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还算不算讲道?

2022-02-03 10:32   公教会礼仪发凡  阅读量:3834

​讲道还算不算讲道?

摘要

作者就其深厚的宣讲经验,深信宣讲者与其所讲的道,关系至为密切。除非宣讲者认识基督,他才能从基督的眼中认识自己。要认识基督,必须从福音开始。讲道包括了福音事件的宣讲、征兆的引述、生活实现的指示。福音记载基督的事件,是讲道无穷的宝藏。作者反问:讲道不宣讲主的福音,还算不算讲道?这是一篇所有宣讲者都应一读的文章。

**********

 教会对讲道重要性的指示是简单、清晰和肯定的。

梵二《礼仪宪章》有如下的训示:讲道是礼仪的一部份,极应推重,藉以遵照礼仪年的进展,从圣经中发挥信德的奥迹和基督化的生活原则;正因为这是信友汲取真正基督精神的首要泉源,所以牧灵者在其牧灵活动中,必须以适当的教育方法,用心去追求。

讲道首要从圣经及礼仪的泉源中取材,因为讲道就是传报天主在救恩史中的奇妙化工,也就是基督的奥迹,祂常临在、活动于我们中间,尤其在举行礼仪时。

牧者可以由圣经开始,以圣言接触人的生活、与人遇合。换言之,以某一点启示阐释人的境况;牧者也可以由人的生活开始,突出人的问题,寻求圣言的烛照。不管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基督总是我们的接触点,祇因人生的最终意义就是为了要参与基督的生命,达致祂圆满年龄的岁月。

经上这样说:「人若不信他,又怎样呼号他呢?从未听到他,又怎能信他呢?没有宣讲者,又怎能听到呢?若没有奉派遣,人又怎能去宣讲呢?……所以信仰是出于报道,报道是出于基督的命令。」仔细咀嚼罗马书第10章这段文字,似乎宣讲者与他所宣讲的道,关系至为密切。他寻道,本为道所寻;他传生命之道,竟成了生活的道。除非宣讲者认识基督,他才能在基督的眼中认识自己,就如伯多禄在转过身来的主的眼中看到自己,凄惨的哭了起来一样。除非宣讲者在基督的眼中认识自己,他不能成为生活的道,因为他传的道不具血肉。

以路加福音为例,在耶稣开始传教时,圣史便已把祂安排在成为贫穷、受迫、沮丧、囚犯、残疾人救星的讲道中。祂对一切受苦的人都额外关怀,并视同为自己的苦痛。寡妇的独子、会堂长的独生女儿、患癫痫症的独子,都是祇有路加才有这独特身份的强调,因为耶稣自己也是独子。被捕时仍从容治好大司祭仆人被削的耳;往刑场时不顾自己的痛苦,转面劝导耶路撒冷的妇女;与囚徒同被钉,且容许凶犯与祂同进天国乐园;每一个例子都显示我们的主的爱是无微不至、无孔不入的。宣讲者要成为一位体察人艰苦的牧者,必须先要认识基督,且从基督的眼中认识世界。

所以认识基督,自然该从圣经,特别是从福音开始。为了避免陷入祇见树木不见树林及祇见树林不见树木的两极危险,忠实的宣道必须在注意事件的独特时、空意义之际,不能忘记整体救恩史的特性。基督在一段人类历史中的言、行,固然具有当时的社会性,且在载于文字后,关乎语文的文体性,但它同时也超越了历史,伸延至今。正如祂在被交付的那一夜所行、所说的:「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的,你们应这样行,为记念我。」「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次喝,为纪念我。」其中不祇是教会所钦定及教导的一端信理与它的价值,也同时整合了从古至今、从诺厄、亚巴郎、梅瑟及先知甚至宗徒时代盟约的传承,除非我们也这样做,在其中体验它的意义,否则这一切于我何干?我们能得到些甚么?

这样看来,讲道不但要宣讲基督言、行所系的事件,不但要宣讲从古伸延至今、宏观的救恩史的意义,也要具备生活的阐释。伯多禄在五旬节的宣讲是个极佳的例子,它包括了事件的宣讲,征兆的引述,生活实现的指示。

传统的讲道常被人讥为:「不够、凑够、神仙打救」,因为其中确有些宣讲者否定问题,抹杀感受,把一切无限上纲的归于圣神。但今日的许多宣讲者可能受了当代科学、社会思想急剧进展的影响,却又在讲道中作了极大程度「非神化」的转向,强调及高估了表象兴趣而忽略了圣言,从经验开始而以感受结束,以一己的思维取代受众心灵的内室行动,轻慢了基督事件,把经文置于被动及边缘的地位。一位祇能协助宣讲者滔滔不绝谈论个人经验和感受,却不能带领他与他的受众进入并指示出圣言所在的,是怎样的神?是善神?是恶神?

基督事件的宣讲并非只把福音所载的文字,一句接连一句的覆述一遍;而征兆的引述亦非指东拉西扯,从旧约、新经中乱找章节作注释。没有成功的宣道是不经深入的反省和祈祷的。如果那引领我们说话的是主所赐予的圣神,祂必会先引领我们进入内室反省、祈祷,把祂由主所领受的,传告给我们,这样我们才能以基督事件,阐释人的境况。

基督的一生确实是讲道的无穷宝藏,凡不以此为基础,所有的建筑都是枉然。不以基督的言行来烛照人生,宣讲者难道该用自己的意识形态,或者别的甚么典籍?祂自己就已清楚的谴责过:「你们查考经典,认为其中有永生,正是这些经典为我作证;但你们不愿意到我这里来,为获得生命。」宣讲者如果以为要服务世界便不宜开口、闭口的讲耶稣,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孤独、彷徨、冰冷、偏狭、自满、暴戾、欠缺信心的世界,需要的正是基督。

马尔谷福音所描述的基督是寂寞、承受苦痛、不为人所接纳者的写照,因为连属于祂的人;亲属、乡党、门徒都说他疯了;祇有魔鬼认出祂的身份,但遭到祂的弃绝,因为魔鬼祇着意「光荣」的一面。山园祈祷是一幕悲剧,不是因为祂即将面对死亡,更是因为祂为祂所挚爱的人以深思熟虑的计划出卖;要祂死的人不是误入歧途的局外人,而是蒙受了救恩的民族领袖:司祭长、经师和长老。福音的高峰在于耶稣断气时的大喊一声,百夫长说:「这人真是天主子。」默西亚的奥秘才为开启。

的确,人最大的痛苦并不祇是那肉体上的折磨,而是心灵的孤独和被拒。基督轻看了短暂的光荣、表面的成就,毅然承担责任、接受考验,也就成了痛苦、黑暗世界的曙光。芸芸众生中,祂央求了你、我与祂站在一起,而且使我们在别人的痛苦中看到了祂的临在;祇有这样,我们的信仰、工作,才能使人成长。我们与祂同死,将必与祂同活;我们与祂同苦,将必与祂同乐。在这样的前提下,每一段章节都能成为精采的讲道题材,而这些资料可说是诉说不尽。

玛窦福音所描述的基督是与我们同在的天主。不祇在我们强壮时,更在我们软弱时,正因为与祂同在,沉重的担子和坚硬的轭,也就变得轻松和柔软。跟随基督的重要性,使我们立刻抛弃一切;神贫的人、为义而受迫害的人、饥渴慕义的人、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与主同在。能呼求、能行奇迹算不得甚么,重要的是与祂常在一起;因此,在天国的婚筵中有三类宾客,葡萄园主有两个儿子,迎接新郎的有十位童女,君王左右有「山羊」和「绵羊」,但属于主的是那些最终仍与祂在一起的人。今日的人,要他捐献还算容易,要他坚持也不太难,但人的仁慈和坚忍,若非与主同在,到底算得甚么?祇不过是一份施舍和自负而已。明乎此,宣讲者更应抚心自问,讲道不宣讲主的福音,讲道还算不算讲道?

到了若望福音,一份与主同在的选择更成了信仰的挑战,是我们每人、每日都须面对的抉择。在法律的裁决、基督徒应守的法则外,「我」对信仰的态度是怎样的?不管你是那胎生的瞎子、瞎子的父母、或是会堂里的法利塞人,你有你必须回答的一份。那信的,不受审判;那不信的,已受了审判。审判就在于此:光明来到了世界,世人却爱黑暗甚于光明。那个在犯罪时被捉住的妇人留了下来,其他也都应该悔改的人,却从老至幼都溜走了;犹达斯应赶快去做的事有两件:背弃而掉进黑暗,或回归而重获新生,但他却选择了黑暗。正因如此,若望福音中耶稣在面对苦难时,清楚显示了这是祂自由的抉择。祂在被捕时说:「我是,放这些人走」;祂是自己背着十字架到「髑髅」地方被钉的;垂死时,只低下了头,说声「完成了」,便交付出祂的神。宣讲者是怎样选择他的讲道题材的?基督在其中占有怎样的位置?这一切都反映出宣讲者的信仰生活,我们是否除了「西泽」,再没有君王了?

愿所有宣讲的牧者都熟读、热爱、宣讲福音,为道所导,成为生活的道。

本文作者:杨鸣章  摘自《神思》 第廿五期 一九九五年五月 32-36页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