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和希望的话语:宣讲天主圣三,与圣三共进退!

2024-05-25 21:20   意鸣子  阅读量:3392

喜乐和希望的话语:宣讲天主圣三,与圣三共进退!

 

祝各位主日天喜乐!

我们今天庆祝的天主圣三节,在很晚的时候,才被导入礼仪日历;那时是在14世纪,这个节日不属于五旬节主日所结束的复活期。

 

建立天主圣三主日,是为了帮助我们反思信仰的核心真理,以及与天主亲密生活中的深奥奥秘。天主并非单一的个体,而是三个位格因爱而共融其中。我们可能从来没有想过有这样的一个天主:耶稣是圣子,祂给我们讲论圣父,圣神向我们启示这个奥秘,祂不是给我们表达一个无法解释的迷团,而是给我们带来一个喜讯:就是圣父如此爱了我们,祂把自己的圣神和生命赐给我们。

 

如果我们只有出自土的生物性生命,如同所有生物一样生活, 我们就会归于灰土,但是,具有无限大爱的天父,祂把自己的生命,就是永远的生命,赐给了我们;祂把我们从尘土中包裹起来,把祂的生命赐给了我们,就是在天主圣三永远的共融中,赐给我们永生。这就是伟大的讯息:福音。

 

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教给我们的每一个动作就是划十字; 他们教导我们要因父,及子,及圣神,表明我们的信仰。希腊文中,用来指代十字圣号中圣父的词汇是'sfraguís 其含义是秘密。这个词也被用来表示:奴仆属于自己的主人,羊属于自己的牧者,士兵属于自己的长官。凡划此十字圣号的人,就是以'sfraguís, 一词,表明自己属于天主的世界,就是基督启示给我们的天主的世界,天主圣三的世界。

 

没有出现在圣经中“天主圣三”一词是从何而来的呢?首先使用这词的是教父。那被称作戴尔都良(Tertullian),生活在第二和第三世纪的教父。我们信仰上的第一世系兄弟,他并不认识这个词。戴尔都良(Tertullian)不想发明一个新的真理;他只是开始反思,新约圣经是如何谈论天主的。在福音中,当耶稣讲论天主的时候,耶稣常把天主称作“圣父”。在耶稣的口中,圣父一词出现了184次。除了耶稣以外,只有一次,那就是斐理伯用圣父一词讲论天主。他最后晚餐的时候问耶稣说:“把父显示给我们, 为我们就足够了。”耶稣回答说:“看到我的人,已看到了父。”因此,看到圣子耶稣,就是看到天主。耶稣说:“我和圣父原是一体;除了圣子以外,没有人认为父”在圣经中“认识”一词,意味着祂与天父之间,因生命和爱,深度亲密共融。我们也是儿子,但是,若望在若望福音的序言说:祂是天主的独生子,祂自起初就与天主同在,我们记得,致斐理伯人书中,有一处记载说:我们中的一个,耶稣,祂具有天主性。天主子。

 

我们想要更好理解圣父与圣子耶稣之间的关系,就需要对这些表述进行解释。此外,也需要解释福音中不断被提到的圣神。让我们回忆一下:施洗者谈 到,那要来的那位,不是以水施洗,而是以圣神施洗。耶稣经常许下这圣神的恩典,就是天主的生命。耶稣在加尔瓦略山上,当祂结束自己在这个世上承行的使命时,以最后一息,赐下圣神。然后,我们记得,在复活主日,祂在楼房里,把圣神赐给门徒。

 

戴尔都良时代的基督徒想要知道这个圣神,至高者的德能是谁,圣路加福音曾经提到至高者的德能,就是那庇荫生了耶稣基督的玛利亚的那一位。那触动耶稣一生的圣神是谁,圣父,圣子,圣神之间,存有怎样爱的关系?这些都是第二世纪末的教会,他们试图回答的问题。他们没有试图在天主的圣言中添加任何新的内容,他们只是想要理解,并帮助信友理解圣经中蕴含的真理,并开始用哲学化的语言,解释为他们可及的的真理。那时候,他们为了解释圣父,圣子,圣神之间爱的联系,就引入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词,因为这词就在我们的信经中:“圣三 …… 祂是圣父所生,而非圣父所造,与圣父同性同体 ……”

 

我们想很好的理解圣父,圣子,圣神之间爱的关系,但是,我们怎能假装理解天主的奥秘?我们常用我们贫乏的言语,对此奥秘,喋喋不休。今天,我们受邀去反思,因天父赐给我们恩典感到欢喜。祂给我们介绍了天主圣三爱的联系。若望一书第三章的开端所说的话,很是感人:“请看,天父赐给我们何等的爱情,使我们被称作天主的儿女,我们真是如此。”“我们是天主的儿女,但是,我们将会怎样,并没有启示给我们; 但是,我们有关系,当它启示了,我们就要相似祂,因为我们要看到祂的真相。”我们很快就会听到的福音告诉我们:逾越节结束的时候的启示,圣父藉着独生子,纳匝肋人耶稣带给世界的爱。让我们来听:

 

“十一人往加里肋亚去,来到耶稣给他们指定的山。”

 

“十一门徒”就是圣史玛窦向我们介绍的初基督徒团体。让我们来看,这写的是谁:是写给那些因他们的救主,纳匝肋人耶稣感到吃惊的人,这是一个受到伤害的团体,因为他们中的一个,已经转身离开,做了别的决定,认为耶稣是一个梦想家,一个对宗教传统和人民生活带来危险的异教徒:这就是他把耶稣交给宗教当局的原因。

 

福音没有说犹大背叛了耶稣,而是说他交出了救主。福音从来没有用过prodídomi (背叛)一词,常用'paradídomi'(交出)他为什么这样做?为了钱?不。有更深的原因。犹大不容自己被耶稣的话,耶稣的福音改变,他更喜欢经师的传统,他相信法利赛人的教义,法利赛人把天主说成立法者,复仇的天主;他们不接受纳匝肋人耶稣表达的,令人欢喜的天主的新面容,耶稣说:天主接纳所有人,义人和罪人,爱所有人。犹大把耶稣当作一个颠覆者,把祂交给宗教当局。十一人的团体,因此而受创,因此,他们因自己的软弱,感到羞愧,他们对此十分明白。

 

耶稣在公开生活中,数次把他们称作“小信德的人”,“心硬的人”不能理解并接受福音。接着,耶稣被逮捕的时候,他们都逃走了,伯多禄,只有他是勇敢的,试图跟着救主,看看事情会如何收场。当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就否认了祂;他曾发誓:自己不认识祂。圣史玛窦用了一个很重的动词:他说:在某个时刻,他开始诅咒('anathematizei,'),他诅咒说:他不认识耶稣,他和耶稣没有关系。

 

门徒们都是这样,玛窦把他们称作“门徒”而非“宗徒”因为他想要邀请我们来看看我们教会的首个团体,不是由完美的人所组成,而是软弱的人,脆弱的人,小信德的人,充满矛盾的人,不确定的人,心存疑问的人。这正是耶稣所爱的教会。

 

教会就是这样形成的:一个稍许相信,仍然存疑的门徒团体。我们就是这十一人中的一个, 今天,玛窦想要让我们听到复活之主的临别赠言。门徒们往 加里肋亚去,因为在逾越节,复活之主对那些去过坟墓的玛达肋纳和妇女们:告诉我的兄弟去加里肋亚,他们要在那里见到我。他们为什么要去加里肋亚呢?路加和若望告诉我们:在复活主日,门徒们见到复活之主;他们已经见过祂,祂为什么要去加里肋亚见祂呢?是的,他们知道,祂是生活的,但是,他们不知道,这对复活的救主而言,有什么意义,他们还没有被融入巴斯卦的经验,他们还没有明白,现在,他们生活中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如果耶稣的生命在坟墓中终结,那些门徒就会感到无尽的痛苦,因为他们会看到自己失去了自己最爱,自己最钦佩的人,他们会看到,在他们心中的全部梦想都消失不见了;他们想要保留永存的记忆;他们会存有一个有关耶稣的美好记忆,但是,最终,他们要回归到平淡的生活。

 

如果耶稣复活,如果人们认为:祂是一个失败者,天主反而光荣祂,那么,祂的全部提议都是正确的。然后,门徒们的生活,就会变得更复杂,因为他们必须使自己与祂完全协调。他们不得不追随祂,因为他们渴望成功,想要成为伟人,想要成为主人,变得富有。

 

现在,他们必须承认,祂曾说过“你们中间最大的,就应该变得微小,要如同祂一样,成为所有人的仆人,穷人”这是完全正确的。他们必须再次离开;他们需要回到加里肋亚。现在,玛窦对我们发言,他告诉我们:我们必须随同那十一个,已经知道基督已经复活的人,去见复活的基督。但是,他们必须看到祂,理解祂复活的真相所暗示的事物。我们如同他们一样,受邀去到加里肋亚,我们全部历史开始的地方,想要明白,耶稣一生对人提出的建议。祂邀请我们偕同那十一人一起上山,因为只有上了圣山,我们才能睁开我们的眼睛。不是别的山,而是耶稣指定的山,这山是哪座山呢?

我们知道,在圣经中,提到某个上山的人,比如梅瑟,就意味着,要与天主相会,他进入天主的世界,离开平地,人们遵循自己的标准,这些都是世俗的逻辑;有必要上山,与复活之主相遇。

 

那么,耶稣邀请我们登上哪座山呢?如果我们打开玛窦福音,我们就会看到,耶稣三次领着自己的门徒上山。这不是物质上的山,而是给他们介绍天主的思想。

 

第一次上山,就是真福八端的山。耶稣想要我们上加里肋亚山,因为祂想要我们受复活节的启迪,聆听祂谈论真福。祂所说的真福,与平地上的人所说的完全不同。平原上的人,他们说:那些使自己变得富足,喜受生活,只想着自己,不想着别人的人是有福的。复活节以后,人们听到的,耶稣所言的真福,完全不同。那些在生活中体现出祂所宣讲的真福八端的人,天主必要光荣他们。因此,那些属于得胜者的真福八端,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之人的真福八端。天主给了他理由。

 

我们必须登上的第二座山就是显容之山:这就是改变。我们知道什么是变形:毛毛虫是丑陋的,毫无吸引力,但是,它注定要变成一只迷人的胡蝶。耶稣以奴仆的身份出现,现在,我们知道祂去了何方,祂成了上主。祂的制服原是仆人的围裙。这是属于平原之人的逻辑所不能理解的。但是,在逾越节,我们看到祂穿着王室的服装。睁开眼,你就会看到,如果你上到显容的山。你就会看到,一个如同祂一样,成为仆人的人,哪里是他的结局;他成了仆人,有权得到光荣。你们必须如同祂一样,走到最后的地步,就是成了仆人。

 

第三座山,就是耶稣擘饼的山; 这是最难登上的山,因为耶稣在这里教导我们说:世俗的一切,都不是我们;他们是天主的,因此,我们不能囤积它们。天主能把恩典赐给祂的儿女;没有人能把它们囤积起来,想要囤积货物,永远生活,不,这是很疯狂的事。当你有了你需要的东西,余下的,就属于你的兄弟姐妹,因为你不会永远留在这里,留在这个世界,你必须给别人留出空间,为此,你不能囤积那不属于你的东西;它们属于天主。这就是分享。

 

复活之主想要门徒往加里肋亚去,登上这三座山,登上这三座山,并不容易,因为祂要让我们看到,那些按照耶稣提议生活的人,他们的生活变得有意义。祂是正确的。现在,让我们来听,那十一人(就是我们)怎样做的:“他们一看到祂,就朝拜祂,但是,他们仍然心存疑惑。”

 

我们如何才能与这十一人达成一致?他们看到复活之主的时候,就俯伏在地,他们的心,却不是如此。他们的心中,起了疑问和迟疑,但是,他们既然看到祂,怎能疑惑呢?在此处用的动词是“朝拜”祂。这意味着:他们承认:天主临现在耶稣内;他们朝拜祂。这意味着:他们承认:耶稣就是出自天主的圣言,但是,朝拜并非仅限于此,这意味着要坚守耶稣提出的生活建议。你有证据,以此证明在你面前的复活之主,就是那得胜者。那么,他们的疑惑从何而来?他们并不怀疑耶稣复活,祂是生活的,他们怀疑的是另一件事:即使你选择相信,坚守基督和祂的福音,这个问题,仍然会回到你的脑海中,这些问题,紧随其后,回到你的脑海中:我在生活中所做的选择是正确的吗?这就是我们心存迟疑的经验,我们心存迟疑,并不是怀疑天主是否存在;我们怀疑的是别的:如果我追随基督,我是赚得生命,还是失掉性命;祂要求我们捐弃,所有的一切告诉我们:祂是正确,但是,当我不喜欢,那些登山之人给我的教导时,那时候,我会后悔吗?我没有想过自己,没有只想着自己,我会因此感到后悔吗?留在这座山上,继续如同耶稣给我们展现的那样生活,还是回到平原之人那里,如同微小的人那样,按照理性生活。

 

复活之主,对我们的犹豫,迟疑,不确定,脆弱并不感到惊讶。相反,祂表明,祂完全相信我们,因为祂向我们托付了使命,让我们来听:

 

“耶稣走近他们,对他们说:天上和地上的全权都给了我。”

 

“祂走向他们”也许我们认为:当我们犹豫不决,是否接受祂的生命建议,我们心存怀疑,怀疑追随祂,一直到底,是否值得,祂就是会离开我们。如果我们犹豫不决,耶稣决不放弃我们,祂考虑到了我们的犹豫不决,事实上,祂从来没有离开,祂更接近了那十一人,也就 是我们。把自己的权柄给了我们。祂说:“天上和地上的全权都赐给了我。”那是什么权柄呢?当我们听到权能的时候,我们立刻就会想到强加,下达命令,必须服从,受到服事。不。这是撒殚给耶稣的权柄,伯多禄本要拥有这样的权柄,但是,耶稣总是拒绝他。天主只有一个权能,就是去爱和服务的权能,耶稣从圣父那里,完全领受了这个权能,就是在祂身上体现出来的,圣神的德能,圣神感到祂,使祂舍掉了生命。耶稣在逾越节,赐给我们,祂的门徒,这个圣神,这个德能,能使我们克服一切邪恶势力。我们在这圣神的鼓舞下,就能完成祂现在托付给我们的使命。让我们来听,祂告诉我们做了什么:

 

“因此,去,使万邦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施洗,教导他们我吩咐你们的一切。”

 

复活之主托付给我们的使命,可以用四个动词来概括。第一个动词:“去”门徒们必须出发,他不能等待别人去找他,他必须出发。在旧约中,一提到救赎来到万邦,就是在说:所有人都要出发,去到耶路撒冷,听上主的圣言。让我们记得,在依撒意亚先知书第60章提到的那次隆重游行:依撒意亚先知书第60章说:“耶路撒冷,列邦的财富都要到妳这晨来:成群结对的骆驼,舍巴,厄法,米德扬的独峰蛇要到你这里来。他们要带来他们的全部财富;海岛的居民,都要来向妳进贡,世上的众王都要事奉妳。

 

耶稣说:你们,门徒,必须出发和,与这些人相遇,使他们因我为世人所受的苦难而感动,你们必须去,给他们带去使所有人成为天主儿女的福音。

 

第二个动词:“使万邦成为门徒”基督的门徒。属于拉比的门徒是谁呢?他们和自己的师傅住在一起,学习他们的教义,吸收他们的生活方式。为使所有人得到救赎,就必须把他们带到基督跟前,因为他们必须向祂学习。他们必须由那在三座山上之人的陪同,那在三座山上之人想着天主,他们使自己的思想与天主的思想,与纳匝肋人耶稣的思想相似。“门徒”一词,出自拉丁动词:dísere 意思是:去学习。耶稣想要所有人都成祂的门徒。当所有人接受耶稣藉着自己的福音提出的全部生活建议时,这个世界定会得救 。

 

第三个动词 :“施洗”。接受福音,皈依基督的人,藉着圣洗圣事,受到欢迎,加入门徒的团体,沉浸在天主的生命中,沉浸在圣父,圣子,圣神之间,爱的关系中。事实上,只有我们感觉到,我们正处于一种爱的关系中,这样,我们才能证明,我们与天主圣三共融,按照天主圣三的肖像所造。

 

第四个动词:教导他们遵守我吩咐你们的一切。这不是在教导他们教义,而是引导他们,使他们进入新生命中,就是天主儿女的生命,就是定会照亮我们的,基督的生命,

所有人都必须进入这个生命。

 

复活之主托付给我们的使命,极其苛刻:我们感到虚弱,有些犹豫,是自然,但是,让我们开始。复活之主,对我们的困难和困惑,不感到了惊讶,而是给我们许诺。让我们来听:

 

“看,我与你们同在,直到今世的终结。”

 

在旧约中的,天主托付给某人一个艰难使命的时候,人常会试图逃避,主说:“不要害怕,因为我必与你们同在。梅瑟,天主派遣他去埃及解救百姓,梅瑟怕惧法郎:主对他说:“我要与你同在。”领导百姓进入福地的若苏厄,上主对他说:“我怎样与梅瑟同在,我也怎样与你同在。”同样,耶肋米亚蒙召时,他试图狡辩,他对上主说:“我身体不好,不能说话,我说话结巴,而且年轻。”天主对他说:“不要说,你还是年轻的,我要与你同在。”还有,天使对玛利亚说:“欢喜吧,蒙受天主宠爱者,上主与妳同在;妳要完美履行,妳蒙召完成的使命。”

 

我们也一样,蒙召承行一个重要的使命:完成基督改变世界的救赎工程。我们要去把救赎的圣言,传遍世界,就是我们迟疑,困惑和不确定开始的地方,因为我们问过自己,我们能用我的一生,为我宣讲的福音作证吗?还有,如果我邀请人们上山,聆听纳匝肋人耶稣的真福八端,那些寻求别的真福的人,会不会嘲笑我?也许有可能,甚至还有可能,他们不仅不听我的话,甚至嘲笑我;世上的邪恶势力,是不是过于强大?我是谁,怎能承行这项使命?我们也听说过:许多堂区司铎邀请如此众多的人,成为要理讲员,或帮助他完成牧职,他们都感到害怕;他们说:他们没有准备好,因为人们都不听,所以说了也没用。如果只有我们一人,我们的犹豫,我们的不确定,都是正当的。但是复活之主,祂给我们保证:“我整天与你们同在,直到天主为人类所作的计划,完全实现。”如果是我,我决不害怕。祂藉着自己福音的圣言,圣体圣事的圣体,在我身边。

 

我祝你们大家主日喜乐,一周愉快。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