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与帕多瓦监狱指导神师马尔谷·波扎神父探讨《信经》——5

2024-02-11 19:33   意鸣子  阅读量:5826

我信圣而公教会

教宗方济各,我信圣神结束了信条的第一部分,就是我信天主、我信圣子、我信圣神;然后是信经的第二部分:我信圣而公教会、我信罪过的赦免、我信肉身的复活、我信永恒的生命。

我想起来特别是在年初巴黎圣母院着火时,那天晚上人们都跪着哭泣。许多人说基督宗教的标记倒下了,教堂之母倒下了。让我震惊的是与此同时在摩苏尔的卡拉科什、在尼日利亚和叙利亚,不是石头在着火,而是基督徒的肉体在着火。世界上的许多地方都沉默了。那么,当我们讲到教会时,是不是面对一个危险就是教会在捍卫象征物时,却忘记了要旨,捍卫石头却忘记肉体。

这是一种风险。不仅是捍卫石头,还是捍卫一种教会组织的方法,而它应该随着时间而变化。教会组织的本质是圣事,就像耶稣所赋予的,带领人向前的圣洗圣事,形成教会的圣体圣事,还有圣职圣事,就是司祭职。信友也有”普通”司祭职。这是教会组织的方法,对于其它的组织机构,无论是更开放还是更封闭都不是教会的,就是与教会司铎有关系的,但不是教会的。在历史中有很多畸形,在理解或组建教会方面也存在畸形,这是显而易见的。

在阅读教会史时,我们也看到了错误的丑闻,教会因组织不当而失足。对我来说,最好的例子是那位叫帕斯托尔(von Pastor,1854-1912)的史学家,他写了36或37本关于教会历史的书。他之前虽然不是天主教徒,却是个德高望重的人。他在梵蒂冈的档案馆里很好地工作,最终他了解一切之后,皈依了天主教,因为他在教会的机构和教会的生命中看到了很多的错误;教会不仅制造了丑闻、丑陋的罪恶、非常非常丑陋的罪恶,并使人跌倒;只有当我们把教会看为天主的作品时才能理解它。有一些组织我们以为是教会的,却不是教会的,而是人的组织。似乎他们认为教会就是这样的机构,不,基督宗教是圣事的机构。

教宗方济各,不管怎样,教会是基督在世的临在。圣诞节不是礼节性的拜访一下而已。在举行圣体圣事时,总是让我很感动。在天主经之后,我和监狱里的人一起说:“不要看我们的罪过,但看你教会的信德。”这让我想起了哲学家马里坦所说的话:“教会的伟大荣耀就是成为圣洁”。尽管她的成员们都是罪人,但圣洁和罪恶又如何共存呢?

在对教宗的称呼中有一个我们称之为“圣父”,但你经常说自己是需要天主怜悯的罪人。没有人能够集圣善和罪恶与一身的,难道这就是教会吗?

这是教会,这就是教会。教父们对此有个非常强而有力的说法,称教会为圣洁的娼妓(la casta Meretrix),就是一个纯洁的娼妓。纯洁的男女罪人,两者如何共存呢?

圣洁的娼妓(教会)自身圣洁,却又是罪人之母;还有如今你看到的,比如教会人士就像记者说的那样,教会人士还会这样做。他们生活在世俗中,生活在世俗的奢华中,但这就是教会,也是教会的罪。我想说一个很触动我的秘密,但也让我很难过。一位司铎朋友带我看了一个手机上的录像,他说你看看这个;内容是在意大利的一座主教教堂里,为了庆祝一个主教的主保日;一位主教走出来,穿着很华丽和奢华的衣服,有黄金的绣工,并手持一个非常艺术和漂亮的权杖,还有一顶我看起来大概能值7000欧元的主教皇冠。看起来很不错,威风凛凛,让人们看到教会的庄严。他出来开始降福…,然后进入了几乎空着的教堂。虽然教堂里有人,但跪凳都不是满的。这就是虚荣,是世俗精神的报复,让你误以为那就是基督宗教。他们认为教会人士就是这样。这位主教是个好人。对于那个主教我有很多正面的信息,但他认为圣善的教会就是这样的辉煌,因此庇护十二世不得不裁掉红衣主教拖地的长袍,因为太长又太奢侈了。这不是教会,只是教会组织的一种形式,也是一种罪恶的形态。教会的圣善也许是在那个主教的灵魂里,但他不懂得今天是不允许这样做的。

从另一方面来说,答案有时会在地震之后才出现,像教堂的坍塌。我想到华丽的诺尔恰修道院虽然全部坍塌掉了,但是圣体柜、十字架以及玛利亚的圣像仍然竖立着。圣本笃在欧洲非常困难的历史时期建立了天主教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宗方济各,您在传教旅程中的政治选择是惊人的:您很乐意去有团体存在的小地方。那里或许天主教是少数,对于我们身为欧洲人自认为受到特殊保障的人,像是被扇了耳光。您是如何选择要去这些地方的?  

不是我在做选择,而是圣神在启示。圣神让你了解这个地方,那祂是怎么让你了解的呢?祂会先在那里弄出一些声响,制造一点噪音,让你注意到圣神已在那里作工。当印度圣德肋撒姆姆感受到圣神时,让她去路边寻找垂死的人们,让那人至少能安详地死去,却不给他们施行洗礼,因为她从不强迫人的良心。这为她来说是一件丢人的事。为什么修女不去教书呢?  为什么修女不去医院呢?不要去管那些将死的人,他们都是穷人,而穷人这样死去很正常。

你相信这种举动可以触动人的良知成长吗?但圣神在哪里做工,我们就去哪里。印度圣德肋撒姆姆从圣体柜前走到大街上,然后从大街上再到圣体柜前。如今她是圣人,她的遗产是这么的伟大。她就是这样开始工作的,因为当她看到圣神的标记时,圣神就开始引领她。

今天早上,我见证了一个很美的信仰经历,是一个在教廷工作的蒙席告诉我的。他在法国巴黎学习时认识了一位宗座外方传教会的法国神父,他在泰国的北部靠近缅甸的地方工作。  他和泰国北部的本土人一起,与那里团体的八名新领洗的基督徒合作。如果我能接见他们就好了。他们是六男两女,都很年轻,也都结婚有了孩子,大概24-25岁。他们住在一个小村庄,没有自来水,喝的是从井里取出的天然的水,也没有灯光。蒙席向我解释说,是他给第一批人领的洗礼,他们现在都是传教员。他也为他们的孩子领了洗,他们都有两三个孩子。

他们是怎么样从无信仰到有信仰的呢?我不知道。他就去那里福传。这是他三十年之后的果实,然后由神父作翻译,我们和他们谈了一会儿话。最后,我说我们一起向圣母祈祷吧。他们就都跪下了,我没有说要跪下。他们怀着虔诚,注视着圣母祈祷,这是活的教会。是谁派了神父过去?是圣神,所以主教让他留下来,因为有了这样的果实。

有一次,一位国家的总理来到这里,不是欧洲的,是其它地方的,由于他现在是总统,所以我不说他是哪里的人。他是基督徒,对我说:“我们基督徒经常受到迫害。父亲是传教员,是他给我领的洗,因为当时没有神父。这是圣神在建树教会,祂是传教员。”让我们想想印度圣德肋撒姆姆,还有我说的这位泰国人,还有这位总理;再想想韩国的教会;韩国的教会起初是由神父们发起的,之后他们就走了,而平信徒留在那里连续几个世纪。几个世纪啊!不是几年。平信徒带领着教会向前,他们授洗、做教理讲授。有一次,他们想做弥撒,但圣神让他们感觉这不好,所以他们派了代表去中国,询问是否可以做弥撒。韩国的教会是很强大有力的,即使在迫害中也一样。圣神做祂想做的。你可以说在一些地方圣神已经过时了,甚至对祂还有反抗。这些曾经被迫害过的地方是有福的,因为之后他们会感受到力量,他们感受到天主教的力量、基督文化的力量,之后他们又开始变的冷淡,又随着世俗精神跌倒在世俗里,因此,我们必须要时刻注意。圣神就是要守护她,守护她,守护她。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