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希伯来书 第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耶路撒冷的圣殿

[注1] 1前一个盟约也有关于礼仪规矩及一处属于这世界的圣殿。2人们搭了最初的帐幕,把前面的部分叫作“圣所”,内放灯台、供桌和献给天主的饼。3后面还有一个帐幕,便是“至圣所”。4内有金制的香坛和包金箔的约柜,柜内有金罐,盛着玛纳,还有亚郎那根发芽的棍子以及约版。5约柜之上矗立着荣耀的“革鲁宾”,他们的翅膀掩着“赎罪盖”。至于细节,不必详加解说。6如此安排下,司祭可随时在前面的帐幕里举行祭献仪式,7唯有大司祭可进入第二个帐幕,每年一次。他必须带血进去,为自己和他人的过错作奉献。8圣神借此指示我们:若前面的帐幕仍在,通往圣殿之路就不能敞开。9以上所述是今日时代的象征,献的供物祭品,不能使那奉献的人内心达到至善,10所献之物不过是食品、饮料和各种形式的洗洁礼,都是徒具外在形式的人为的规矩,在革新的时间来到之后即失效。

基督带自己的血进入圣殿

11但是现在,基督已来到,他是天主赐予的全新恩宠时代的大司祭。他进入的是一个更大、更完美的圣殿,那不是由人建造的,也不属于这被造的世界。12他进入圣殿时带的并非牛或羊的血,而是他自己的血,只一次,就为我们赢得了永远的救恩。13如果把牛犊和山羊的血,以及母牛的灰,洒在那些不洁之人身上,尚且能洁净他们的肉身;14基督通过永生的圣神,把自己当作无玷的牺牲奉献给天主,他的血不是更能洁净我们的良心,除去死亡的行为,使我们得以服务于永生的天主吗?

基督以自己的血订立了新约

15基督是新盟约的中保。他的死亡正补赎了在旧约下所犯的罪,使蒙召的人可以继承永恒的产业。16凡遗嘱生效,必得等立遗嘱者死后。17若立遗嘱者尚在,这遗嘱就无效。18所以,第一个盟约是以血开始的。19当时梅瑟向人民宣讲一切必须遵守的律法诫命,拿小公牛和山羊的血掺上水,用红毛线和牛膝草蘸一蘸,洒在约书和以色列民众身上,20并念道:“这是天主向你们命定的盟约之血。”21同样,梅瑟也把血洒在帐幕及所有祭礼用的器皿上。22其实,按律法规定,所有的洁净礼都得用血。若没有流血,罪就不得赦免。

23天上事物的影像都得用这种方法洁净,那天上事物的本体,岂不更需要尊贵的牺牲!24因为基督进入的,不是由人手造的圣殿,那不过是真正圣殿的缩影;基督上天去了,代表我们出现在天主台前。25他无须再三祭献自己,好像其他大司祭一样,每年带着不是自身的血进入圣殿。26不然的话,从创世以来,基督就得受许多次苦难了。事实上,他只在今世末期才显现,只一次献上牺牲,就永远地除灭了罪恶。27人只死一次,然后面临审判。28为基督亦然,他只奉献自己一次,就免除了众人的罪。他将再次显现,但与罪无关,而是为那些期盼他的人带来救恩。

  1. 第八章叙述了耶稣替代子民的司祭:借着他的司祭使命,我们与天主之间的关系已改变。第九章把圣殿里的崇拜礼仪与新的基督大司祭举行的崇拜礼仪相对比。
    基督以他的死所做的奉献,并不像旧约的牺牲祭品那样,是为了缓和天主的愤怒。他的死是他最后的见证,而且对他来说,也是他在人们心中播种人们拒绝接受的救恩种子。借着这个见证,耶稣把自己交付到天父手里。
    我们知道了这封信的作者和对象,就可以了解他把耶稣的血和他的死,和供奉的圣殿中的牺牲连在一起的意义,因为对犹太人而言,这些礼仪非常重要。但是今天我们应把基督的血和死亡,和所有无辜遭受谋害的人的死连在一起,因为耶稣自己使我们了解到(玛23:35),他们的血也是圣洁的(默6:9)。
    唯一的司祭与神父们
    耶稣是独一无二的司祭。既然我们谈到教会中的神父,就把事情谈得更清楚些,特别是因为现在普世的神父正面临一场危机。
    在拉丁文中sacerdos一词,古时有侍奉罗马诸神的司祭的意思,也有犹太人司祭的含意。中国天主教最初将这个词译为“撒责尔铎德”,简称“铎德”,后采用“周礼、天官、小宰”,“司政教振木铎”的说法,改为“司铎”(《词海》)。
    教会诞生后,唯有耶稣被称为“司铎”,其他人是长老、教长、监督、执事等:与犹太人称自己团体的负责人是一样的头衔。但现在教会内有主教、神父、神职人员,都是称为“司铎”,为什么发生了这种改变呢?
    其中一个原因:时代已变迁。地下墓穴的教会已发展成一个被当权者承认的基督教运动,一群有组织的“神职人员”组建并关怀基督徒们。
    还有更深刻的原因:当时基督徒注重到,教会并非单单是人的社团,这个组织必须反映出在天主内的秩序。
    教会把对神父和主教的祝圣视为神品圣事。神父并不是在一段时间内被聘用的工作人员:可以把生命中的一段时间献给教会,然后余下的时间自己享受,好像“神职”两字含有的字面意义。他们要献出的是自己的一生。
    神父在教会中的责任,与他们自身对基督的奉献、与基督的密切相联是不可分割的。宗徒的继承人就是司铎。对他们来说,拥有神权是很重要的,所以不能向耶稣与他们的门徒都不曾接受的外界影响妥协。
    他们该时时警觉,免得自己拥有的权力为自己的愿望服务:说决定性的话、与众不同的标榜、让他人为自己服务等等。他们必须做信德的大师,但同时又不为他人做决策:他们必须做领袖,但不是天主与信徒之间不情愿的中间人。当然,如果他们不效仿耶稣舍己的精神,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这几章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耶稣曾是位怎样独特的司祭-他远远超越世间的一切仪式。我们也因此了解了基督在信徒中的司祭使命。我们这些非司祭的普通信徒该如何投身到教会生活中?我们并不像神父那样举扬圣体圣血呀。但放眼看一看教会,就处处可见教友的身影:宣讲福音,为邻人服务,或更简单的:过着默默无闻、甚至忍受痛苦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