的两个儿子去追随耶稣,她自己也选择离开原来熟悉的生活环境,积极地在耶稣的福传小组中,以服侍和陪伴表达自己对耶稣的爱。玛利亚的两个儿子,其中的小雅各伯还是十二门徒和宗徒之一,后期成为耶稣撒冷教会主教,并为主在该城致命。格前15:7保禄说复活的耶稣向小雅各伯显示自己;根据传统,新约中的《雅各伯书》归在他的名下。

 

我们要向这位玛利亚学习她对自己子女信德的培育及慷慨奉献,同时学习这位玛利亚陪伴耶稣到十字架下所作出的牺牲,她也是耶稣复活的首批见证人。她们都曾经见到了天使,并听到天使说:不要在死人中间找活人,他已经复活了。“她们从墓地回来,把这一切告诉了十一门徒和其余的人。”“传播福音者的脚步多么美丽”(玛28:1;谷16:1;路24:5-10;罗10:15)。

 

 

本文所述的第五个玛利亚,是圣史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依据宗12:12;当时伯多禄在监狱中被天使拯救,重获自由后伯多禄就去了“若望又叫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的家里,好些人正聚在那里祈祷”,我们看到这位玛利亚将自己的家奉献给宗徒们,使她和马尔谷的家成为耶路撒冷教会聚会的场所,这也向我们呈现了初期教会家庭教会的特征,宗16:14-15及16:40所记载的里狄雅,一位来自提雅提辣卖紫布的希腊贵妇,她皈依了基督信仰后,也将自己在斐理伯的家奉献给宗徒们聚会使用,所以斐理伯教会的诞生与发展,都与里狄雅奉献自己的家作为聚会之地有关系。不仅如此,宗徒若望在默2:18-29中写信给提雅提辣的教会,因为提雅提辣是里狄雅的家乡,我们可以设想她对那里教会的建设也有一份默默的奉献。

 

这样我们回来看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她以自己的家作为耶京教会聚会点,其奉献性质是一样的,类似的奉献还有在格林多和厄弗所,跟随宗徒保禄为主工作的阿桂拉、普黎史拉夫妻,他们也献出自己的家在厄弗所接待宗徒们及信友,当时圣经专家阿颇罗来到厄弗所福传,夫妻俩就热情地把阿颇罗接到自己家中招待,“并把天主之道更详细地解释给他听”,之后他们还积极联络,为阿颇罗到格林多去宣讲耶稣复活的喜讯打开通道,使阿颇罗能够顺畅地到达格林多,“在公开的辩论中,阿颇罗有力地驳倒了犹太人,用圣经证明耶稣就是默西亚”(宗19:26-28)。

 

保禄在自己的书信中曾经提及阿桂拉、普黎史拉这对夫妻之家所形成的家庭教会,并提到了一位为教会辛勤工作的玛利亚,也可以当做是本文所承诺要学习的六位玛利亚中的第六位,对于最后这位玛利亚我们了解得更加有限,不过她可以作为初期教会为福音传播倾情奉献的信德典范。“请问候普黎史拉和阿桂拉,在基督耶稣内工作的伙伴。他们都曾为救我而冒过生命危险,我和外邦人的教会都得感激他俩。也请问候在他们家中聚会的教会朋友。请问候为你们辛勤工作的玛利亚。” (罗 16:3-6)

 

行文至此,我们在本文上集序言中所提及的六位玛利亚全部到齐,她们分别是耶稣的母亲童贞玛利亚、玛利亚玛达肋纳、伯大尼的玛利亚、小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马尔谷的母亲玛利亚和为教会辛勤工作的玛利亚。她们都是以全部生命回应耶稣之爱的信德楷模;在天主的生命册上,她们的名字熠熠生辉,她们的事迹永远长存。

 

关于初期教会家庭教会的事迹,必须要提及的还有在哥罗森城市里生活的费肋孟及其妻子和儿子,保禄夸奖这一家人的话语,我们也可以用来夸奖所有玛利亚及所有初期教会的福传人、见证者和奉献者:“当我在祈祷中念起你时,我从不停止感谢我的天主,因为我听说了你对主和所有圣徒的爱心和信心。我祈祷,你因信仰而做的善事将使人能领会到:我们的一切善工皆为基督而作。(费 1:4-6)

(全文完)

 

 

 

参考书籍:

《新约圣经入门》;

《天道人语》;

《圣经地名词典》;

《圣经中的女性》;

《路加福音诠释》;

《若望福音及书信诠释》;

《马尔谷福音诠释》;

(最后三本为辅仁神学丛书

El perfume del Evangelio:

Jesús se encuentra con las mujeres

by Nuria Calduch-Benages

西班牙圣言会出版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