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若苏厄 第二十二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若苏厄祝福遣回的东方支派

1那时,若苏厄把勒乌本人、加得人和半个默纳协支派的人叫来。 [注1] 2对他们说:3“你们已经遵守了雅威的仆人梅瑟吩咐你们的,你们也遵守了我的吩咐。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们不曾离弃过你们的兄弟们,在每一件事情上,都遵守了雅威、你们的天主的命令。4现在,雅威、你们的天主,已经按照祂所应许的,赐给你们兄弟安息之地。回到你们的帐幕里去吧!回到雅威的仆人、梅瑟在约旦河东岸赐给你们作为产业的地方去吧。5但是你们要谨守雅威的仆人梅瑟吩咐你们的诫命:爱雅威、你们的天主,跟随祂的道路,遵行祂的诫命,全心全灵信靠祂、服侍祂”。6若苏厄祝福了他们,让他们回去。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帐幕。7因为梅瑟已经把巴商的土地赐给了半个默纳协支派,所以若苏厄把约旦河西岸的土地赐给了另外半个默纳协支派的弟兄们。当若苏厄叫他们回到自己的帐幕去时,祝福了他们,8对他们说:“你们要带著许多财物、牛羊、银子、金子、铜、铁和大批的衣服回到你们的帐幕中。这些是从你们的敌人那里夺过来的财物,你们要分给你们的兄弟。”9于是勒乌本人、加得人和半个默纳协支派的人回家去了。他们在迦南的史罗和以色列人分手,往基肋阿得去,那是属于他们的土地,雅威曾借著梅瑟承诺给他们安居的地方。

东方支派筑坛于河岸

10当勒乌本人、加得人和半个默纳协支派的人来到迦南地的约旦河石头圈附近的时候,他们在约旦河旁建造了一座宏伟高大的祭坛。11有人告诉以色列其他支派说:“勒乌本人、加得人和半个默纳协支派的人在以色列人的领土上,面对迦南地,靠近约旦河的石头圈附近,建造了一座祭坛。”12以色列子民听到这消息,便在史罗召集全体民众,准备攻打他们。

其他支派抗议

13这些以色列人派厄肋阿匝尔的儿子丕乃哈斯司祭去见基肋阿得的勒乌本人、加得人和半个默纳协支派的人。14随同丕乃哈斯的还有十个首领,每个以色列支派一人,他们都是以色列家族的族长。15当他们到了基肋阿得的勒乌本人、加得人和半个默纳协支派那里的时候,对他们说:16“雅威的全体子民都问你们:你们做这件不忠不义、违逆以色列天主的事,是什么意思?今天你们为什么要离弃雅威,为自己建造祭坛?你们犯罪违逆了雅威!17以前我们在培敖尔所犯的罪难道还不够吗?尽管瘟疫摧毁了雅威的全体子民,但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洗净罪恶。18今天你们已不再追随雅威!你们违背了雅威!明天,祂的愤怒会向全体以色列人发作。19如果你们认为你们得到的土地不洁净,那么便来雅威的地方,住在我们中间,那里有他的圣幕。不要违背雅威,也不要背离我们去建造这样一座祭坛和雅威的祭坛相比。20则辣黑的子孙阿干曾在应毁灭的财物上不守信用,虽然只是他一个人犯罪,雅威的怒火岂不是临到全体以色列人身上了吗?他难道没有为他的罪受死吗?”

河东支派对筑坛的解释

21勒乌本人、加得人和半个默纳协支派的人回答以色列家族的首领:22“雅威是万主之主,雅威清楚地知道,也会让以色列人知道:如果我们有违逆或不忠于雅威的事,就让雅威马上惩罚我们吧!23如果我们建造一座祭坛来违逆雅威,并向它奉献全燔祭、素祭与和平祭,就让雅威惩罚我们吧!24我们做这事,是为了防止有一天,你们的子女对我们说:‘你们和雅威、以色列的天主有什么关系?25雅威难道没有订立约旦河做为我们和你们勒乌本子孙及加得子孙的界线?你们和雅威无缘无份!’这样一来,你们的子孙恐怕会使我们的子孙违逆雅威了。26于是我们商量:让我们建造一座祭坛,不是为了全燔祭或其他的祭礼,27而是把它当作在你我之间,以及在我们子孙之间的证据,证明我们在雅威的面前,也用全燔祭、牺牲及和平敬礼来敬拜雅威。这样一来,你们的子孙永远不会对我们说:‘你们和雅威无缘无份。’28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你们应当对他们说:‘看看这个建筑,我们祖先建造的雅威祭坛,不是为了奉献全燔祭或其他的牺牲,而是作为我们和你们之间的证据。’29今天我们没有意思要违背雅威或离弃祂。我们不是建造一个奉献全燔祭、牺牲及和平敬礼的祭坛,来和雅威、我们天主帐幕前的祭坛相比!”

各支派获得谅解

30丕乃哈斯司祭和众首领听了加得、勒乌本和默纳协后裔的话,都表示赞同。31厄肋阿匝尔的儿子丕乃哈斯司祭对加得、勒乌本和默纳协的后裔说:“现在我们清楚地知道了雅威确实在我们中间,因为你们并没有犯罪违背祂。你们拯救了以色列子民的后代,使他们免受雅威的惩罚。”32厄肋阿匝尔的儿子丕乃哈斯司祭和众首领便向勒乌本人和加得人告别,从基肋阿得回到迦南,把事情的结果告诉给所有的以色列人。33以色列人听到这消息很高兴,他们感谢天主,再也不提打仗的事了,也放弃了摧毁勒乌本和加得子孙定居地的打算。34勒乌本人和加得人把这座祭坛称为“见证”,他们说:“因为它在我们中间证明了雅威是真正的天主。”

  1. 22.1:居于约旦河东的支派的情形是不明确的,他们是在以约旦河为界的许地之外(苏3章)。22章向我们肯定和证明了,在各地建立圣所期间,超越约旦河界的支派要求归属以色列的呼声是正当合法的。一直到公元前七世纪末,才规定只能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内供奉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