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一位优秀的犹太道德导师吗?

2023-05-10 11:20   @彻疏明  阅读量:3742

Was Jesus A Good Jewish Moral Teacher?

这个问题乍一看很奇怪,为什么会对耶稣提出这样的质疑?许多人也许下意识地会想:当然,世上没有比他更优秀的道德导师了!这样下意识的肯定,也是大多数不承认耶稣神-xìng的人对他的主要看法:我承认他是一位伟大的道德导师,一个伟大的先知,一个善良的犹太男孩,我很尊敬他,然而他绝不是一个神。——这就是部分异端和全体的伊斯兰世界及犹太教对耶稣的看法。不过,这里的问题在于,这几组人完全就没有搞清楚实际情况。他们之所以这么认为,无非是因为觉得耶稣大多数时间都在指导道德问题——就像其他犹太拉比一样,同时作为天主的使者宣讲一些天国的道理,诚然他是一个可敬的先知及老师,但他从来没有宣称过自己是一个神。这种理解乍一看没什么问题,然而其中的逻辑极其脆弱,想要彻底推翻简直轻而易举,而最有效的反驳方法就是否定这个问题:因此,本提问的真意正在于:惊喜~惊喜~ 耶稣绝对不是一个优秀的犹太道德导师——连一点都不算。

基督与神学家们

 

请先不要对这个结论感到着急,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他的身份:首先他是一个犹太人,其次也确实是一个道德导师,并且是一个好老师——所以,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个高尚的犹太人,也可以说他是一个好老师。然而,当这三个条件合起来的时候,情况就发生变化了:他不是一个好的犹太道德导师。
为什么这么说?
这里我想直接引用英国著名作家和学者C.S.Lewis的书Mere Christianity中对这个观点的阐释,因为他说得已经足够好也足够坚实:(以下内容为作者自行翻译)“我在这里努力阻止任何人说出人们常说的那个极为愚蠢的话:‘我准备接受耶稣作为伟大的道德导师,但我不接受他声称自己是天主的说法。’ 但我们绝对不能这么认为:如果一个人仅仅是个人,却说出耶稣(在福音书中)所说的那些话,他就不会是一个伟大的道德导师;而是要么是个疯子——和说自己是煮熟的鸡蛋的人一样的疯子,要么是地狱的魔鬼。你必须做出选择:这个人要么是天主之子——并且现在依然是,要么是一个疯子或者更糟糕的东西。你要么视他为愚蠢的人而将他置之不理,你要么唾弃他并像对待恶魔一样杀掉他(这正是1世纪犹太领导的看法),或者你可以跪在他的脚前称他为我的主和我的天主(就像宗徒多默做的那样)。但是让我们不要用任何自以为是的胡言乱语来称他为一位伟大的人类导师——因为他没有给我们留下这个选择,而且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现在(长篇论证之后)对我来说,很明显他既不是疯子也不是魔鬼,因此,无论这看起来多么奇怪、可怕或不太可能,我必须接受他就是天主的观点。” (Lewis, 1952)
接着我想用我最喜欢的圣经学者Dr. Brant Pitre(2016)的话来解读以上的论述: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耶稣所说与所做之事的强制性,因为他既然在福音书中明确地表示自己是天主,那么他留给我们的只有以下三个选项:

1. 一个骗子:他知道他不是天主,但他说他是。

2. 一个疯子:他觉得他是天主,但他不是。

3. 主:他知道他就是他自己所宣称的——降生成人的天主。
所以捋清了这里面的逻辑关系,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个待解决问题:耶稣究竟有没有表示过自己是天主?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可长可短,简单来说——他没有站在大街上说“I am God”并不代表他没有明确表达过这个意思。相反,他一遍又一遍地在传达这个意思,这也就是为什么犹太人总是对他感到很火大想要除掉他的原因(比如若望福音第八章)。
如果你要说他只是个先知,那么让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什么先知到处赦罪?什么先知靠自己的权柄讲道?什么先知说“我与天父原为一”?什么先知说《达尼尔书》第七章的“人子”就是自己?什么先知说自己是“安息日的主”?......更甚,耶稣经常动不动就把只属于天主的至圣名字YHWH——I AM,或者希腊语Ego Eimi拿来用在自己的身上。“我是真葡萄树”“我是羊的门”“我是生命的食粮”“我是道路真理生命”“在亚伯拉罕有以前,我就是”(虽说中文读者也许容易忽略这个,但是看英文或者希腊语耶稣对YHWH的影射其实是相当明显的);还有一处比较隐晦的但却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读的是翻译的圣经,无论是中文译本或是英文译本,这一处翻译都不够准确:步行水面的时候,当门徒害怕地以为他是鬼魂时,在希腊语原文中,他的回答只有两个词:“Ego Eimi”——也就是“I AM”,由于中文不是拼写语言所以在这一处只能翻译成“是我”,然而希腊语原文却和YHWH的希腊语翻译是一样的(学者多认为这是一次明显的神显)...“I AM”他用了多少次,只要你能说出,就有多少。另外,“天主的国已经来了”“天主的国近在手边了”这些耶稣传道的主要口号,在21世纪的读者看来也许就是一读而过,但在1世纪的犹太人眼里这意味着宣布达尼尔书第2章里预言的第五个帝国——在一世纪的解读中应该于罗马帝国时期来临的天主的神国,并且是天主来亲自建立的神国就随着这位默西亚到来了,这也就是为什么Palm Sunday耶稣荣进耶路撒冷的时候百姓那么激动。(关于“天主的国”是什么意思,这又能写一整篇文章去解释,在此先不赘述,有兴趣的可以去看B. Pitre: The Case for Jesus 第八章)最后一条我想举例的,当别人许多次叩拜(prostrate)他,许多次把专属于天主的朝拜(worship)献给他的时候,甚至是多默朝拜他说“我的主,我的天主(希腊语ho Kyrios mou kai ho Theos mou)”时,他没有立刻纠正他们,“喔喔,别搞错了,你应该只朝拜天主”,就像默示录里的纠正若望的天使那样——如果他但凡纠正过一次,我们都要怀疑一下他的天主性,很可惜他一次也没有,而是心安理得地照单全收。——你告诉我这是一个优秀的犹太道德导师?哪个犹太拉比做这种事?要论证他在福音书中对自己天主性的宣称,我们可以写一本500页的书来论证,——其实不用我们来写,学术界关于这个主题的书连起来都能绕着地球走一圈了。你也可以参看我的另一篇文章《“人子”的涵义:对观福音书中最容易被忽略的重要启示》,这里详细讨论了其中一条证据。
好吧,又忍不住啰里吧嗦说了一大堆,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快问快答了...总结起来我想说,到底是他干了什么,让你以为他(只)是个道德导师?——总之,谁要说他只是个犹太道德导师,第一,这个人根本不懂希伯来预言和犹太文化,第二,这个人根本不明白耶稣干了些什么。正如前文所说,他要么就是天主,要么就是个骗子,没有第三个选项。所谓“好吧,我承认他是个不错的道德老师”完全就是一些人的自说自话。基督教是产世界上最精锐的哲学家和辩论家的(天主教尤其是精锐中的战斗机),所以想跟基督教辩论?姥姥!
最后我想引用Dr Pitre在他的书The Case for Jesus中第九章“Did Jesus think he was God”的结论标题来结束这篇文章:无视证据并不会让证据消失。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保留版权,转载或二次上传需取得授权并署名,禁止商用。

学术参考与引用

Dr. Brant Pitre(2016), The Case for Jesus, Chapter 1"The Question for Jesus", pp.4-6, published by Image (New York), 12th printingC. S. Lewis (1952), Mere Christianity, pp.54-56, Published by Collins (London)

 

审核:万有真原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