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向论:人为什么要信仰?

2023-05-23 10:20   @彻疏明  阅读量:3546

人为什么要信仰?也许你能给出一大堆答案。从不同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都有十分合理的回答。比如从人的心理上,也许你会说,信仰可以在这个破碎的世界中带给人精神依靠和安慰,让人在生活的苦难中保持希望。如果从社会的角度,也许你会说,信仰总是劝人向善,它能从法律之外控制人们的行为,对社会的稳定与和谐大有裨益。我们还能从文化、艺术、民族主义、认同感,甚至科学、zhengzhi等几乎所有角度给出正面的回应。不过,这些角度都无外乎从社会学、行为学或心理学的视角出发,也就是说,这些都是站在“人”的视角回答信仰问题。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是否能够跳出“人类”的视角,来看看哲学的回答又是什么样的呢?——换句话说,哲学研究自然、意识、社会一切形而上的关系,因此,如果我们站在哲学的高度去看待这个问题,我们甚至能跳开一切人类和社会的好处,而从“人之所以为人”给出最本质的回答——人为什么要信仰。

这篇文章我们关于信仰哲学将引入一个概念:终向论(Teleology)。

什么叫终向论?Teleology这个词的词根来源于希腊语Telos,意为“目的”或“结束”。根据《大英百科全书》的词条解释,“终向论”或称“目的论”是指通过研究事物的某种目的、目标或功能对此事物进行解释。传统上,终向论也被描述为事物的“最终目的性”。

最早系统性建立终向论概念的是亚里士多德,他认为,对任何事物的完整解释必须考虑其最终原因,以及其效果、材料和形式原因(后两者分别指事物的构成物质和形态或形式)。例子参见下图。

亚里士多德的目的论:如何理解一座存在神庙

这样说也许太术语,举个例子,最简单的是从理解工艺制品开始:一件衣服的出现是为了遮盖身体,无论是为了保暖还是遮羞还是装饰,衣服的最终目的就是遮盖身体;一辆车的出现是为了运输,无论是运输人还是其他物件;一块钟的出现是为了计时(我们讨论的是钟的终向目的,而非附加目的,你也可以说钟的附加目的是装饰,但这并非它的终向目的);而到自然界的生命体就复杂得多。——“终向论”,或“目的论”给出的观点是:除非我们理解事物存在的目的,我们就不能完全理解它们。

这并不是出于一厢情愿的想象,而是建立在系统性逻辑上的自然哲学。在对“终向论”进行思考后,圣托马斯·阿奎那认为终向论是无处不在的,自然界基本上是目的论的。也就是说,他认为每件事和每一个过程都有一个终极原因——一个终点或目标(telos)。在我们自己的行为中找出最终原因似乎很容易:比如买面包的目的是我饿了想吃它。

但是,我们真的能把这样的“最终原因”适用于一切自然事物吗?怀疑者也许会说,像石头这样简单无生命的东西有目标吗?

阿奎那认为,是的,终向论是普适的,一切事物都有一种指向性,甚至在自然界中无生命的事物也是如此。比如植物有趋光性和繁殖的目的,而一块石头抗拒被打碎,万物之间有万有引力,火柴有发热的趋向。然而圣托马斯解释,这里的模式是:并不是说因为火柴自己意识到自己有发热的需求,而是像火柴这样的事物作为火柴,受造而成就有发热的趋向,——这就是火柴的最终目的(goal/telos)。这也就是说,在自然界就算是无生命的事物也符合终向论,因为终向论无关事物本身是否“意识到行动”,而是它们行动的一种自然的、稳定的趋向和趋向的终点

我们的眼睛受造是为了看,我们的牙齿受造是为了嚼食物,这就是为什么牙齿是用人体最坚硬的材料制成的,即它们的材料原因,这也是为什么牙齿长成这样,即它们的形式原因,——这也是为什么用牙齿去开啤酒瓶并不是个好主意,因为它们不是为此受造的。

这种说法是非常可靠的,因为在后来的现代科学中,这样的“趋向”又被称为“规律”或“定律”。我们知道我们所处的世界并不是一个混乱的世界,万物的运作并乱七八糟的,而是遵循某种规律。就算在混沌系统、复杂系统、或量子力学中,对象的本质和运动也必然地遵循某些规律,这也属于“终向论”的范畴。——现代科学的存在也以此为前提。因为科学旨在探索实在之物中可被理解的一切,因此哪怕在乍看起来混沌和随机的地方,科学也能向我们展示出其中动态有序的规则和体系化模式。

阐明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意志发现的是一个存在可理解的秩序的宇宙,而非一个随机而混乱的宇宙。——就像宇宙大爆炸理论、生物演化论或量子物理学,这些都是人类智力可以理解的宇宙规律(趋向)。这意味着什么?托马斯辩称,这些秩序最终必须来自一个智慧的本源(起因)——他称之为“天主(God)”,即一切事物的最终原因及最终目的。

圣托马斯·阿奎那:宇宙规律的起因与终向 (Aquinas101)

而知道了这一点有什么用?别急,我们由此可以引出更进一步的重要结论:如果事物都有一种自然的趋向或倾向(也可称为事物所遵循的规律),那么当它们最完美地做到自己被指向去做的事情时,它们作为所存在的自己就是最完美的。比如你的眼睛瞎掉就不好,要能看东西才好;又比如时钟表被用来计时就是最完美的,你只有想要知道时间的时候,才会打开手机里的“时钟”程序。因此,这种“终向论”也告诉我们:一个事物成为“好”的关键。

如果要展开讨论自然科学和终向论,将会是巨幅,因此我们在这里打住。基于目前上述的对终向论概念的描述,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人为什么要信仰?

根据据亚里士多德和托马斯主义自然哲学的观点,造成一个事物的效果原因、材料原因和形式原因都是为其最终原因而服务的,最终原因影响的是一个事物的本质特性。所以,当我们回到人类身上,我们会发现,人类拥有感官能力(认识具象的能力)和灵魂能力(认识抽象以及表达情感的能力),而高级的灵魂能力将人类和动物区分开,这就是理智和意志(Intellect and Will)。理智是我们理解真理、判断真理和进行推理的能力;意志是我们选择和意向的基础。理智和意志一起,是人类最独特、最优秀、最高贵的特质。而根据圣经的启示,人类的优秀和高贵来自于天主的形象,这就是《创世纪》中所启示的“天主按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

以上所说的是造成“人类”这种事物的效果原因、材料原因和形式原因,那么,这些特质所服务的最终原因,也就是人类受造的终向目的是什么呢?——这就是本文的重点:圣经中所启示的最终原因。《哥罗森书》对此有所提及“在天上和在地上的一切,可见的与不可见的,或是上座者,或是宰制者,或是率领者,或是掌权者,都是在他内受造的:一切都是借着他,并且是为了他而受造的。(Col 1:16)”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所有种类的人类和天使都是为了天主的第二位格圣子而受造的,而受造的方式就是文中所说“一切都是借着他”——天主的圣言,即《创世纪》中所描述的天主通过“发言、说话”的方式而创造宇宙。

因此结论在这里就得出了:人类受造的终向目的就是天主他自己,一切造成人类的效果原因、材料原因和形式原因都是为此服务的。我们可以合理思考,我们的理智是为了让我们辨别和认识真理——基督,我们的意志是为了让我们有能力选择善的一方。

既然天主本身就是人类受造而存在的终向目的,那么我们开头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人为什么要信仰一位真天主?——因为我们就是为此而受造的。

那么人不信仰天主可不可以?当然是可以的,就像前面说的,“终向论”只是给出事物自然的趋向——以及事物成为“好”的关键,并不是说事物必须要这么做。比如一根火柴当然可以永远不被划亮,而是躺在抽屉里直到过期作废;一棵树当然可以不生长不结果,它有这样的趋势但它不是必须这么做。

那么问题来了:你要做一根发热的火柴,一颗结果的树,还是选择躺在抽屉里,或是永不结果呢?两者都是完全可行的,因为我们所被赋予的“理智”和“意志”给了我们选择的自由。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保留一切版权,转载或二次上传需取得授权并署名,禁止商用。

 

学术参考与引用:

St. Thomas Aquinas (1485), Summa Theologiae, I, qq. 79, 93,  Second and Revised Edition, 1920, Literally translated by Fathers of the English Dominican Province, Online ©️2017

Britannica: Teleology, Written and fact-checked by The Editors of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Last Updated: Apr 10, 2023

Fr Dominic Legge, O.P. (2019), Teleology, posted on Aquinas101.com

Fr Thomas Davenport, O.P. (2021), Does University Have a Purpose?,  posted on Aquinas101.com

Fr Gregory Pine, O.P. (2019), Powers of the Soul: A First Look,  posted on Aquinas101.com

 

【如果您觉得本文有用,请分享给更多的人,因为每个人的想法都很重要。更多神学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圣托马斯如是说”】

 

审阅:万有真原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