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纳总主教在伦敦出庭作证:圣座是诈欺的受害者

2024-07-10 09:19   梵蒂冈新闻网  阅读量:2713

(梵蒂冈新闻网)在伦敦斯隆大道房产交易案上,圣座是「严重诈欺的受害者」。圣座副国务卿佩纳总主教7月8日在伦敦高等法院出庭作证时,三度重申这句话。当天,佩纳总主教最后一次以证人身份出庭,这起民事诉讼将继续下去,直到7月18日为止。

相较于前两次庭审,7月8日的气氛相当紧张,有时剑拔弩张,特别是在金融家明乔内(Raffaele Mincione)的辩护律师萨梅克(Charles Samek)询问的时候。明乔内于2023年12月由梵蒂冈法院一审判决有罪,他于四年前在英国提告,主要的意图是证明他与圣座国务院交涉时秉持了「善意」。

种种指控

然而,8日开庭了一个半小时后,才提到明乔内的名字。如同在7月5日和6日的庭审那样,律师萨梅克的提问大多涉及与中间商托尔奇(Gianluigi Torzi)的交易,尤其是圣座支付1500万欧元重新买回财产掌控权的事。

在庭审结束之际,萨梅克列出了20条相反于圣座立场的立论,佩纳总主教断然予以拒绝:「我不接受你们的任何一个结论。」其中一个立论是,副国务卿在提及伦敦房产生意的备忘录中,可能向教宗提供了片面、前后不一的讯息。

呈给教宗的备忘录

副国务卿早已在上周四7月4日回答过这个问题,而且圣座国务院的辩护人在刚开庭时提交的一份文件中,就已经阐明这一点。这是2019年5月2日的一份「笔记」,当时履新才7个月的佩纳总主教向教宗重组伦敦交易案的来龙去脉。再者是向托尔奇付款的问题,在中间商施压的情况下,付款证明上写了中间商其实没提供过的服务。

佩纳总主教在庭上表示,托尔奇威胁要再次出售房产。举例来说,在交易要进入最后阶段的前一周,托尔奇拿著一份「小册子」来到圣座国务院办公室,「公开表明他有意卖掉这栋建筑物」。

过失与谎言

副国务卿说:「托尔奇先生只想为所欲为。」他拿著「有投票权的一千股」肆意妄为。这一千股是通过《股权购买协议》买下的,签约时有两名圣座国务院职员在场。那是2018年11月,时任行政办公室负责人佩拉斯卡(Alberto Perlasca)蒙席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签字,事后经由自称是「我们律师」的斯奎拉切(Nicola Squillace)的担保,佩纳总主教才批准了这份协议。谈到斯奎拉切,总主教说:「他对我说了一个不朽的谎言。」斯奎拉切在梵蒂冈一审被判有罪。

然而,托尔奇「自从收到那份原由与事实不符的付款证明」后,「基本上就没再联络,或很少联络」圣座国务院。副国务卿强调,这是他的一贯作派。佩纳总主教回忆道,此前几个月,这名中间商「在我的办公室里」把行政办公室职员蒂拉巴西(Fabrizio Tirabassi)踢出Gutt基金的董事会,此前蒂拉巴西是圣座在Gutt基金的唯一代表。后来,蒂拉巴西被梵蒂冈法院一审判决有罪。

与托尔奇的交涉

律师萨梅奇认为,圣座与托尔奇之间存在著协议。他说:「你们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与一个疑似诈欺的人谈判。」这里指的是付给托尔奇的1500万欧元,最初以为只要花一两百万就能跟中间商断绝关系。

此外,梅萨克认为,藉著2018年11月在伦敦签订的框架协议,所有与明乔内和他的公司的关系就已经结束了。因此,律师问到,托尔奇和他的当事人哪里来的「同谋」可言呢?在多个要点中,副国务卿坚持了一个特别凸显明乔内与托尔奇关系的重点,也就是在大楼的管理权转让给托尔奇后,明乔内的妻子继续使用这栋大楼里的办公室做生意,而且没付任何租金。

与卡尔利诺蒙席的对话纪录

原告律师坚持要把中间商与时任副国务卿秘书卡尔利诺(Mauro Carlino)蒙席的对话纪录投射在法庭的屏幕上,并花了大约15分钟的时间念读。卡尔利诺蒙席是在梵蒂冈诉讼程序的10名被告人当中,唯一一个无罪获释的。

对萨梅克来说,这些WhatsApp信息展现出副国务卿的秘书「与托尔奇有联系,为的是开出不实的付款证明」。事实恰好相反,佩纳总主教指出,托尔奇不断固执己见的回答,明显证实了梵蒂冈法官们所判定的「勒索」。

中间商的工作

佩纳总主教继续表示,「我什么都没有同意。这是他陈述事情的版本。」「我们拒绝了那份付款证明,以及托尔奇声称为我们做的工作。因此,我明确告诉我的团队,我的信件不是付款证明。我没有撒谎。」

总主教强调,关于500万元汇款,他给瑞信银行的理由是「我们合同所有义务最终、全部且彻底的结清」。但是,这封寄给瑞信银行的电子邮件的附件,写的却是其它名义,包括托尔奇为其他城市房产提供的服务。

副国务卿的角色

佩纳总主教澄清说:「我当然为我做的事负责,但我有一支团队」负责分发那些已经讨论好、而且获批准的文件。他略带讽刺地说:「是啦!是我时常亲自去寄发传真。」

这名律师似乎没考虑到在梵蒂冈内的工作程序。为此,佩纳总主教多次提到他的角色的重要性及其重责大任。「我并不负责行政办公室,没义务去管每一份复印件、每一份文件。我管的是每一项工作的大事和责任。」

问与答

英国的审理程序与欧洲大陆体系的有所不同。因此,佩纳总主教在回答时,有时候得从头讲起,才能向庭上勾勒出事情的「背景」。明乔内的律师则多次打断总主教的发言,说:「这不是发表演说的场合。」「您离题了。」律师甚至连文件中的不同称谓都要抗议,例如:「圣父」和「陛下」。

法官则要求这名律师提问应当简短切题,不要反复问证人那些已经回答过的案情,或是证人根本不知道的事。比方说,2014年在卢森堡支付给明乔内公司的关联企业、可变动资本投资公司(Sicav)的2亿元。佩纳总主教简洁扼要地回答说:「我当时人不在梵蒂冈。我还在莫桑比克过著幸福快乐的日子呢。」

链接网址:www.vaticannews.cn

订阅电邮新闻:http://www.vaticannews.cn/zh/newsletter-registration.html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