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若苏厄 第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迦南人的畏惧

1约旦河西岸的阿摩黎国王和住在地中海附近的迦南国王,都知道了雅威使约旦河床干涸,让以色列人过河的事。所以他们在面对以色列人的时候,都很畏惧,胆战心惊。

百姓行割礼

2那时,雅威告诉若苏厄:“做一把火石刀,为以色列所有的男性举行一次新的割礼。” [注1] 3若苏厄听从雅威的指令,在割皮山为以色列人举行了割礼。4若苏厄为所有的男性举行第二次割礼有这样一个原因:从埃及逃出的男性都行过割礼,但他们都已死在沙漠中。5而在沙漠中出生的人,还没有行过割礼。6(上代)以色列人在旷野中流浪漂泊四十年,全部都葬身沙漠,因为他们没有听从雅威的话。雅威曾起誓不许这些人踏上这块流著奶与蜜的,祂许给他们祖先的地方。7若苏厄为他们的子孙行了割礼。8割礼后,他们都在营帐中休息,直到全部痊愈。9这时雅威告诉若苏厄:“今天我由你们身上割去了埃及的耻辱。”直到现在,那地方仍叫基耳加耳。

玛纳停止

10以色列人在基耳加耳安营扎寨。正月十四日的晚上,他们在耶里哥平原庆祝逾越节。11第二天,他们吃那土地出产的东西,即在当天吃无酵饼和烤麦子。12从他们开始吃当地出产的食物这天起,“玛纳”便停止了。没有了“玛纳”后,以色列人便以迦南一带的物产为生。 [注2]

若苏厄见神视

13若苏厄靠近耶里哥城时,举目望见前面有个男子手里拿著一把出鞘的剑。若苏厄便走近他,对他说:“你是来帮助我们的,还是来帮助我们的敌人的?14那人回答说:“都不是,我来是给雅威的军队做统帅的。”若苏厄俯伏在地,敬拜他说:“主对祂的仆人有何吩咐?”15雅威军队的统帅告诉他:“脱掉脚上的鞋子,因你站立的地方是神圣的地方。”若苏厄便照著他说的做了。

  1. 5.2:第一次扎营后,若苏厄的民众举行了割礼,庆祝他们最初的宗教仪式(见创17:10)。对以色列人来说,割礼是一个进入宗教团体的标志。为了坚持这项义务并解释其涵义,书中提到所有的男人都行割礼以进入圣地。
  2. 5.12:从那天起,他们就开始食用该地的产物了。请参看出16章有关玛纳及其传说的解释。
    这件事展示了一个新纪元。在此之前,以色列民众具有的还只是一群游牧民族的宗教经验。然而圣地征战结束后,以色列人面对新的生活环境,必须学会怎样适应。他们必须由游牧民族向农民和城市居民的生活转变,同时转变的还有他们的宗教习惯。这种适应一直持续到达味时代。经文进一步指出:以色列民族长途跋涉踏上许地的征程在此结束了。民众现已进入了这片许地。玛纳不再从天而降了,人们只有以当地的水果来充饥。这正像人类最终到达天父和他的王国之时,教会将不再提供旅程的食粮-人类不再借助圣祭中的圣体圣血与天主融合-他们将亲身与他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