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隐藏奥秘的喜乐(天主圣三主日)

2024-05-24 08:30   意鸣子  阅读量:2348

天主圣三主日 

发现隐藏奥秘的喜乐

 

​不是只有基督徒才相信天主,但是我们的信仰特别之处在于我们相信唯一的天主中,存在父性、子性和爱的施予。我们称之为「三位一体」的奥秘,这是一个抽象名词,不是圣经词汇,可能有些言不达意。

​犹大人拒绝这个称呼,他们在每天的早晚祈祷中宣认:「上主是唯一的」(申6:4-5);回教徒也不接受,他们的祈祷是:「真主阿拉是伟大的,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我们说「奥秘」,意思不是晦涩、无法理解,甚至与理性相反;而是意指「唯一天主无穷丰富的生命」,超越人类的任何理解能力,祂逐步发展地向人类启示,为了把人类带向完美的喜乐。

​探讨这个无法探测的奥秘对人类是可能的吗?生活在耶稣时代的一位智者说:「世上的事,我们还难以测度;目前的事,我们还得费力追求;那么,天上的事谁还能探究﹖」(智9:16)。

为了认识天主的奥秘,回教徒在可兰经中用了九十九个名字称呼阿拉,第一百个保留给无法言传,因为人不可能完全了解天主。犹太人在民族得救发展的历史中发现天主,对此历史世世代代默想、重写、重读,最后结集成书为圣经。对于基督徒,这本书揭示了天主是耶稣基督。他是「被长矛打开的书」,是圣子,从十字架上启示天主是父亲和爱的施予者、是生命、是圣神。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样的信息,让我们重复以下的话:

「天主,请开启我的理性和心灵,进入您爱的生命。”

 

读经一    (申4:32-34;39-40) 

​这段读经虽然是以梅瑟的名字流传后世的,但是真实作者其实是公元前六世纪生活在巴比伦的一位匿名人士。他和一些以色列的智者意识到应该为民族所处的奴隶环境担负起责任,人民已经与罪恶妥协了,灰心沮丧、没有勇气,他们迫切需要听到安慰和希望的话语。

​先知面对流放的人民,邀请他们回想过去,不要忘记天主救助他们出离埃及的伟大事迹,并且与其他民族的神祇对那些民族所作所为做个对比。结论很明显:全世界没有任何其他民族,像天主对待以色列这样,介入如此多的力量帮助祂的人民获得解放;没有任何其他神祇像天主这样与亚巴郎、圣祖和梅瑟谈话;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其他神祇向天主这样为拯救祂的人民行如此多的奇迹。(32-34)

​其他民族的神祇停留在遥远的天空,对地上发生的事情不感兴趣;居住在高高的神殿里,等待他的信徒来奉献和服侍;而以色列的天主投身于自己人民的历史。圣咏作者也赞叹:「他必会垂目下视,观看上天和下地」(咏113:6)。

​如果被流放巴比伦的以色列人信靠这位关注人间沧桑的天主,他们就不会泄气,天主肯定仍然会介入,像以往一样来解放他们。

​天主是「朋友和保护者」,这是先知曾经邀请流放在美索不达米亚的以色列人民牢记的;同样也适合于今天我们每一个人,在生活的各种环境中意识到天主的陪伴,感觉到天主为我们的成功高兴,为我们的忧伤和失望而担心。谁相信这样的一位天主,在生活中就不会失去勇气;即使犯了错误,因为知道天主会理解我们,会向我们指出补救的方法。

​人会犯过错,但是以色列人一直相信天主的慈爱和温柔,祂会拯救他们,这种信仰鼓励和培养了以色列的信心,以及对天主法律如生命的认识和接纳。因此信件结尾劝告说:「你应遵守他的法令和诫命,就是我今日所训示与你的,好使你和你的后代子孙得享幸福」(40)。

​这段经文为以色列人民所信仰的这位天主的本性,勾画了最初的轮廓;祂也是基督徒相信的天主。这位天主不喜欢孤独,祂寻找对话,祂向祂的人们讲话,对人民的事情感兴趣,愿意与人们在一起。祂帮助祂的人民逃出埃及奴隶环境,为了「与人民生活在一起」(出29:46)。以色列人民在逃出埃及的行程中,聚会帐篷是天主临在的圣事标志,即使后来他们变得不忠诚,被流放到巴比伦,天主仍然通过先知厄则克耳继续承诺:「我居住在他们之间,直到永远」(则43:7)。这位天主如同一位堕入情网的恋人,没有办法不关心、不思念爱人,即使对方背叛了祂。

​天主痴爱人类,并且愿意与人类同住的高峰表现是「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我们见了他的光荣」(若1:14)。今天同样「哪里有两、三个人因祂的名字聚集在一起,祂就在他们中间」(玛18:19-20)。

​先知劝告流放巴比伦的人们,相信天主就在他们身边,但是他仍然只是非常肤浅的认识,他没有想到天主是如此希望与人类在一起,甚至有一天亲自来到人们中间,「道成肉身」为了让祂的人民用眼睛看到祂、用手触摸祂、用耳朵听到祂,成为人类的客人、同餐共饮。这样一位与人如此靠近的天主,一位与人同在同生活的天主,只有基督徒相信。

 

读经二       (罗8:14-17)

​保禄用感人的话语描述了领受洗礼后基督徒的状况:不再是简单的受造物,不再是隶属于主人的奴隶,而是儿子,因为从天主那里获得了天主自己的生命。

​天主不只是在人类中间盖屋居住,而且投身于人类的现实生活中,如伯多禄对团体说的:「藉着自己的光荣和德能,将最大和宝贵的恩许赏给了我们,为使我们藉着这些恩许,在逃脱世界上所有败坏的贪欲之后,能成为有分于天主性体的人」(伯后1:4)。

​这种分享是来于圣神的能力,是祂在人的内心深处促生无以言传的喜乐,让人向天主高呼:「阿爸,父亲啊!」(15)

​到此,宗徒感觉到需要为独生子的子性和我们的子性之间的区别做出界定。所以他采用了「继子」这个词汇。这个概念不是来自以色列文化,而是流行在希腊和罗马文化中,「继子」享受自然家庭的一切权利,包括继承家庭遗产。以同样的方式,甚至更加真实,保禄澄清:人被过继进入天主的家庭,享受充分的子女权利,分享财产和天主独生子的福气。

​面对这份爱的恩赐,如果还有人害怕天主,那就太荒谬了、太不可理解了。若望告诉我们:「在爱内没有恐惧,反之,圆满的爱把恐惧驱逐于外,因为恐惧内含着惩罚;那恐惧的,在爱内还没有圆满。我们应该爱,因为天主先爱了我们」(若一4:18-19)。这就是三位一体的奥秘,不是冠冕堂皇的话语,而是生活和喜乐的投入。那些相信一位远离人类,与人类没有关系的神祇的宗教,与基督徒信仰的圣父、圣子、圣神三位一体天主是不兼容的。

 

福音  (玛28:16-20)

​在初期教会,授予洗礼是以耶稣基督的名字。伯多禄在圣神降临那天,劝告人们忏悔,并且「以耶稣基督的名字受洗,好赦免你们的罪过」(宗2:38)。只是在后些时候,才以三位一体之名授予洗礼,也就是今天所读的经文中给予我们的模式。玛窦把这话放在耶稣口中,其实这是公元一世纪后半叶在教会团体中开始普遍实践的礼仪模式。

​今天读经的背景是加里肋亚山(16)。山,在圣经语汇中,常常指天主显现的地方。把复活的耶稣的显现与「山」联系起来,玛窦意指只有那些亲自经验过耶稣,吸收了他的宣讲信息的人,才有能力实践他托付的使命。

​在读经的第二部分(18-20)介绍使命的内容:宗徒们被授予向万民施教、授洗、教导遵守耶稣给予的法律。

​过去他们已经接受了耶稣的派遣去宣讲天国,但是有局限的:「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黎雅人的城,你们不要进;你们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了的羊那里去」(玛10:5-6)。但耶稣复活后,他们实践使命的范围扩大了,成为普世性。

​当耶稣离开纳匝肋后,在葛法翁定居,福音之光开始从加里肋亚照耀。沉没于黑暗中的人民看到了一道浩光,禁锢于阴暗死亡之地的人们在光中站立起来(玛4:16)。现在这光明要照耀普世,如先知所预告的那样,以色列要成为「万民之光」(依42:6)。

​在决定性的时刻,耶稣隆重宣告自己的权威。天主圣父派遣他带来救恩的信息,授予他天上和地下的一切权柄。天地,在圣经词汇中指一切受造物(创1:1)。因此,宇宙中没有任何事物逃脱来自圣父给予基督的统治。

​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庆祝今天的节日,纪念神圣「三位一体」的奥秘。

 ​我们不是在呼求一个抽象称呼,或宣告一个冷冰冰的口号,而是用心灵向这位把祂自己的生命赐予我们的天主歌唱。我们的命运曾经是死亡,「但是天主的恩赐是永恒的生命」」(罗6:23)。因此,喜乐从心底爆发,欢呼从口中涌出:「请看父赐给我们何等的爱情,使我们得称为天主的子女,而且我们也真是如此。世界所以不认识我们,是因为不认识父。可爱的诸位,现在我们是天主的子女,但我们将来如何,还没有显明;可是我们知道:一显明了,我们必要相似他,因为我们要看见他实在怎样。所以,凡对他怀着这希望的,必圣洁自己,就如那一位是圣洁的一样」(若一3:1-3);「天主为爱他的人所准备的,是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想到的。可是天主借着圣神将这一切启示给我们了」(格前2:9-10)。

​如何实现这救恩规划呢?

​天主通过基督徒团体来实现。复活的耶稣没有独自把持天主圣父授予他的权柄,而是把权柄传递给了弟子们,让他们在世界上继承他的事业。他交托给弟子们的任务是向「所有的民族」宣告救恩。

​保禄理解了这个任务和普世性,所以他说「 因为他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并得以认识真理」(弟前2:4)。任何罪人都不会被天主的神圣生命排除在外,这是无偿给予每一个人的:「天主允许众人都禁锢在背叛之中,是为要怜悯众人」(罗11:32)。

 

​天主的神性生命通过福音信息的宣告和洗礼将抵达每一个人(19)。这两个行为将使万民转化为基督的门徒,开始一个全新的生命,按照基督教导的价值生活(20)。

​天主的「家庭」,三位一体,是完美和谐、完整的象征,表示爱的相遇和对话的完全实现。依靠复活的耶稣的救恩力量,通过门徒们的实践,全人类将团结合一和平共处在天主圣父的「家庭」中。但是,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从今天开始,因为今天天主已经让我们分享祂的爱。

​基督徒团体的使命是艰巨的,但肯定是比人的能力优越的。 

​在圣经中,天主赋予每一个人使命时,人都会害怕,而天主同时也会给予承诺:「不要害怕,我与你同在。」当雅各开始启程奔向陌生的他乡时,天主担保说:「我与你同在,不论你去哪里我都会保护你,不会抛弃你」(创28:15);祂对流放的以色列人民说:「你在我的眼睛中是珍贵的,我爱你。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依43:4-5);面对梅瑟的不自信:「我算谁啊,去找埃及法老,让他允许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天主回答他:「我要与你同在」(出3:11-12);天主对来到格林多,有些沮丧的保禄说:「不要害怕,我与你同在,没有人加害于你」(宗18:9-10)。

​门徒们在尝试迈开最初的、胆战心惊的步伐,复活的耶稣同样承诺他们:「我每天与你们在一起,直到世界末日」(20)。玛窦福音以此结尾,如同开头那样,都聚焦在「天主与我们同在」这个主题。这个名字是先知宣告的默西亚的名字(玛1:22-23)。

​基督徒信仰的天主不是遥远的,不是高居在天空上,不是对我们的难题、喜乐和焦虑无动于衷、毫无关系。祂是「与我们同在的天主」,每一天陪伴着我们,直到我们全部永远聚集在祂的家庭,祂的爱内。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