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哥罗森书 第二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主耶稣基督为榜样

1弟兄们,我希望你们知道,我怎样为了你们和为了在劳狄刻雅的人们,以及许多未曾见过面的人而努力奋斗。 [注1] 2我希望他们能受到鼓励,在爱德中互相扶持,以真知灼见来认识天主的奥秘―基督,3因为在基督内蕴含了所有智慧和真知的宝藏。4我如此坚持,以免你们被错误的理论蒙蔽。5虽然我人不在你们中间,我的心仍与你们在一起,想到你们镇定有序,对基督的信仰坚定不移,我就高兴。

惟基督方可得救

6既然你们已接受基督耶稣为主,就该以他为生活准则。7在他内扎根、生长;坚守你们所学的信仰,时怀感恩。

8你们该小心,不要让空洞的哲学理论引入偏道。那些学说论调属于世俗,并非出于基督。 [注2] 9因为天主一切的神性已化为形体,寓居基督身内。10他是所有力量和权威的元首。在他内,你们拥有一切。

领洗和复活

11你们在他内受了割礼,不是人手所为的;而是完全剥去了肉欲之身的为基督的割礼。 [注3] 12你们通过洗礼,与基督一起被埋葬,你们借着对那位将耶稣从死者中复活的天主的信仰,你们也将与他一起复活。13你们已死:你们犯了罪,又没受割礼。但天主让你们与基督一起复活,他赦免了我们所有的罪过!14他删除了记有我们罪债的记录:上面写着我们欠于律法的债。他把我们的罪债钉在十字架上,销毁了它们。15借着十字架,他扯下了领导者和统治者的权能,公然讥讽他们,把他们捆绑起来,令之尾随在后。

16为此,不要让人在饮食上,在遵守节期、月朔或安息日上,指责你们。 [注4] 17这些只不过是将来之事的幻影,基督本身才是实体。18不要让那些屈膝拜天使的人夺去你们的荣冠,这些人只相信他们所见的幻象,且随自己的欲念而妄自尊大,19他们不再与是头的那位紧密相连。要知道,是头给了全身以滋养,使所有筋脉关节互相连结,按天主的计划茁壮成长。20既然你们已与基督一起死于世俗统治,为什么还得受这些清规戒律的支配,好像仍属于这个世界似的?21“不能吃这个!不能拿那个;不要碰这些……”,22这些禁忌不过是人定的规矩和教条,轻易就会消逝。23这些戒律,看起来似有意义,培育宗教热忱,谦卑恭敬,不顾身体,但一旦肉体开始反叛,这些就都毫无用处了。 [注5]

  1. 2.1:我希望你们知道,我怎样……努力奋斗。保禄的努力代表了辛苦工作(1:28-29)和祈祷(4:2和罗15:30)。使基督教成为一种吸引人的宗教,这一想法确实诱人:有美丽的解释,让人们满怀梦想和激情,虽然这宗教可能并不攻击根植在社会中的罪恶。当务之急是应发现基督的奥秘和力量。
  2. 2.8:不要让空洞的哲学理论引入偏道:哲学有助于智慧的追寻,它总是包涵了某些真理,但其危险性在于:想要对我们的疑问给予全然的回答。哲学家的经验是有限的,也存有疑问,因此来自哲学家的答案,不可能是全然真理。然而在信仰中,我们所得到的,不是对人的关怀的讨论,却是“一个人”,那就是耶稣。所有的思潮都是时代的产物,而且随时光流逝而更替。然而保禄向我们保证,在他内,你们拥有一切(第10节)。
  3. 2.11:保禄刚谈到基督徒拥有的智慧与知识,在这里,他又提醒我们,进入教会不单是外在的礼仪:通过洗礼,我们部分地参予了世界的重建工程,那是由耶稣的死与复活带来的。
    保禄受过割礼,但从经验而知,那并没有拯救他。他们可较公正地说,洗礼也没有奇迹般地把他从自己的性格弱点中解救出来,但是保禄开始了与先前不同的生活。他获得了自由,从繁重的宗教规章中解脱了出来。对许多信徒来说,宗教意味着法规,好像许多道不可逾越的栏杆。对保禄来说,宗教时时提醒我们:我们负于天主的债,它使真正的爱与信赖成为不可能。耶稣通过自己的死,把这些惧怕天主的东西统统钉上了十字架。同时,他也废除了所有的道德规范和压力,因为这些东西窒息了我们对天主的自由回应。
    在某些国家,许多人都接受洗礼,但是实际上,洗礼并没有在任何程度上改变他们的生活。一般来说,这些基督徒并不属于更新的团体。单单只承认我们是可怜的基督徒,是罪人还不够,我们的复活是靠对那位已复活了耶稣的主的信赖。这位主已宽恕了我们,为我们准备了一切,使我们能真正地生活。
  4. 2.16:保禄提醒我们,洗礼是新生命的开始。这并不是说以好的宗教诫律取代一个不完美的宗教诫律:基督的降临结束了所有倚仗法律的宗教。这会使许多基督徒感到震惊:难道我们不应该遵守天主和教会的戒律?如果不再有宗教责任,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所有的宗教团体,包括基督徒的团体,都有其仪式、习惯和戒律:如果成员不再聚集并共同倾听天主的圣言、举行感恩祭礼,那么一个团体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保禄告诉我们,假如一个宗教团体最注重考虑的只是遵守或不遵守什么;只是相信天主要我们在某一天休息;不可吃某种食物,或以某种方式穿衣;不准做这个,或不准做那个;那么这宗教就肯定走到了尽头,失去了活的精神。
    宗教重视这些戒律,是因为不同的戒律可以突现此宗教的特点,帮助信徒维持凝聚力,保持他们的特殊身份,但也无疑会使我们对天主产生歧变的想法。所有这些都是人为规矩,也许非常有用,但还是人为的。保禄说:天主对人短暂的事物,如烹饪,宴会等,不像我们那么感兴趣,但是他并没有把我们当小孩子对待,告诉我们:“不可以那样!”
  5. 2.23:这些戒律:宗徒的禁令总是被那些惧怕天主的人铭记。但是这些禁令非但未能使我们得到解放,引领我们对天主产生孩童般的信任,相反,这些禁令常会使我们变得心胸陕隘,对持不同意见者产生暴力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