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创世纪 第四十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雅各伯祝福儿子们

1 [注1] 雅各伯叫他的儿子来,对他们说:“都到我跟前来,听我告诉你们日后要发生的事。2雅各伯的孩子们,都靠过来听着,请听你们父亲以色列说:

3勒乌本,你是我的长子,我的力量;是我成年初熟的果实,多么荣贵显扬,多么蓬勃刚阳。4但你却肆意纵情,如同洪水泛滥;竟跟父亲的妾同睡,玷污了父亲的床。所以你不能居首位。

5西默盎和肋未,他们是暴力的两兄弟。刀剑、厮杀,只知残暴。6我不与他们同谋,也不与他们为伍。他们在盛怒下,屠杀无辜;滥用暴力,砍断牛筋。7诅咒啊!他们的暴烈激怒,诅咒啊!他们的忿恨残忍。我要在雅各伯之内孤立他们,我要在以色列之内分散他们。

8犹大,你将受弟兄称赞。你将用手按制敌人的脖子。你父亲的儿子们将向你俯首。9犹大,我儿,你象只幼狮,带着猎物胜利归来!你屈身如雄狮、卧如母狮,谁敢惊动?10权杖不离你身旁,你的后代要长久统治。直到有一天,他成了诸邦的首领,万民归顺于他。11犹大的坐驴拴在葡萄树枝上,一头母驴的小驴儿拴在最好的葡萄枝上。他在葡萄酒池洗衣,用葡萄甜汁洁净他的长袍。12他的眼睛,因酒而红润,他的牙齿,因奶而雪亮。

13则步隆阿!海边的居民。他是航海的舵手,他的领域直抵漆冬。

14依撒加尔,一匹强壮的驴儿!依恋着他的牧场。15他喜爱安定的地方,热爱肥美的草场。于是,甘心弯下背,背上沉重大包袱,成为服劳役的奴仆。

16丹将统领自己的人民,如同以色列其他的支族。17他将像大路与小径上的毒蛇,咬伤马蹄,弄得人仰马翻。18哦!雅威!我期待你的救恩!

19迦得啊!他屡遭侵略者偷袭抢掠;但是!他也会反身追赶敌人。

20阿协尔啊!你将有物美的土地,将有美味佳肴供给君王。

21纳斐塔里将是被释放的母鹿,哺育着可爱的鹿群。

22若瑟啊!好一株硕大的长青树!近于水泉,蔓枝布叶;结实累累,满墙欣荣。23屡有弓手与他挑衅,使他成为众矢之的。24但靠雅各伯全能天主的护佑,他的弓有力,靠以色列牧者和磐石的扶持巩固,他的手臂依旧敏健。25愿你父的天主保佑你,愿全能的天主恩待你。愿祝福从天而降;愿恩宠由深渊升起,大地欣欣向荣。你的田园牧场茵茵长绿,你的牲口将迅速繁衍。

26愿父亲的祝福远远超过亘古山脉,连绵丘陵,甚至超过一切大自然的祈祷。愿这些福气降到若瑟头上,因为他是在兄弟中最出色的。

27本雅明啊!一只贪婪的狼。他早上吞食了猎物,晚上要争着去分赃。”

28以上是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以及他父亲祝福他们的话。他给每人意义不同却适当的祝福。

雅各伯的嘱咐和离世

29嘱咐他们说:“不久我就要回归先祖的行列。请把我葬在赫特人厄斐龙地的山洞里,祖先的墓旁,30就是在迦南地,面对玛默勒的玛革培拉的田地,是亚伯郎向赫特人厄斐龙买来作为安葬之地。31他们把亚伯郎和他妻子撒拉安葬在那里,肋阿也葬在那里,32这地和地上的山洞是向赫特人买来的。”33当雅各伯向他的儿子交待完这些遗嘱后,就躺下,咽了最后一口气,回归了他的先祖。

  1. 49.1雅各伯的祝福并非单单给了儿子,而是给了以十二个儿子命名的支派。这些支派未来的命运都相去甚远。雅各伯的祝福已预先叙述了天主的计划。每件事都是天主救赎大业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恩赐,各种恩赐略有不同。
      犹大和若瑟这两个支派特别突出。对于犹大来说,预言中讲他的支派,将控制其他的支派,直到“统辖一切”的救世主来临为止。事实上,子民中的诸列王,及后来出现的救世主耶稣本身,都出自犹大支派,天主的许诺就是主对亚伯郎和雅各伯的许诺,后来都实现在犹大的后代身上。
      若瑟的预言是繁荣昌盛,物质富饶。
      请注意雅各伯和若瑟的死法:古时候的信徒还不知道死人复活的事。他们充分享受天主赐与的生命。他们身怀伟大的信念:努力建造一个美好的世界。让自己的后代能充分享用。风雨的考验过后,是一片幸福的喜悦安祥,他们逐渐体会到了天主是那么正直,慷慨和爱意不断。
      没有对永恒生命的期待,人们的生命就会很空洞,很难找到生命的充实感。以色列人相信人死后,灵魂会下地狱,住在已故的祖先那里,那地方既没有天空,也没有现世的烦恼及噪音。他们觉得天主这位朋友,忠诚的护佑者,会冷落他们,让他们永远地遗落在阴曹地府中。他们常常强迫自己相信,沉默地承受一切疑虑的痛苦;这使得他们自己和天主的关系总变得陌生、遥远而又被动,充满了患得患失。然而人类精神也正是通过如此的怀疑、焦虑到信赖、自信而成熟起来的。终于能够明了天主的安排计划是多么恰当适宜。
      他们不断地去努力,因而犹太民族成了十分严肃的、充满了意识思索,又承行屈服于天主神秘旨意的民族;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失去了像孩童般的纯真快乐,自然无邪;对救主也没有了热烈的感情。在此层含义上,这样的民族与善良的无神论民众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无论他们在意识上有无基督复活的概念,但他们一样享受天主的救赎,因为祂的爱使这种救赎的普遍性无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