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 耶肋米亚 第二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以色列的不忠

1雅威的话启示给我说: [注1] 2“去吧!向耶路撒冷大声宣告。这是雅威的话:我忆起你年轻时的善良深情;蜜月时期的爱意。你跟随我,经过旷野,走过无人开垦的荒地。 [注2] 3以色列是雅威所祝圣的子民,是祂首次收获的果实。凡是伤害它的,都要付出代价,招惹上灾祸。”这是雅威的话。

天主曾眷顾以色列

4雅各伯的子孙,以色列的各支族啊!注意听雅威的话。5你们的祖先离我而去,难道是在我这里发现了错处吗?他们竟然去追逐毫无价值的东西,最后使自己也失去了价值。6他们不再问:“雅威在哪里?是祂带领我们逃出埃及,引我们穿越旷野,走过荒原和崎岖的道路,那是干旱、死荫、杳无人迹的地方,可是,现在雅威在哪里呢?”7我把你们带到肥沃的土地上,让你们享用那里的土产与美物,可你们一到来,就玷污我的土地,使我的产业成了可憎之物。

背离雅威

8司祭们不再说:“去寻找雅威啊!”我的司祭们不认识我了;我子民的领袖对我不忠实;先知们都借巴耳的名宣讲预言,追随那些无意义的偶像。9因此,我要向你们和你们的后代子孙控诉,这是雅威说的话。10你们到西边塞浦路斯海岸去看看!或到东边刻达尔去观察,看那里是否曾经发生类似的事:11可有一个民族更换过所信的神明?就算他们不是真神;但是我的子民却用他的“光荣”去换一个“毫无价值的东西”。 [注3]

背信的恶果

12诸天啊!你们为此惊奇,你们惶恐而战栗吧!这是雅威的话,13因为我的子民犯了双重的错误:他们遗弃了我,这奔涌的生命之水;他们为自己挖掘的蓄水池是漏水的蓄水池。 [注4] 14以色列是天生的奴隶吗?还是我曾把以色列人当奴隶?他们为什么成为别人的掠夺品呢?15敌人如雄狮,对他大声吼叫咆哮,使他的土地变成废墟,他的城邑不再有人烟!16连孟非斯的埃及人和南方的塔黑培乃斯,也曾打破你的头颅!17难道不正是因为你遗弃了雅威,你的天主,才招惹了这一切吗?18为什么现在你要往埃及去?想喝尼罗河的水吗?你往亚述去,是为了一掬幼发拉底的河水吗?19是你自己的凶恶在惩罚你。是你的不忠在惩戒你。你该明白:遗弃雅威,你的天主,不再敬畏我,将会多么痛苦和不幸!这是雅威说的话。 [注5]

选民的无耻

20很久以前,你就挣脱了你的桎轭,扯断了你的绳索,你还说:“我不再服侍你了!”你在每座山丘上,每棵绿树下,卖娼行淫。21我培植你,像培植一株上好的葡萄树,用品种优良的树苗栽种,怎么你竟成了一棵野葡萄树,只结苦涩的葡萄?22即使你用硷洗濯漂白,我仍然能看出你罪恶的污点。这是雅威的话。23你怎么敢说:“我并没有玷污自己,我没追随巴耳的假神”呢?看看山谷中你的足迹,承认你所做的事吧!你好像一头心浮气躁的母骆驼,四处游荡,24又像一头沙漠中发情的小母驴,谁能阻止它去满足欲火呢?放逐它,不必费事,在交尾期就可随时找到它。25有人对你说:“不要脚破口干地追随异国的神明。”可是你回答说:“别管我,我喜爱外邦人,我愿追随他们的神。”

耶路撒冷的罪

26如同一个小偷当场被逮着,羞愧难当!同样,以色列的子民,那些邦主,那些族长元老,那些司祭和代言者都将羞愧不堪。27他们对一块木雕说:“你是我的父亲”,对石碣说:“是你生我于世”。他们背弃了我,不敢正面看着我。到了有灾难的一天,他们又来向我哀求:“来救我们吧!”28你们自己制造的神在哪里呢?让他来救你们逃离灾难吧!犹大啊!你崇奉的神如同你的城市一样多。29你休想与我争辩,你们都曾对我不忠。这是雅威的话。30我打击你们的子孙也没用,你们不肯受教。你们的利剑如饿狮,吞噬了自己的先知。31这时代的民众啊,请听雅威的话:难道对以色列人来说,我不比旷野更好吗?难道我是荒野之土吗?为什么我的子民要说:“不论我们往哪儿去,我们都不再回到你那儿了”呢?32年轻姑娘怎会忘了她的华丽衣裳?新娘怎会忘记她的彩色腰带?无法计数的日子里,我的子民却把我忘记了。33你追求爱情却那么执着!甚至取之不法。34你的衣衫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可是他们并没有偷袭你的家! [注6] 35我知道你会说:“我是无辜的,为什么雅威不消除对我的怒气呢?”我要指控你,因为你说:“我没有罪。”36向外求援有何用?亚述使你失望了,你也将会在埃及蒙羞。37你会垂头丧气地离开那地方。因为雅威弃绝了那些你所依赖的外邦神明。他们对你将毫无帮助。

  1. 2.1:除了3:6-18外,2-6章也叙述了耶肋米亚接受圣召后最初几年的传道。默纳协和阿孟这两位不敬神的君王开始统治后,百姓就很少关心信仰问题。耶肋米亚大胆地批评信众的冷漠。他用的语言和比他早一百年的先知欧瑟亚类似,欧瑟亚在北国面临同样的情况时曾说过同样的话。对以色列人来说,雅威是天主,是一位神,而且不可亲近,但是对耶肋米亚来说,他既是一位“父亲”,又是一位“丈夫”。
  2. 2.2:你年轻时:人们留恋梅瑟时代百姓在旷野的时光,那时子民虽四处流浪又很贫穷,但却相信雅威和他的帮助。但是现在他们建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葡萄园,生了子女后代,犹太人渐渐富裕起来,就忘了他们的恩人:“一夫不事二君”。上主像善妒的丈夫,对那些容易满足的人来说,他们体会不出天主深切的爱。
  3. 2.11:我的子民却用他的“光荣”,去换一个“毫无价值的东西”:拿自己的荣耀换取了一个没有价值的东西,耶肋米亚忧虑的是他同时代的人无法发觉不可见的天主,却在偶像中找到了安全感,在昙花一现的繁荣中得到满足。
  4. 2.13:他们遗弃了我,这奔涌的生命之水。
    离弃天主有三种方式:
    -他们的领导人停止寻求天主的意志。耶肋米亚认为司祭、牧者(或政府首长)和先知这三种人该为此负责。
    -他们恢复了对假神的崇拜,并对之奉献祭品和发誓。
    -他们和一些强国诸如亚述和埃及等结成同盟,认为这样就可以保障安全,而没有想到这样的结盟,会使他们有被其他民族同化的危险。他们的圣召是要保持对雅威的信仰,知道如果子民依照正义行事,雅威便永不会抛弃他们。请参见依30:32之注释。
  5. 2.19:你该明白:遗弃雅威,你的天主,将会多么痛苦和不幸!也许耶肋米亚和先知们对天主在世上的正义看法太过于粗略简单。我们的富裕或不幸,不能全然由于我们行为的好坏来作依凭。 然而,当我们省察我们的生活和历史时,便可以验证耶肋米亚的话:罪有应得的惩罚。少有痛苦不是咎由自取。
  6. 2.34:无辜者的鲜血我们在圣经中好多地方读到,子女被当成牺牲祭品奉献给偶像。